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贵州省从江县的“占里侗寨”,解放以来人口自然增长为零,几乎98%的家庭的孩子均为一男一女,被誉为“中国人口文化第一村”。传说这是由占里人世代相传的“换花草”草药实现的,而在村寨中有资格知道这神秘“药方”的只有一人,这个人被寨里人称为“药师”。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占里侗寨,位于贵州省从江县高增乡,距县城约25公里,坐落在深山密林中。进入这个村寨,必须要经过近20公里的纯土石山路艰苦跋涉,山路上、下坡特别大,没有熟练汽车驾驶经验的人都不敢去,所以到占里村寨的人并不是太多,传统文化一直保持很好。占里侗寨是一个植被良好、民族风情浓郁的美丽侗寨,村外苍山叠翠,门前流水淙淙,一幢幢吊脚楼错落有致,鼓楼、风雨桥历历在目。由于占里人具有朴素、先进的人口意识,这里群众的生活可以说丰衣足食、富足安康。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这是占里的“药师”吴仙娥。关于这种据说能调整胎儿性别的神秘“换花草”,吴仙娥不愿多说。好奇的外人只知道那是一种神奇的药方,一种让他们传承了几百年的平衡整个寨子人口性别的神奇花草,具体如何调治完全由“药师”来控制。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占里的“药师”不是世袭制,而是村民大会投票选举的,必须是善良能吃苦的人,且只传女不传男。因为“药师”要上山采药,且几乎没有报酬,如果没有为大家服务的胸襟,是当不了“好药师”的。所以,“药师”也是最受村民尊敬的人之一。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三代同堂一男一女的幸福家庭。占里侗寨,几乎每家每户都是生育二胎,都是一男一女。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吴仙娥在用木锤锤打自己纺的亮布。粗看上去,这位药师和平常的侗族妇女并没什么两样。她长年累月地穿着自纺自染的侗布做的服装,梳着已婚妇女的发髻,耳朵上坠着银耳环。但细细看上去,她语速缓慢,微笑时时挂在脸上,让人的心境感到平和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吴仙娥说,平日里,她和寨上的妇女一样,上山下田,早出晚归地操持农活。唯一不同的是,每年总有寨里的几个育龄妇女向她讨要换花草。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由于对“换花草”和“药师”的好奇,经常有人到吴仙娥家采访。每有客人来,吴仙娥都会热情招待,从坛中取出腌制的酸鱼和纯正散养柴鸡蛋以及当地的香糯米招待客人,并亲自下厨做菜做饭。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占里侗寨有一处“榕树井”,分“男井”和“女井”。据说,在生完第一胎之后决定服用哪种换花草,且要配合着不同的井水服用。相关机构曾取水检测,发现相邻几米的两口井微量元素含量略有差,男井偏碱性,女井偏酸性。据说,700多年前,占里人的祖先搬到这里时,这两口井就存在了。无论天气如何干旱,这两口井里的水从来都没有变少过。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吴仙娥告诉记者,占里几百年来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零,很多人将这一奇迹归功于“换花草”。其实,真正对这个占里村深入了解以后会发现,占里村寨之所以被誉为“中国人口文化第一村” ,更多是在占里村里真正存有一整套系统的人口文化、生育观念。“换花草”更多是一种“草药”辅助。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据从江县志记载,占里侗寨的祖先吴占和吴里二人,一千多年前为躲避战乱和饥荒从广西背井离乡,几经颠沛流离,最后寻到这块风水宝地定居下来。由于地理环境好,祖先们开垦了很多土地,生活过得十分富裕,享受着与世无争的幸福生活。渐渐的,这里的人口逐步从最初的两户发展到了100多户。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清朝初期,伴随着人丁的逐渐兴旺,人多地少的矛盾也开始突现,寨里便经常发生因土地和林木砍伐等闹矛盾的事情,并最终导致器械相见的社会治安问题日渐凸现出来,人多地少的矛盾已经使得曾经富裕的占里村开始衰败。于是,德高望重的寨老吴公从人与船、鸟雀与生态环境的利害关系中受到启示,进而联系到本寨的实际情况,诸如田土面积、森林的承载力以及人口的增长速度等。他将全寨人召集到鼓楼下,将这一系列的利害公诸于众。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寨中人仔细一思量,也觉得吴公的分析在情在理,决定一切由吴公来定夺。吴公遂立下寨规,占里的人口不能超过160户,人口总数亦不能超过700人;并且一对夫妇最多只能生育两个孩子,而且还规定有50担稻谷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只有30担稻谷的夫妇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如有违规者,轻者将其饲养的牲畜强行杀掉烹煮给全寨人吃,以谢罪;重者则将其逐出寨门或由其亲属处以重罚。这样一来,人口控制住了,矛盾平息了,治安稳定了。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森林葱郁、溪水潺潺、充满祥和之气的侗寨占里,你会发现,在流传至今的约定和古歌中本身就暗含了许许多多的关于原始朴素的生态环境方面的话语。譬如:“家养崽多家贫困,树结果多树翻根”、“一株树上一窝雀,多了一窝就挨饿”、“崽多无用,女多无益”、“崽多要分田,女多要嫁妆”……歌词话语简朴,含义深刻,思想亦很朴素而又意味深长,给人以无尽的遐想与启迪。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占里青年男女在十八九岁就可以谈恋爱,但占里村同时又遵循着晚婚晚育的习俗,姑娘们大都在23岁以后才结婚。在其他地方或其他民族,普遍都认为结婚太晚是因为找不着女人而误了婚龄,认为是一种抬不起头的事情。而占里人则恰恰相反,他们认为,谁结婚越晚,倒反而成了一种荣耀,也就因此而成了被仰慕的对象。在占里人看来,结婚晚就老得晚,早要孩子就意味着会早当老人,寿命也就短了。纯朴生命观使生育期缩短,从而降低了妇女终身生育率。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占里村的青年即使早婚也不会早育。男女结婚后,新娘会仍住在娘家——“不落夫家”。农忙时,男女可以到对方家里帮忙干活。或者在夫家遇上大的事情需要媳妇帮忙的时候,女方可在夫家作短暂的停留。只有到了女的怀了孕或年纪已大时,一般在二十七、八岁时,才完全在夫家定居下来。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他们认为结婚和生育完全是一种因果关系,结婚也就意味着要生育。而同时他们也认识到,晚育对于妇女的身心和孩子的健康皆是有益的。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在占里村还规定:女儿继承棉花地,儿子继承稻田。此外,父母还要给女儿一份“姑娘田”,谁家若不给女儿“姑娘田”,不仅会遭人取笑,还会被男方退婚。在老人的财产继承上,山林、菜园实行男女对半分成,房基、家畜归儿子,而金银首饰、布匹让女儿带到夫家。在占里村,传统“重男轻女”观念不存在,真正男女平等。占里人也没有“多子多福”观念,他们说孩子一多,每个人分的就少了,人家就不愿嫁给你或娶你,所以谁也不愿多生孩子。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除了对结婚严格限制外,占里还规定不能离婚。对有离婚想法的夫妻,要对他们进行物质上的惩罚:稻谷300斤、自酿白酒50斤、肉100斤,所有的这些东西都要拿来充公。如果硬要离婚者,不得继续留在村里生活。一旦族人违反了寨规,就按照习惯法来强制执行,并且由其亲属来执行


中国人一天:神奇的生育药师

占里侗寨,历经千年,一直长期保持有如此完整系统的人口文化,可以说是原生民族生态文化中一块不可多得的瑰宝,值得全国乃至全世界学习和借鉴,这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非遗文化,更是一种民族文化骄傲。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传统文化是中国最大的软实力。“大美村寨”有着最好的故事和声音,让我们一起走进“大美村寨”,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