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读中国历史,对于汉民族长期以来被游牧或渔猎民族侵略和掠夺,很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很想弄清楚神秘匈奴、柔然、突厥、鲜卑、回鹘、蒙古这些神秘的游牧民族的历史,搞明白究竟是否野蛮的游牧或渔猎民族是否必定战胜文明的农耕民族。真正属于游牧、渔猎民族的历史记述是不多的,我只读了蒙古人自己写的《蒙古秘史》和其他一些零散的历史史料。大约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理一下思路,如果搞清楚了这些问题,大约对游牧、渔猎民族的谜团就会消失了。

一、游牧民族的来源

先秦时期,在漠南、漠北的蒙古高原上的游牧民族来源,也就是所谓的匈奴人,他们的很可能部分来自关陇地区、中原地区。匈奴人传说中的“与中原民族同一祖先,农耕民族分得好地盘,游牧民族没饭吃的时候回家要自己的一份”很可能有一定依据。

在古代的中国北方,除了关陇地区、黄土高原少数几个地区之外,黄河中下游地区、长江中下游地区都是大沼泽,并不适合大的氏族部落活动。当时很长一段时期,游牧民族、农耕民族并未分化,为了获取肉食,当时的先人可能是倾向于游牧和渔猎的。大约到了尧舜、大禹时期,黄河水通过水利工程被分流到海,黄河中下游地区才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农耕部落。而游牧民族也逐步形成,由于生产力落后,特别是游牧、渔猎抗御恶劣气候的能力差。在游牧民族内部出现天灾人祸的时候,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的侵略和掠夺就开始了。

由于游牧,游牧民族从漠北地区到中亚地区,在气候条件适宜时,路途并不遥远(至少没有汉民族从中原去西域那么艰辛),一是游牧民族可利用畜力,二是由于地球是圆的,从漠北到中亚的直线距离并没有地图上那么遥远,三是从贝加尔湖南——阿尔泰山北——中亚——伏尔加河沿岸基本是大草原,而不是荒漠。由此,从中原加入游牧部落者有之,从中亚加入游牧部落者有之,从东欧加入游牧部落者也有之,他们结合成一个民族,并且混血,匈奴人的成分自然就很复杂了。再者,人们观察非我族类时,都会首先留意他们与自身的区别的,所以。中原地区的人们看匈奴人,便会觉得匈奴人深眼、勾鼻、多毛了;而欧洲人看匈奴人呢,则会觉得他们平脸、少毛了。其实,匈奴人很可能就像今天的哈萨克、维吾尔人。而今天的哈萨克、维吾尔人也是东西方人种的混血。

其后,在塞外、漠南、漠北、中亚大草原纵横的鲜卑、柔然、突厥、蒙古等也都是类似的情况,对于统一的游牧民族政权而言,其人种成分非常复杂,但处于统治地位的贵族部落则可能血统比较单纯。

在中国东北的渔猎民族女真人是否也是如此呢?他们难道可以在气候条件十分恶劣、生产力极为落后、人口繁衍十分缓慢的情况下,自行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民族吗?我同样持强烈的怀疑态度,“女真”这个称呼极有可能是人们对于渔猎生存状态的部落人群的统称,他们的人种来源极有可能主体部分也是来自中原地区逃避战乱、饥荒、瘟疫的零散人群,经过聚合而成的。(从生活在西伯利亚地区地区的氏族部落可知,很难出现某种突变因子,使得这些氏族部落人口大幅度增长)。

从人种来源而言,在中国北方的游牧、渔猎民族与中原地区的汉民族极有可能是同源的。

二、游牧民族的落后和野蛮

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几乎没有称颂游牧民族、渔猎民族文明的。为什么?因为记述游牧、渔猎民族历史的人都是农耕民族。由于没有文字,或者文字由于游牧和战争而不能传承,游牧民族自己的历史只能是经过不断修改、遗忘、神化的口述历史,缺乏可信性。而农耕民族在记述自己与自己不同文化、不同文明标准,而且经常侵略自己的异类时,自然就少有好的称谓了。

但我们不能据此认为游牧民族就是野蛮和落后的,游牧、渔猎民族内部的民主议事、尊老爱幼可能一点也不比农耕民族差,他们对东西方文化、科技传播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在战争时期的游牧、渔猎民族(也只有在战争时期他们才和农耕民族发生接触)不尊重生命是事实,但是在大部分非战争时期,他们的生活是与世无争的。

三、游牧民族的侵略和掠夺

在文字记载的历史中,对农耕民族的侵略和掠夺似乎是游牧、渔猎民族不能洗脱的印记。但在3000年的文字记载历史中,真正游牧、渔猎民族对农耕民族侵略的年代是屈指可数的。在大部分情况下,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很可能是处于欺压状态的(农耕民族在与游牧、渔猎民族的贸易中占有优势地位,从人的本性考虑,还由于游牧、渔猎部落不是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经济政治体,极有可能农耕民族在这种贸易中获取很大好处)。从先秦时期农耕民族捕捉羌人作为祭祀祖先的牺牲品、从汉王朝掠夺原属于游牧民族的阴山、祁连山地区、从明朝对东北地区的渔猎民族的统治可知,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的掠夺、统治是历史的主线。

为什么历史不记载农耕民族对游牧民族的欺压呢?因为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农耕民族记述的。

四、游牧民族的未来发展

在地球上,游牧作为一种文化、一个种族的基本生存方式在未来基本可以说没有前途的了。游牧民族最终会融合到各个临近的民族中。

但是,定居不是人类生存的唯一方式,只有运动起来,人类才能开阔视野。或许,未来世界,新的在星球间旅行以寻找生存空间的民族会诞生。

搞清楚这几个问题,作为农耕民族的后裔的一员,我可以释怀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