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沉默的勋章——致为国征战的老兵

离离原上,三军无声,一面旗帜飘在天之角。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一队老兵消失在战场。

——节选高晓松、崔永元《我的抗战》

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当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的内心既激动又沉重。激动是因为这首专门为远去的老兵写的歌直击我的心底,沉重的是歌词中的 “一群老兵消失在战场”让我万分的哀伤。

很多人被写进了史册;很多人被铭记在心底;很多人我们却无法记住,永远的失去了他们。他们的故事或许无人知道,他们的事迹也许没人述说,他们的名字可能无人知晓。也许他们死了永远无法还乡,也许他们死的时候已不再完整,也许他们死后永远没有墓碑,但是,他们树立的丰碑永远屹立在民族和历史的长河中。

虎贲中的无名战士

2010年上映的影片《喋血孤城》让这群铁血卫国的英雄走进了我们的视线。也许你曾经了解过常德保卫战,也许在我述说之前你从未听说,这是抗战期间最惨烈的城市保卫战之一。1943年11月,日本集中了5个师团向常德地区进发,突破外围防守后以5万左右的兵力强攻常德,而我常德守军仅国军七十四军余程万的57师共计8000余人。一场力量悬殊的城市保卫战就这么拉开了序幕。在日军强大的火力和毒气的围攻下,他们在常德苦撑待援,足足坚守了16天,日军两名联队长被击毙,数千日军被歼灭,而8000余人的“虎贲之师”最后仅剩下83人。这艰苦的16天中,我们的战士不知道打退了多少次敌军进攻,我们的百姓不知受了多少炮火的苦难,我们需要近两人的牺牲才能消灭一个敌人,坚守是战士们用生命换来的。师长余程万多次催促重庆派军救援,直到最后,死到最后,也没有看见那20万援军,等到的却是“与常德共存亡”。余程万带着200人拼死突围,而留下来坚守的参谋长柴意新以下几十名官兵全部阵亡,那一年他才36岁,而我们的战士更是处于青春年华,在这场卫国战中他们用生命书写了对国家的忠诚,用鲜血书写了历史的悲壮。

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很多历史已经解禁,很多迷雾也已经消散,单纯的伤亡数据和歼敌数量,还有一些战斗的描述都无法还原真实的历史。我看不见他们的脸,那一张张饱经战火洗礼的脸,那一张张慢慢消失的脸。看过《喋血孤城》的你一定记得57师师长余程万,一定记得“虎贲之师”,但是也仅仅是记住这个,其他的无法记住。在影片中有个镜头:师长余程万在野战救护所看望伤兵,当他伸出右手想跟一位伤兵握手时,那名伤兵的右手已经没有了手腕,当余程万换成左手时,伤兵伸出了另一支断手,瞬间周围陷入了一片沉静。原来这名伤兵的双手都被炮弹炸废了,感慨万分的余程万满含热泪的向他敬礼,那名伤兵也举起了残废的右手!在场的所有人都默默的敬礼,没有人说一句话。当看到这个场面时,我的眼睛红了,不是感动,是难过。没有手掌的敬礼,是对生命的珍惜,也是对民族最大的忠诚,更诠释了我们不屈的军魂。这是我看到过的最标准的敬礼。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战士,战火中幸存的老兵,我无从知道他们的姓名,我只知道如果没有这些断腕的壮士,中华民族的钢铁长城将无法铸就,也无法抵挡外族入侵的铁蹄。

“连长死了排长上,排长死了班长上”,这是《喋血孤城》中的一句台词,守到最后连长死了,排长死了,班长死了,全连就剩下一个士兵,士兵对着倒下的全连战士说:还有活着的吗?那么大家听我指挥!这个士兵在嘶吼和悲伤中拿起了武器向着炮火前进……对于军人来说,这不是台词,而是誓言。8000多虎贲将士浴血沙场,死到最后也没能守住常德,但是8000多人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的疯狂进攻,最后只剩下83人,他们已经尽了军人的本分,同时用生命履行了军人的铮铮誓言,他们不应该被遗忘,应该永远被铭记。

这是一场喋血之战,在孤城中浴血奋战的将士,慢慢消失在常德的战火中,散落成世间的尘埃。与战死的8000虎贲将士相比,死战德山的63师188团的200名官兵是真正的无名烈士。团长临战逃跑,全团顿时溃散。一个不知名的副营长组织了没有逃跑的200余人,面对6000日军的进攻,扛起枪炮走向了血色残阳,没多久全部牺牲在德山。这注定是一场死战,他们注定了要战死,可他们没有像贪生怕死的团长一样逃跑,而是挺起胸膛正面迎接敌人的子弹,让敌人每前进一步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我们能记住的是有名的英雄,记不住的是无名的战士。在这场喋血卫国的抗战中,他们有勇气有毅力与敌拼杀,不畏艰难,不惧牺牲,可是有谁愿意无名无姓的死去,甚至死后再也无人知道。在当时有多少战士在炮火中消失,来不及留下任何话语,甚至连名字都未曾留下。无论是有名的英雄还是无名的战士,在炮火中战死的和幸存的,他们共有的名字就是老兵。老兵不死,只是不断的消失在硝烟滚滚的战场。

野人山的壮士悲歌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让很多国人知道了在六十多年前有一支远征缅甸的英雄部队——中国远征军。去时披星戴月,归时干戈寥落,远征时浩浩荡荡,回国时惨惨戚戚。这是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真实写照。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并没有完成预定的战略目标,只是完成了一定的战略目的,本来是主动出击保卫滇缅抗战生命线的,结果变成了掩护英军大撤退,中国军队成了缅甸最前沿的炮灰。原本就告急的抗战生命线变得更加的岌岌可危。

遵循传统观念的中国人谁都不愿意死在外面,都希望能死在自己家里。作为军人同样也不愿意战死他国,就算死也要死在用命保卫的祖国,虽然每一次出征谁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回来。于是十万远征军在漫漫归国途中,历经了千辛万苦和惨绝人寰的磨难。从缅甸撤退无奈走进了“野人山”,野人山是一个吃人的魔鬼,是一座活生生的坟墓。在“野人山”里倒下了一半的远征军将士,中国远征军200师少将师长戴安澜也因伤牺牲在这座魔鬼居住的深山中。戴将军死的时候遥望东方,望着祖国的方向,他想回家,可是已经等不到回国的那一天了,他真正做到了“马革裹尸还”。国军200师9000多将士很多战士抱恨葬送在 “野人山”中,殉国3200余人。

我们记住了远征军的戴安澜,知道了200师孤军奋战毙敌数千的同古保卫战,知道了以一团之力在仁安羌解救7000英军,知道了惨烈的缅北大撤退。我们终于知道了他们的存在,他们浴血奋战、立功异域。可是,还有一群我们不知道姓名的战士,他们同样是民族英雄,他们死的同样悲壮。

1942年5月,翻越“野人山”,这是一条败走之路。归国大军即将撤进“野人山”时,1500多名伤兵成了一个难以解决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大部分伤兵都是断胳膊断腿无法行走的。而穿越“野人山”不能行走,又如何能出的去呢,如果用担架抬,每一名伤兵将影响两个士兵的战斗力,消耗两名士兵的体力,这样有可能一个都走不出去,全部困死在胡康河谷。但是也不能把它们扔在那里,因为无论如何留在那都是死路一条。

作为指挥官,作为顾大局的指挥官,谁都不愿意因为伤兵而把整个部队葬送在异境他乡,同时也不忍心将1500余名伤兵扔在敌人的枪口下。无论哪一种选择都会留下骂名,同时那将会是他一生的噩梦。在杜聿明被这个问题困扰之际,接到即刻进发的命令,就在这时伤兵们向杜聿明提出:“如果你们要走就走吧,我们反正是走不动了,你们给我们留点汽油就行,就当帮帮我们”。我不知道伤兵提出这个要求时,是无奈还是心酸?是为了不拖累战友?还是觉得会被下令枪杀?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他们也曾浴血沙场,都是一起过命的战友,曾经一起出征并肩战斗的战友,如今受伤了又如何能扔下他们呢?怎忍心让他们自己点燃生命燃烧在异国他乡?虽然这个办法在当时的情况下也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这样做实在是残忍,对于指挥官来说他是否会痛恨自己的无能,不能将他们带回祖国。杜聿明至今还背负着这个责任,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有想着推脱。很多研究历史的人说,有可能是杜聿明为了不拖累大部队而下令烧死这些伤兵。我无法还原真实的历史,只是知道这些伤兵,这些老兵,最后没有倒在冲锋的路上,而是在大撤退的途中消逝在自己点燃的烈火中。

曾经看过一篇穿越“野人山”幸存老兵写的回忆,他说:“我们不敢揣摩这群英勇的伤兵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亲手点燃棚子的,我们更不敢想象他们被火苗吞噬的残酷场面。当后撤部队从那里经过,还有那个烟味,还有烧人肉的烟味,每个人走到那里都要磕个头,杜聿明也在磕头,一边哭一边磕头。”

这些自焚的无名战士,为国牺牲的老兵,你们的肉身消失在缅甸,你们的忠魂永远燃烧在国民心中,我们虽然无从知道你们的名字,但是你们名字永远篆刻在抗战的丰碑上——老兵。

如果没有康洪雷拍的《我的团长我的团》,至今也许大部分人还不知道中国远征军的存在,不知道有这段浴血异域、立功远征的战史。因为《士兵突击》很多人关注《我的团长我的团》,又因为这部电视让很多人知道、了解了中国远征军,如果没有这些电视剧,我们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呢?很多知道和了解这段战史的人觉得这是件很悲哀的事,但我觉得这是值得欣慰的事,因为尘封六十多年的远征卫国的壮士终于走进了历史,终于开始走进你我的视线,战死缅甸的英魂可慰,滞留缅甸从未归国的老兵,艰难的生活在西南边陲的老兵,得到了一枚迟到的、饱含历史沧桑的勋章。

南国青山上的丰碑

当一群年轻的生命被送上硝烟弥漫的战场,只因为了国家和民族。在国家机器需要时他们是为国家民族而战的,当国家不需要战争时他们又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中。这场长达十数年的中越战争,中国投入了近60万兵力,包括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1981年中国收复扣林山、法卡山之战,1984年中国收复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之战,中国对越拔点作战、两山轮战、对越坚守防御作战等。三十多年了,除了前期轰轰烈烈的宣传,之后的几十年都未曾在主流媒体中提及,这也是国家的需要。

曾经看过一篇饱含人性的战火回忆,是一名老山前线的狙击手退伍后写的。我不知道他的姓名,只知道他是1984年“四?二八”收复老山战役的老兵。在他的回忆中提及他不愿意射杀越南的女兵和越南的百姓,当大家都在谈论这些的时候,他不想把这个当做炫耀的事。令他最难忘的是,第一次射杀一名背着AK冲锋枪的越军女卫生员。那名女卫生员或许只是为了给伤兵汲水,给濒临死亡的士兵清洗伤口。当他犹豫不决时,想起了一位团首长的话“女人也是敌人”,于是他扣动了扳机,看着子弹击中那名越南女兵的眉心,子弹从后脑穿出时她仰面而倒。

如果不是团首长说过这样的话,如果身后的战友不是血肉模糊残缺不全,他不会扣动扳机。当双方的宣传机器都把对方描述成十恶不赦时,当刚刚还在说笑的战友被炮火炸的支离破碎时,当双方都为了战友复仇而杀红了眼时,人性早已淡然无存。可是在这名老兵的身上,还是看到了人性闪光点。

在他回忆的这篇文章中提到了“围尸打援”,这是我第一次了解这个词,在以往的战争片和小说中听过“围点打援”,“围尸打援”是头次。就是当敌人来拖回他们士兵尸体的时候狙杀他们。以至于为了一具尸体,他们都得再搭上几个士兵的性命,即使这样他们还是不放弃战友的遗体。

这让我们很感慨,他们与我们一样有着坚强的信仰,对国家和民族有着无比的忠诚。抛开国仇家恨,从人性的角度看,他们也是优秀的战士。可是当战士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挂沟时,一切就变了,当自己战友倒在自己的怀里抽搐,当自己并肩战斗的战友不在起来,当一起出征的战友永远不能回去时,杀戮和复仇是一个战士该做的。

看着被拖回去的那名女卫生员,他闭上了眼睛:女人或许不该属于战场。从军十几年也做了十几年的狙击手,直到退伍转业他也没能回到正常状态,直到现在他睡觉都是睁着眼睛。可是从文中我觉得他从来没有后悔自己的从军生涯,没有后悔当年在老山上用生命捍卫祖国,没有后悔多少次执行任务差点壮烈牺牲,更多的是通过每次战斗的回忆对战争的反思,对人性的思考。他是老兵,一个为国征战值得我们尊重的老兵。

“青春是美好的,生命是可贵的,我一个17岁的青年,向往未来,热爱生活,因为我还很年轻,我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还有许多美好的憧憬,但是祖国和人民如果需要我把生命献出,我将毫不犹豫的把鲜血洒尽。”

这是烈士、一等功臣顾克路的遗言。这位年轻的小战士在参军两个月后便南下参加老山轮战,参军不到一年就火线入党同时也牺牲在了进发968高地的途中,牺牲时才17岁。他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说过,因为这是树立起来的典型,只要稍微了解老山轮战的都知道。他身上多处受伤依然向预定高地进发,用身躯堵住了敌人的洞口,用尽最后力气扣动扳机,直到打光所有的子弹,最后医护人员费了很大劲才掰开他握紧钢枪的手。原本已经完成任务的他其实可以不用继续前进,这样仅腿部受伤完全可以活着回来,可是他依然选择了向前选择了用生命践行自己的诺言“祖国和人民如果需要我把生命献出,我将毫不犹豫的把鲜血洒尽”。

顾克路是少数几个别人熟知的普通战士,在这十数年的中越战争中,我方军人具体牺牲多少至今还没有完全解密,之所以说未完全解密是因为目前官方公开的数据很多人都存在质疑。我的父亲也是一名参战老兵,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他被编入了预备队,由于战争的规模和时间有限,作为空军陆地部队的他没有冲到第一线,他说只知道伤亡了好几万,东线兵团仅303医院分三批转出的伤兵就有近三万人,牺牲多少无从知道。我的母亲是广西南宁人,她说满山的烈士坟墓,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

每个生命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每个青春都是花一样的年华,我们在和平的幸福中沐浴阳光,是否记得这些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这些我们无法记住姓名的战士,他们就像南国青山上盛开的木棉花,没有其他花朵的娇艳,也没有它们的清香,但是就算是凋落也是那么的从容与豪气,一声落地,花不退色,连道别都如此掷地有声。老兵不死,军魂永在。

太多太多的故事了,我无法全部知道,就算知道也没法全部述说,因为有些战士注定是无名的,他们也注定没有墓碑,没有墓志铭。在他们走向战场时我们欢送,当他们没能回来时我们哀伤,当他们走下战场不再年轻时,我们是否还记得青山上的花环,记得那满山遍野的丰碑,记得那些对国家和民族伫立的忠诚。

当如今社会某些舆论一直在指责某些90后脑残的时候,一群90后已经成为我们军中的骨干,他们继承了军人的忠诚使命,正在履行军人的神圣职责。在很多人为国家的国防担忧时,我相信我们的军队永远都是一支能征善战的队伍,因为我们的军队是有魂的,不论什么时期,只要他是中华民族的一员,在祖国受到威胁,在民族受到侵略时,他们都将挺深而出,不论武器是否如人,不论素质是否如人,不论保障是否如人,只要国家和民族需要,军人就随时献身使命。让我们向军人致敬!

为国征战远去的老兵们,很遗憾我无法见到你们年轻的笑脸,也没能与你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铭记你们为民族和国家付出的青春热血。我们会珍惜你们用生命换来的平淡,虽然无法知道你们的名字,但是我永远怀念你们这些远去的老兵。我写不出你们的墓志铭,但我写了一首无声的文字祭奠你们,如果可以就当作勋章吧,一枚沉默的勋章。

忠魂何时归故乡

黎明还未到来之前

星辰照亮行军的轨迹

白发苍苍的爹娘在家里

渐行渐远的你是否惦记

在茫茫的出征大军中

看不见你匆匆的身影

子弹上膛的不眠夜晚

你可曾把美好的往事回忆

当炮弹划过了天际

生命扎进了泥土里

眼前的战友不再完整

悲伤的你可曾哭泣

当漫山的鲜花碎落一地

混着士兵的青春和血迹

繁华都市的霓虹灯下

是否有人还会不禁想起你

雄浑的战歌已经远去

弥漫的硝烟不再升起

为何不见你归来的忠魂

谁能告诉我你已在天堂安息

加菲2014年2月4日

[原创]沉默的勋章——致为国征战的老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