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个新疆南疆警察大年初一的深夜日记:爸妈,对不起!

<ignore_js_op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 </ignore_js_op>

[警察故事·爸妈对不起!]阿克苏市公安局一民警大年初一晚上的值班日记,催人泪下,感人肺腑

这篇文章,是我的战友在2014年大年初一晚上含泪写的一篇工作日记。之所以说是工作日记,是因为这是在巡逻、出警的路上,在车上用手机写的......在征得战友的同意后,我把它复制了下来,分享给朋友们。日记全文如下:

99年到新疆当兵,2003年时隔三年半回到了故乡,我飞奔到田地里找到了母亲,以为自己的母亲会像其他的母亲见到久别的儿子一样泪流满面,或者紧紧拥抱,没有,母亲呆呆的看了几分钟,看得我心发怵,像儿时一样怕挨揍准备开溜时,母亲说了一句“回来就好,太远了,实在是太远了,到不了,不然早就去看你了”!

部队转业后,2009年当上了新疆南疆警察,数不清的一级响应,紧张时换衣服洗澡都得抽空,月月都有敏感节点,至今这种日子已经过了5年,想念爸妈的时候只能打个电话听听声音,总想把爸妈的容颜定格在前几年,不能请假时总想用等等吧,爸妈还年轻安慰甚至是敷衍欺骗自己,可一细算,爸妈都60了,老成什么样子了,儿不知道。过年给爸妈打了个电话,爸妈开始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怕引起我思乡的情绪,母亲只能一遍遍说“儿,胖了瘦了,我眼睛花了,手机上发的图片看不清了”,父亲后来还是忍不住,问我警察那么忙吗,上次探家最长间隔不到四年,这次五年了,真的那么忙吗!?

我亲爱的父母,您可知儿看的《时间都去哪了》那首歌哭了吗,哭得很伤心,哭得心痛!而且是次日抽空看的重播……爸妈,儿子是南疆警察......


人不行孝何言忠!!!我恨自己……

作者:新疆阿克苏市公安局民警 文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