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19火控系统女设计师:实弹靶试时打一发大家喊一声


直-19火控系统女设计师:实弹靶试时打一发大家喊一声


武装直升机配备新型毫米波雷达,是目前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武直性能提升方案,美军的AH-64C/D“长弓阿帕奇”直升机和俄罗斯的米-28N“暗夜猎手”武装直升机都装备了机载毫米波雷达。最近军事论坛上公布的照片显示,中国的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也装备了新型毫米波雷达。(环球网图片 崔勇峰摄影)

主持人:在水浒传当中,黑旋风李逵是手持两把利斧,是战场上的一员猛将。那么作为武装直升机,这个直-19虽然看起来身材相对纤细,但是却也是拥有着为它量身打造的航电武器火力系统,而它的设计师则是一位被同事们称为“雷哥”的女汉子。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个说法?

雷咏春:因为哥可能有种保护人的这种状态,我在阎良试飞现场跟我们的机务和飞行员在一起,他们管我叫“雷哥”。

记者:为什么?是因为觉得您罩得住事是吗?

雷咏春:对,因为我如果在现场可能对每个问题的处理(都能稳妥)、他们心里也有底。

记者:所以也是一个爱称。

雷咏春:还叫女汉子吧。

解说:直-19拥有可以与直-10武装直升机比肩的武器系统,而正是这个雷厉风行,说话直率的雷咏春所率领的团队,令直-19专用武装直升机能够名副其实。

雷咏春:这是我们国内直升机武器平台比较高的一个水平。

记者:应该是最高的吧。

雷咏春:最高的,是,直-10和直-19的武器装备能力是我们国内最高的一个武器水平。

解说:和研制的过程类似,直-19的试飞也在两地进行,为了让直升机尽快成熟起来,只要遇到问题,“雷哥”带着设计人员在试飞现场和景德镇之间当起了空中飞人。

记者:我听说有一次是在周五,正好赶上(测试)是吗?

雷咏春:对,从试飞现场必须要回到景德镇,进行试验流程的一个测试。

记者:所以就兼程赶回来了。

雷咏春:那必须的,就是我们周五下午进行故障的判断诊断以后,周六、周日就要在景德镇现场完成故障的分析和测试,同时还要保证周日晚上能够到达(试飞)现场,进行我们的机上判断,周日晚上又进行了通宵的测试。

记者:这个时间就很紧张是吧?

雷咏春:非常紧张,我们的设计员印象中应该是端午节的晚上,就在实验室里面干了两个通宵然后又赶回了现场,没有到景德镇家里去看望一下亲人。

解说:经过了漫长的试飞和调试,直-19的飞行平台变得越来越稳定,但作为武装直升机,光飞的好还不行,还要打的准,因此,直-19首次进行实弹打靶才是令雷咏春最忐忑的时刻。

记者:那一天来讲是不是会有格外的紧张?

雷咏春:的确是,因为实弹靶试那天是我们最重要的时刻,听到每一次实弹的爆炸声,我们每个人都是在指挥车上要进行欢呼雀跃的。

记者:就是说每打一发大家就喊一声,每打一发就喊一声。

雷咏春:对,每打一发。但是实际上在打完以后我们还是要准确地通过测试数据去得到我们最终的试验现象的一个答复。

记者:最后效果怎么样?

雷咏春:最后效果非常好,飞行员认为我们直-19的航电武器设计过程完整可靠,易于操作。

解说:按耐着心中的激动,雷咏春将每一次命中都汇报给了总设计师吴希明,吴希明的回复只有一个字,好。

雷咏春:这是我们成功的时候他一定会以这个好字来告诉我们他心中的激动。

记者:就是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感觉有人在支持自己。

雷咏春:对,实际上不光希总(吴希明),应该是我们整个团队都非常高兴的时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