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盛宣怀在近代史上大名鼎鼎,他是继胡雪岩之后当之无愧的清末首富。盛宣怀作为洋务运动的一员干将,办洋务40年,一生亦官亦商,亦中亦洋,势倾朝野,富可敌国,创造了中国洋务史上的十余项“第一”,如中国第一家银行,第一家电报公司,第一家钢铁联合企业……极大地影响了中国近代工商业及教育文化的发展。

令同时代人艳羡的是,盛宣怀聚敛起来的大笔财富,居然顺利地移交给了子孙们。在遭遇了大清与民国的两轮清算后,盛宣怀1916年在上海病死时,依然给子孙们留下了极为可观的、价值高达2000万两白银的遗产。而他的同时代人,其财富基本是昙花一现,并没有多少真金实银。

然而在民国年间,依然是豪门的盛家与新贵的风光相比,自然要差好大的一截。于是便发生了盛宣怀的第七子盛升颐主动将太太献给孔祥熙大儿子孔令侃的丑闻。

1933年9月,财政部长宋子文对蒋介石不恤财政困难十分不满,由争吵而坚决辞职不干。10月29日,蒋批准宋的辞呈,以孔祥熙继任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并仍兼中央银行总裁。孔祥熙自此掌握国家财政,想出各种招数为蒋氏国民政府筹款:增税、借款、募捐、动用战时准备金、举借外债、变卖产业、征发、印刷纸钞、实行“公库”制度。手段高超,花样出尽,极力保障蒋介石巨额的军费开支。

孔祥熙利用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巧取豪夺,在使国家垄断资本不断膨胀的同时,也使自家的资财随之迅速增长。1942年国民党政府利用美国贷予的5亿美元,提取1亿美元为准备金,发行“同盟胜利美金储蓄券”,规定按20元购买1美元储蓄券,抗战胜利后凭券兑换美元。当时美元的黑市价已经是110元兑1美元,孔祥熙一面下令停止出售美元储蓄券,一面则由其部属出面,利用职权将尚未售出的350万美元储蓄券按官价购进,归入他的私囊;还有799。5万美元的储蓄券则由中央银行其他人员购进私分。有人估计,在这次丑闻中孔祥熙至少赚了30亿法币。

孔家从来都不承认自己的财产大部分来源于民脂民膏,孔祥熙夫人宋霭龄曾经向人多次解释他们的财产是步入政界以前在山西老家经商积攒下来的。实际上,孔祥熙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商人家庭,早年他也捡过煤渣,后来出国留学,经商有道积累下一定的财产,号称“山西首富”。但是他的实际发迹是在当官以后,确切地说是在蒋宋联姻之后官运亨通,历任工商、实业、财政等部部长和行政院副院长、院长等要职,主管财政11年之久。美国联邦调查局认为孔祥熙当年的经营所得,一共只铸了3个1000两银子的“莫奈何”,也就是3000两银子。这与他和宋霭龄今日拥有的财富相差何止千百万倍。

1939年,一个美国记者披露孔祥熙的夫人宋霭龄在美国的存款是重庆政府中所有要人在美国存款最多的一位,被称为“中国人的钱袋”。孔祥熙的“民国首富”称号由此不胫而走。这位“民国首富”不放过任何一个捞钱的机会。1942年2月7日美国国会批准无条件向中国贷款5亿美元,到1943年底,中国政府提取了约一半的2。4亿美元,但根据美国财政部的调查资料,中国政府提取的2。4亿美元中有8000万美元已经存入了孔祥熙等人的个人账号上,可见其贪婪的程度已经到了何等的地步!

盛宣怀的第七个女儿盛七小姐,是上海滩有名的美人,曾差点就嫁给了宋霭龄的弟弟宋子文(盛家很保守,看重门第,对宋家没有好的印象。认为宋家是吃教会饭的,根底不正,门不当户不对)。盛宣怀的第五个女儿,是宋霭龄在中西女校时最要好的同学和朋友。孔祥熙权倾天下后,当年的盛五小姐、如今的林太太趋炎附势,登门来拜访老同学宋霭龄,还带着她的七弟弟盛升颐夫妇。此后,林太太和盛升颐夫妇就成了孔门常客。那盛升颐夫妇也是基督徒,每个礼拜都参加孔宋在西摩路宋家老宅的私家礼拜,听牧师讲福音。于是,盛升颐夫妇就和孔令侃混熟了。尽管盛升颐应该是孔令侃的大辈,但居然自跌身价,和孔令侃结拜兄弟。

孔令侃在圣约翰大学毕了业。孔祥熙把孔令侃安排到财政部去,给他一个财政部特务秘书的名义。国民政府的官制上没有这特殊的头衔,是孔祥熙特创的。向考试院申报时被铨叙部驳回。孔祥熙自己出面,找到戴季陶。戴只好卖面子,特地修改了公务员任用法,给孔有了个根据。孔令侃成为特务秘书后,没有一定的职权,爱管就管,事无大小,无不过问,实质上权大无比。

盛升颐太太比孔令侃大10多岁,但美貌无比,孔令侃一见之就惊为天人,心中就喜欢上了。盛升颐为了能依靠孔令侃捞取更多的钱财,也乐意自己的太太开展“裙带外交”,甚至故意为他们提供单独相处的机会。孔令侃很好色。以前,只要是漂亮的女孩,他总要想办法弄到手,到后来玩腻了,就觉得女孩子没劲,还是结过婚的女人更有魅力,就专门和有夫之妇约会。他曾经看上宋子文妻子张乐怡的妹妹,鬼混了几次之后便提出要结婚。当即孔祥熙、宋蔼龄和宋子文、张乐怡听后都大吃一惊,觉得这绝对荒唐。孔祥熙、宋蔼龄夫妇专门找孔令侃,就这件事和他谈,并列举了种种不妥的理由,说明这件婚事的不合理性。孔令侃听后说:“娘舅怕什么,讨了他的小姨子,我和他(宋子文)不就平起平坐了。”当时,弄得孔祥熙和宋蔼龄哭笑不得。

盛升颐“投之以木桃”,孔令侃自然“报之以琼瑶”。于是国民政府财政部任命盛臣为苏浙统税局局长。这自然是作为特务秘书的孔令侃大力举荐的结果。

抗战期间,孔祥熙由财政部部长升为行政院院长。有人进言,中央信托局因负责对外接运物资,已撤退到香港,何不派大公子去主持。喜欢发国难财的孔祥熙一听,感到这主意不错,就派孔令侃充当中信局常务理事,代行理事长职权,在香港主持工作。

于是,孔令侃来到香港。随行的还有盛升颐夫妇等人。中央信托局驻港机构除了抢运已向国外订购的军火外,还有续订飞机枪械子弹的任务,这无疑是可观的发财来源。于是孔令侃、宋子安、盛臣三人商议筹组一家公司,专门承接这业务。这公司定名扬子,设在香港,由盛臣担任总经理。

香港是个自由港,抗战后成为进出口的一条重要通道。扬子公司做起进出口买卖,交易愈做愈大。中央银行本来在上海有一个专用无线电台,上海失守后借着租界的掩护,专用电台仍然保留。为着掌握沪港两地的行情,同时与重庆联系,孔令侃在香港租了个套房,在密室里装了一部短波发报机,成为一个电台分台,自然是秘密的。

当时,孔令侃每天在香港办公,在九龙居住,中午吃饭不方便。盛升颐夫妇就盛情请他到自己家中用午餐,并让他餐后就在盛府午睡。盛太太使出全身解数来招待,不仅每天都是上好的菜肴,而且都亲自陪着吃饭。那盛臣常常借故走开。饭后又安置他在自己的卧室里午睡。两人经常在一起共宿共眠,宛如夫妻。孔令侃把中信局和扬子公司两边的事物都交给盛升颐具体管理,盛升颐就此捞了大量钱财,所以他对太太与孔令侃的明铺暗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

在香港,孔令侃曾陷“商业间谍门”:他在香港秘密成立电台分台,不断和沪渝两地通报,很快就被英国当局发现,这个事情是港英当局绝对不能容忍的。英方碍于孔祥熙的面子,作出从速拆除的警告。然而,惯于我行我素的孔令侃表面上答应英方,背地里还在继续使用。一天,正当孔令侃向他母亲宋霭龄报告商情时,被英国情报人员当场抓获。港英当局的法庭作出判决,驱逐离港,限令两小时出境。孔令侃匆忙离港时,来不及带任何东西,只是带着那位盛太太一同去了菲律宾并与之结婚。这事后来传到重庆,使孔祥熙夫妇说不出的尴尬。和大小姐孔令仪的婚事一样,既无从反对,又无法承认。

1943年蒋宋美龄到美国访问,孔令侃担任秘书。抗战结束后,孔令侃回到上海创办扬子公司。1948年,国共内战后期,中国出现严重的恶性通货膨胀,政府进行金圆券改革,蒋经国到上海督导经济管制,以铁腕手段抑制物价,查封孔令侃的扬子公司,由于蒋介石和宋霭龄的干预,受到挫败。此后,孔令侃将资金转移到海外,本人定居美国。宋美龄到美国后,住在孔令侃在曼哈顿上东城为她购买的公寓内。1992年,孔令侃在纽约去世,年76岁,无后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