扫码订阅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这句话,在重庆陪都时期很流行,是当时重庆都邮街众多舞厅靡靡之音的写照,展示着一派纸醉金迷的上流社会的生活情调。督邮街,因这里有一官办邮局而得名。督邮街四条街道交汇处的开阔地,称大什字,如今就是解放碑中心一带。抗战爆发重庆成了陪都, 督邮街改叫都邮街。

山城舞风源自上海。以百乐门为代表的舞厅,风靡十里洋场,起始很早,而且花样百出。比如说舞女选花,选美。选花国总统,副总统,总理。1918年,第二届上海花国总统叫徐娣,巧的是当选民国政府大总统的,叫徐世昌。都姓徐,都喊做徐大总统,一个是国家元首,一个是花国舞女,笑煞中外。

同样年代,重庆尚处在男女有别的封闭状态。“吃得开”的女流之辈不在娱乐圏,而是嗨袍哥,女袍哥。娱乐场是用竹棚搭的场子,以竹牌为入场凭据,与当时看万年台的庙戏差异不大。入场后不允许男女同座。在梅子坡(今罗汉寺对面)模仿上海风格修建的翠芳茶园,有三楼一堂,分男宾席、女宾席、包厢席,座间有糖果、瓜子和茶水出售,堂倌有飞帕子特技表演。至于男女互拥的交际舞,那是多年以后的事了。

最早出现男女同台共舞的,是1928年上海来的梅花歌舞团。在机房街(今五一路)悦和茶园对外公演。但这不算交际舞。1935年白宫舞厅在罗庙街(今民族路)开张,才算是重庆历史上第一家交际舞舞厅。抗战后期,随着达官贵人的需求和大量美军来到山城,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舞厅的兴起。除白宫而外,开得最早的是圆圆舞厅,位于打铜街。最气派的是小什字皇后舞厅。青年路国际俱乐部场地最大,可容千人共舞。

全城舞厅集中在上半城,以都邮街为中心,计有胜利大厦舞厅、扬子江舞厅、南国音乐厅,新世界游艺场、盟友联谊社、国际俱乐部、夜总会音乐厅、中亚音乐厅、合众夜花园、福音堂音乐厅,以及绿野、怡乐、凯歌归等舞厅,均建于1945年左右。当年重庆的舞厅文化,与劳动阶层无缘,纯粹是上流阶层交际和娱乐的场所。蒋夫人宋美龄就非常喜欢跳舞,在歌乐山林园有一个以宋美龄命名的美龄舞厅。

舞厅有专职舞女,其中以来自江浙的下江摩登最走红。舞厅有专职乐队,操的是山城百姓难得一见的拉管,圆号,贝司等西洋乐器,市民称之为洋琴鬼。舞曲和舞步,少不了狐步、华尔兹、探戈。总之舞厅文化与重庆水码头的川剧锣鼓,以及笛子胡琴、狮子龙灯的巴渝风味格格不入。但较之于上海百乐门,又显得平淡无奇。

1945年5月,陪都五月皇后选美舞会在胜利大厦礼堂举行,为渲染气氛,特邀盟军总部军乐队担纲演奏。捧出了“山城小姐”、“五月之花”、“五月皇后”几顶桂冠。陪都皇后选美舞会,算是为当年山城舞厅文化增添一抹亮色。(张老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