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将在2019年,也就是短短五年后,见证一个重大的历史里程碑。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一个非西方国家,即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这是200年来的第一次。美国将变成老二。是的,中国经济要在名义上超越美国,需要更长时间,但这是个不可抗拒的趋势。同样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到2020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可能是美国的两倍。

因此,我们这个时代的大问题是:美国可以接受成为老二吗?很不幸的,它不能,即使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早在2003年便睿智地尝试让美国人惊醒。在耶鲁大学发表寓意深远的演讲时,他提出了一个问题:“美国是否应该努力打造这样一个世界,即当我们不再是全球军事、政治和经济超级大国的时候,其规则、伙伴关系和行为习惯都是我们乐于接受的。”

遗憾的是,克林顿不够直接。他尝试暗示美国人,美国应该打造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行为模式,让它作为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时的模范。他的暗示被置之不理。因此,今天很少美国人意识到,美国的国家利益在它成为老二后会有重大的改变。当美国是世界第一的时候,确保它的所作所为不受限制是符合其利益的。但当它变成老二的时候,让世界第一强国为所欲为却不符合其利益?看得出其中的分别吗?

为什么美国领导人没有协助美国人对这重大的利益改变做好准备呢?原因至少有三个。首先,要任何身居要职的美国政治人物表示美国是老二,不啻是政治自杀。我在著作《大趋同》(The Great Convergence)里便指出,没有任何在职美国领导人会说出“如果美国是老二”或“当美国成为老二的时候……”这样的话。在美国这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在职领导人却没有说出无可否认事实的自由。

其次,大多数美国知识分子还在痴心妄想。他们深信民主代表未来,共产主义代表过去。既然中国还是由中国共产党管制,那它只能代表过去而不是未来。许多美国知识分子也相信,生活在世界上最自由国家的他们,不可能受到任何意识形态的束缚。这是大规模的自我欺骗行为。在了解中国上,美国人的意识形态让他们无视于不计其数的数据。因此,他们甚至不能想象中国可以成为世界第一。

第三,很不幸的,中国的崛起适逢美国陷入政治瘫痪与分裂之际。如果今天的美国外交政策是由尼克松与基辛格主导,他们将会专注于美国面临的最关键挑战,寻求创新的方式与手段来将克林顿于2003年的忠告付诸行动,并为一个新的地缘政治环境做好准备。美国政府能够明智制定外交政策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此外,因为美国政府的分裂与两极化,对美国决策者来说,处理变成老二的挑战是他们最不关注的。

然而,他们最不关注的事将在五年后成为事实。美国人会在这新的现实出现前还是出现后才觉醒呢?

作者Kishore Mahbubani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原载1月21日《世界邮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