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记忆之---“醉酒”

尘封的记忆之---“醉酒”

凡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会喝酒,所以凡是在有饭局,需要喝酒的场合下谁也就都不攀着我,几十年来都是如此。但会不会喝酒、能喝多少酒,其实原来我自己也不清楚。但一次喝醉酒出丑的经历教育了我,让我永远铭记在心,从此与酒基本绝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当时我部驻地是在贵州省盘县,按照规定,部队干部休探亲假:“己婚干部一年一次,每次30天;未婚干部二年一次,每次20天。”1967年我第一次休探亲假,那时候部队所在地火车还没有通,探家时要想乘火车必须得先从部队驻地坐五六个小时的汽车,到云南沾益或曲靖才能在换乘火车。那时候的火车速度慢,不象现在几次提速后由贵州到北京也就是30几个小时。那时候到北京没有直通车,中途还要转车,所以探一次家,单程路程通常就得走上一个星期左右。

在火车上一坐就是几天,到家后头两天躺在床上都还觉得房间在晃。一天中午在餐车上吃饭,我看见有不少旅客都在喝酒。有白酒、葡萄酒、啤酒。有的旅客喝啤酒一喝就是几瓶,喝的是津津有味。我从校门出来到部队,两年多来自己从来也没喝过酒,可那天也不知道咋的了,也许是心血来潮、也许是在火车上一呆就是几天心里烦,看见别人喝的那么有滋有味我就想:这啤酒是啥滋味啊?要不我也来一杯尝尝?喝完就回卧铺睡觉去?

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就跟餐车服务员说:同志,请给我来一杯啤酒。服务员说:啤酒不零卖,要买就买一瓶。没办法,那就买一瓶吧。买了酒后我先喝了一小口嚐嚐,我的天哪!这是什么味啊?只感觉这啤酒有点象马尿味,我一边喃喃自语吧嗒嘴,一边曲鼻子,逗的旁边的旅客直斜着眼睛瞅我,抿着嘴偷着乐。

作为军人,看到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一下子伤了我的自尊心,于是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杯喝下去了,可瓶子里还剩下一半,退吧?人家不给退,喝吧?实在是不好喝,同时又怕喝醉了,可扔了吧?又怪可惜的,我也是舍命不舍财,思来想去后就把剩下的那半瓶也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了我就回卧铺车厢睡觉去了。

在卧铺睡了一个多小时以后起来方便,起床时到也没觉的咋的,就迷迷糊糊的上厕所去了。谁知道刚一推开厕所的门,身体就不由自主的一下子摔倒了,身体一半在厕所门里,一半在厕所门外,当时我心里啥都明白就是腿脚不听使唤。

我一摔倒以后,就听见有人高喊:“快来人哪!有个解放军同志摔倒在厕所里啦,快来人哪!…”然后就听见有人跑过来的声音,接着就是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我抬进了卧铺。这时又听见广播里播音员说“现在广播找人,现在广播找人,在十号卧铺车厢有一位解放军同志晕倒了,那位是医生请马上到十号卧铺车厢来”广播过后没一会就来了几个医生。医生一边给我模脉一边问我那不舒服,那不得劲。我的天哪,这可叫我怎么回答呀…从此以后,几十年来只要是酒,基本上就与我绝缘了。不是我喝不起酒,实在是丢不起那人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本文内容于 2012/2/20 13:00:53 被煤指远大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5713716_1.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