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能忘记的

“驼峰航线”

---------访黄埔抗战老兵冯宗尧

顾少俊

1940年,日军占领越南,切断通往中国的滇越公路。1941年,德国进攻苏联,中国通往苏联的铁路被封锁。1942年10月,日军攻占缅甸,中国最后一条接收外援的交通线滇缅公路被切断。至此中国对外的全部交通线被封锁。

在蒋介石、史迪威、陈纳德的共同努力下,开辟了一条西起印度汀江,东至昆明的空中运输线。这中间要飞越喜马拉雅山,由于当时飞机的性能限制,在这条航线上,飞机爬升的高度达不到山峰的高度,只能在山峰间飞行,航线两侧无数起伏的山峰如同骆驼的肉峰,故名“驼峰”航线。

从1942年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这期间,几乎每天都有近百架飞机在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的山峰间来回飞行。24小时换人不换机。

驼峰空运历时三年零五个月,航线800多公里,有时为躲避日机袭击,航线北移,飞行距离最多达1200公里。

长达3年多的艰苦飞行中,中国航空公司共飞行8万架次,美军先后投入飞机2100架,双方总共参加人数84000多人,共运送85万吨的战略物资、战斗人员33477人。

当时拥有100架运输机的中国航空公司,损失飞机48架,牺牲飞行员168人。美军共损失飞机1500架以上,牺牲飞行员近3000人。

这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大的悲壮空运。

1945年,二战结束后,美国《时代周刊》这样描述驼峰航线:在长达800余公里的深山峡谷、雪峰冰川间,一路上都散落着这些飞机碎片。在天气晴好的日子里,这些铝片会在阳光照射下烁烁发光,这就是著名的“铝谷”——驼峰航线!

今年91岁黄埔抗战老兵冯宗尧,现居南京,曾飞越过“驼峰”。2014年1月21日,他在家里讲叙当年关于“驼峰”航线的情况。

冯老毕业于黄埔18期。1944年,冯宗尧分到中国远征军坦克七营二连任少尉排长。随后,他被派往印度兰姆伽任坦克教练,那是中国军队和同盟国军队的后方。

冯宗尧说,1944年2月,他从昆明的巫家坝机场上飞机,飞机上没有座位。大家就蹲在里面。美国飞行员说,为了减轻飞机的重量,飞机上不放座椅。因为喜马拉雅山那一带山高都在5000米以上,而且气候多变,有时遇上带雨的云层,飞机上会结上厚厚的冰块,飞机的重量会增加一到两倍,如果不能及时飞离那一段,飞机就会出事。那地方气温极低,又是无人区,即使跳伞,生还的希望也几乎为零。

“飞越喜马拉雅山时,气流强、气压低,飞机上噪音特别大,要把口张开。我即使张开口,到了印度,两天以后才恢复听力。而那些飞行员每天都在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往返飞行。

“我们那天飞越‘驼峰’是好天气,在飞机上看到峡谷间闪烁着晶莹的亮点。后来才知道,那是坠毁的飞机铝片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的光。

“在驼峰航线上大多是恶劣的坏天气,一会儿风、一会儿雨,还有冰雹、霜冻,飞机经常失事。在驼峰航线飞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壮举。不飞不行,前线时刻需要枪弹和各种战略物资。”

在印度,冯宗尧经常听到关于“驼峰”航线上飞机出事的消息。他知道,一天不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这条航线就一直要飞下去。他多次打报告,要求上前线,都未批准。后来领导找他谈话,告诉他,你现在的工作比上前线还重要。

冯老说:“以后,我在印度一心一意认真培养学生,一直到抗战胜利。”

抗战胜利,驼峰空运才结束。这是中美两国飞行员用鲜血和生命开辟的航线,值得后人永远铭记。

最后,冯老激动地说:“好男要当兵。国家只有强大才不会被欺负。”

1945年日军投降,冯宗尧驾着坦克,从印度沿滇缅公路开到昆明,踏上祖国的领土,他深深地感到国家领土完整民族独立自由的珍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