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军记(九)——[天使诱惑]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改变命运的艳遇:[天使诱惑]

一道闪光过后,似乎过去了漫长的几秒钟,一种液体顺着面颊慢慢滴落在胸前,感觉离死神还是挺远,于是苦笑着抖落身上的石块慢慢坐了起来。战友们围了过来查看我的伤情,突然发现我右手手套不停地向外渗血,当拉去手套的时候吃惊地发现一根手指靠仅存的半边表皮挂落在掌心,一阵心悸,一阵恶心……如此铺垫想说什么呢,当兵就会有牺牲但不是全部。那时的海防战士即便写了血书也不会批准去越南战场,因为这里也算是前线。写这段的原因仅仅是为了引出后面将要发生的小故事。

普鲁卡因(麻醉药)不断地加着剂量,伤口清洗缝合、断指再植、一身的汗臭中吗啡、杜冷丁渐渐让我沉睡,平躺着好像漂浮在卡车上,又好像上了海军的快艇飘啊飘啊,飘到了一处洁白的殿堂:野战医院!

所有人都穿着白色的服装,伤病员也不例外。每天白衣天使用她们少女特有的声音呼叫着:“XX床,吃药啦”;“13床,来,打针了”。当她们摘去口罩你会发现,除了甜美的声音还有一张像花一样美丽的面容,若说负伤的战士会想家、想战友,那是瞎说。在那里他们更多地会在天使的面前展示各自阳刚的坚强。

几天后,战友们给我带来的换洗的衣服,还有我珍藏的小说《牛虻》以及中学数学、物理等。少年时,发小一起最喜爱的小说是凡尔纳的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无论你是任何年龄阶层读着它都会感到青春活力四射。再大点心爱的小说有《钢铁》、《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等等。此时养伤的我再细细地品读《牛虻》再合适不过。不想打搅别人也不愿被别人打搅,即便是天使从身边飘过。

“13床,打针!”,“拿出来,我看看!”,“不行,不能给你看!”,“那我就……”,“好吧好吧,给你看看可以,不能让别人知道”。于是天使“瑛”值夜班的时候开始接受《牛虻》的诱惑。

《牛虻》对主人公亚瑟的塑造太过于悲壮、浪漫,太过的爱情、信仰,太强烈的意志、牺牲。对年轻人的震撼是极强烈的,但如果你对一个年轻懵懂的女性讲述谈论《牛虻》就等于在设置某种陷阱,甚至胜过可卡因的诱惑!

接下来的日子,没人的时候我们谈论主人公亚瑟;谈论主教;南美洲炼狱般的13年;更多的是谈论女主人公琼玛。渐渐地除了我们两人,周围的人都察觉到我们的‘不正常’。

一天早上查病房,医生递给我一纸出院通知书,这是医院下了逐客令,我只好走人。离开医院时天使“瑛”不在当班,于是我留下一张纸条:

“无论我活着,

还是我死去,

我都是一只,

快乐的牛虻!”(《牛虻》书中的结束语,十分煽情!当年的我真的挺潇洒,也很伤人!)

之后,有战友告诉我,那天下午接班后,“瑛”看到了纸条,她不顾一切地冲出野战医院,身上白色的衣服飘过山间的公路,就像一只飞翔的白鸽……

这个故事可以就此搁笔了,但命运却因此改变。她没能进入护校不久就离开了部队。我回到了连队,开始还接到过她的电话(侦查班的电话可以联通军内各单位),后被某排长拦截,因此我也被调离侦查班。该排长的命运也由此改变,他抛弃了家中的未婚妻跑到野战医院用干部的身份追求天使“瑛”,结果是背着处分转业回家。

太远久的故事,又像是昨天的黄昏,那山脊上白衣的身影又镶上了一道金色……,真像一幅油画:“天使诱惑”!

小说《牛虻》的封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牛虻》再版的封面,女主人公琼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影《牛虻》男主人公亚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随便在网上找了个女卫生兵的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越战时的女卫生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2/4 14:33:03 被bg4rwc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