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傅莹:欧盟是否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已无意义

傅莹说,一些过时观念已失去存在的意义。比如说,欧盟一直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现在中国贸易额已排在世界第一位,承认与不承认还有什么意义?“市场经济地位”这个概念恐怕也要自然消亡了。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在此间出席论坛时表示,在国际格局和范式发生深刻变化的大背景下,过去的许多思想、观念和治理方式都面临如何适应变化和如何相应改革的问题。但是,制定新的规则和议程,或者修改国际规则不应再重蹈覆辙,不能再去试图建立新的堡垒,人为把世界重新切割成不同的部分。

傅莹说,探讨“跨大西洋贸易协定”和“跨太平洋贸易协定”的谈判时候,不应该着眼于如何把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国家排除在外。不能试图将发达国家的10亿人同发展中世界的60亿人对立起来,这种想法是不符合时代精神的,也将是徒劳的。

当地时间1月31日,傅莹在出席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参加了“有限的能源,无限的安全风险”论坛,讨论在全球高度关注能源安全的背景下,新兴经济体的作用和影响。

华女外交官反击欧洲人丢大脸

当地时间1月31日,在德国慕尼黑,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出席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式。新华社记者张帆摄

华女外交官反击欧洲人丢大脸

1月31日,在德国慕尼黑,德国总统高克在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式上讲话。 当日,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 新华社记者张帆摄

傅莹表示,当今世界已发生巨大变化,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使资金、技术等生产要素,从以欧美为代表的中心地带,向长期贫穷落后的边缘地带扩散。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得以有机会赶超或进入发展的快车道。世界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战争和冲突已经不再是解决问题的必然和有效手段,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更加稳定。

她表示,在全球化推动生产要素扩散的情况下,国际权力也相应地出现扩散,但这不是单向的权力转移,国际事务更多地呈现由国际社会共同关心和处理难题的状况,而不是由个别国家就可以搞定。 傅莹指出,不能再用陈旧的、你赢我输的观点来看待世界和处理问题,而应代之以全球视野和开放、透明、包容的心态。金砖五国合作就是典型例子,强调的是包容性,不针对某些国家,更不是要从别国手中抢夺权力。

傅莹说,一些过时观念已失去存在的意义。比如说,欧盟一直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现在中国贸易额已排在世界第一位,承认与不承认还有什么意义?“市场经济地位”这个概念恐怕也要自然消亡了。

谈到中国人民正在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傅莹说:中国梦的内涵是,要让每个普通人都有条件、也有能力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不应该,也不可能阻挡13亿中国人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和努力。在世界能源和资源存在有限性的情况下,重要的是通过技术革新实现更加有效的利用,在这方面发达国家有责任也有条件更好地分享技术,帮助和支持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发展还很不平衡。中国面临的挑战很多,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必须集中精力首先做好自己的事。

华女外交官反击欧洲人丢大脸

1月31日,在德国慕尼黑,德国总统高克在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式上讲话。 当日,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 新华社记者张帆摄

华女外交官反击欧洲人丢大脸

资料图:傅莹

回答中国在海湾地区安全问题上可以承担什么责任的问题时,傅莹说,一些人关注如果美国撤出中东,中国是否会填补中东“权力真空”。这是否也是旧观念的表现呢?中国无意取代美国在中东的地位,事实上中国也不认同随意干涉别国内政、包揽他国安全的做法。在世界一些地方,中国确有重要能源利益,比如苏丹和南苏丹。当该地区出现对立冲突时,中方积极参与外交斡旋,并派遣了维和部队,但都是在当事方同意及联合国授权之下进行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