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不安全 亚洲就不会安全?


张殿成

美国进行战略东移后,亚太地区成为世界的热点地区。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在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和中国必须分享权力 中国必须使日本感到安全》的文章。

文章中称,国家间的相对实力改变,其关系也会转变,当大国间出现权力转移时,整个国际关系将随之变化。在当今亚洲,我们正经历并试图理顺一个世纪以来最蔚为壮观的财富和实力变化,而这种变化有可能是历史之最。中国应在言行上继续向世界重申承诺,即拒绝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解决争端。我们希望中国首先做到,最难的是日本问题。所有人都知道困扰两个最强大和最重要东亚国家关系的痛苦历史记忆和棘手的现实问题。然而,日本不安全,亚洲就不会安全。

澳前总理的文章从表面看表现出了在中日间中立姿态,而实际上,是在钓鱼岛争议和历史问题中选边站支持日本,文章中不谈争议的来源,不谈争议曲直,高谈中国应在言行上继续向世界重申承诺,即拒绝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解决争端日必须和平解决,还特意说日本不安全,亚洲就不会安全用心何在?

中国和澳大利亚都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遭到日本的入侵,澳大利亚应该保持起码的警惕。尤其是日本已经出现令人担忧的趋势:其当政者为实现所谓“改变战后秩序并实现正常国家”的目标,加紧在国内谋求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并企图为二战侵略历史翻案;在国际上则无视战后国际秩序。从一定意义上讲,中日之间钓鱼岛问题不只是岛屿主权之争,实质上也是颠覆还是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一场较量;中日间在历史问题上纠葛,也不只是历史观和道德价值取向的交锋,本质上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当前中日的紧张局势完全由日本一手挑起。日本政府破坏了此前中日两国有关“搁置争议”的共识,对钓鱼岛采取了所谓“国有化”,并加强所谓的西南诸岛防御,积极进行扩军备战;在日本,不仅一些政要仍执迷不悟地参拜供奉着二战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悍然参拜靖国神社,公然否定战争罪行,企图篡改历史,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破坏地区和平稳定。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日本于19世纪末甲午战争之际从中国窃取钓鱼岛。二战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日本理应将钓鱼岛等“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归还中国。日本的《和平宪法》第98条也明确规定:日本宪法是国家最高法规,与其条规相反的法律、命令、诏敕及有关国务的其他行为的全部或一部分不具有其效力。日本国缔结的条约及确立的国际法规要诚实地遵守。无论是从国际法还是从国内大法的角度看,日本都必须遵守上述战后国际法与国际秩序的规定。换句话说,日本对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提出的主权诉求与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不仅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践踏,也是违法《和平宪法》的违宪行为。

澳大利亚前总理称:“日本不安全,亚洲就不会安全”这句看似无害的话,实际上是将目前中日关系紧张的所有问题归咎于中国。这不仅是对历史和国际法的无知,也是对日本进行扩军备战的公开袒护。当年,发动的侵略战争是日本;拒不承认侵略历史的是日本;目前执迷不悟为侵略者与战犯招鬼的还是日本;进行扩军备战、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仍是日本。澳大利亚前总理在中日关系问题上可以保持沉默,也可以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和意见,但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却不可以闭着眼睛说瞎话,那样只会令澳大利亚的“公平形象”荡然无存。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德日意法西斯覆灭,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正义的伸张。只有铭记那段惨痛历史,从中汲取深刻教训,才能防止历史悲剧重演。无数先烈的宝贵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二战胜利成果不容挑战。任何企图推翻二次大战世界人民打败法西斯侵略的铁案,谋求推翻二战成果,挑战国际秩序的行径,都将遭到所有亚洲受害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坚决抵制和反对。

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一直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这是中国根据时代发展潮流和自身根本利益作出的战略抉择,已经深化于中国政府的内政外交之中。目前,中日关系虽紧张,但中国始终未放弃通过谈话解决争端,中国曾多次提醒和警告日本政府要正视历史和现实严格遵守战后的国际法规。中国积极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无可厚非,维护二战胜利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重大现实课题,这也应该是整个国际社会的共同任务。一些国家和政要应该与中国相向而行,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