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媒体近日发表题为《奥巴马放弃了转向亚洲的政策吗?》的文章。原文主要内容如下:

美国总统奥巴马1月29日发表了例行的国情咨文演讲,在演讲中他列举出对今后一年美国政策的展望。这样的演讲针对的是美国国内听众(尽管在全世界也都受到了密切关注),而且通常更多关注的是国内问题。不过,正如丹·拉莫思在《外交政策》杂志上撰文指出的,奥巴马2014年的国情咨文演讲“凸显了他在对外政策上花的时间是多么得少——以及他口中可以称得上新东西的内容是多么得少”。

正如专家们先前预言的,奥巴马主要的重点显然是放在自己重建美国经济的功劳,以及他打算继续乘胜前进的计划上面。他把演讲的绝大部分用来铺陈自己“加速经济增长、加强中产阶级以及建立通向中产阶级新机遇阶梯”的方案。

因此,奥巴马对中国的少数几次提及带有经济属性。与往常一样,中国(还有欧洲)在奥巴马的演讲中主要是作为应该迫使美国进行必要改革的竞争者的面目出现的。奥巴马在演讲中说“中国和欧洲并没有站在场外,我们也不应这样”,从而大声疾呼投入更多经费资助研究和创新。

资料图:美国总统奥巴马

当奥巴马真的谈论对外政策时,他把重点放在了广义的中东地区。而欧洲和亚太地区分别被用一个段落来打发。

与以前的许多演讲一样,奥巴马没有谈到的那些问题与他谈到的问题同样重要。通过回避或忽略某些问题,奥巴马发出了关于其政府来年优先事项的信息。对于那些支持美国介入亚太地区的人士来说,这一信息并不妙。 在更广义的层面上,奥巴马错过了一个重申自己标志性的对外政策创举,即美国向亚洲“再平衡”的明显机会。《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曾被视为这一“再平衡”政策的重要经济分支,而它在国情咨文中的缺失反映了此演讲对整个亚太地区的忽视。演讲没有对“再平衡”做任何提及,只是笼统地承诺要“继续重视亚太地区,在那里我们将支持盟国、塑造更为安全和繁荣的未来,并向遭受灾难的人伸出援手”。奥巴马浪费了阐明他对美国在亚太的经济、外交及军事角色展望的机会,使美国在亚太的角色仍让全球各地的人们感到费解。

通过不提及亚太地区正在发生的任何一个问题——从中日之间危险的紧张关系到围绕海洋争端的更大担忧以及潜在的军备竞赛,奥巴马发出了一个信号。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在国情咨文中忽视这些问题会使人对美国向亚洲的“再平衡”产生怀疑。围绕美国是否将不顾预算的削减继续对该地区承担义务,人们早已存在越来越多的疑问。而由于相关的对外政策展望完全被中东、伊朗和阿富汗问题所垄断,奥巴马的演讲只能为那些认为美国将把其资源用于别处的人士提供印证。

华盛顿颇有影响的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最近发表了为总统定制的年度政策建议套餐。由乔纳森·波拉克和杰弗里·巴德起草的亚洲政策建议提到了四个步骤:确保预算削减不会影响美国向亚洲的“再平衡”;完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鼓励中国的经济改革;以及催促美国盟国(尤其是日本和韩国)采取措施促进地区安全。波拉克和巴德的结论认为“强化政府对亚太地区的承诺是一件受欢迎和必要的事情”。

显然奥巴马漏掉了这份备忘录。他在演讲中没有声明(甚至没有直接提到)其中任何一项政策建议——而这些建议与美国的许多亚洲观察家的类似建议如出一辙。通过他所说的以及他没有说的,奥巴马的国情咨文为那些声称“再平衡”已死的人士提供了更多的口实

本文内容于 2014/2/5 11:12:43 被小编a34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