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终将一起走过历史的风风雨雨

匣中剑

1月23日,一群武装分子穿越吉中边界,进入吉方境内,试图夺取枪支杀死了一名吉尔吉斯猎人,随后被赶到的吉尔吉斯边防军包围,在武装分子拒绝投降并谈判无果后,吉边防军将他们全部击毙。吉方确认,该11人都是来自中国新疆的维族分裂主义分子。

1月24日,新疆新和县发生爆恐袭击案件,48小时内,警方彻底摧毁了该团伙,被警方击毙6人,在实施爆炸袭击时自爆6人,5人被捕。

再往前,2013年新疆也发生多起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4·23新疆喀什色力布亚镇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导致民警、社区工作人员共15人遇害(维族10人,汉族3人,蒙古族2人)。击毙暴徒6人,抓获8人。

6月26日,新疆鄯善县鲁克沁镇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24人遇害,其中维吾尔族16人。击毙暴徒11人,抓获5人。28日,新疆和田又发生暴力恐怖袭击和持械聚集闹事事件,幸处置及时有力,未造成群众伤亡。

8月20日,新疆警方包围了一群正在喀什地区叶城县依力克其乡偏僻地区受训的28名恐怖分子嫌疑人,击毙了其中的15人 。一名排爆的警察牺牲。

10月28日,3名暴徒驾车在天安门撞死2人、撞伤40人,3名暴徒当场死亡。警方随后抓获5名同伙。

11月16日17时30分许,阿布拉·艾海提等9名暴徒,持刀斧袭击了色力布亚镇派出所,致使2名协警牺牲,2名民警受伤。9名暴徒被当场全部击毙。

12月15日23时许,新疆喀什地区疏附县公安局打掉一个暴力恐怖犯罪团伙,民警在萨依巴格乡抓捕犯罪嫌疑人时,突遭多名暴徒投掷爆炸装置并持砍刀袭击,造成2名民警牺牲。公安民警果断处置,击毙暴徒14人,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

12月30日清晨,9名暴徒持砍刀袭击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公安局,投掷爆炸装置,纵火焚烧警车。公安民警果断处置,击毙8人,抓获1人。

短短一年内,密集发生各类恐怖事件9起,造成135人丧生(其中暴徒89人),抓获暴徒39人。这个数字让人心情很沉重,恐怕很难有人能释怀。

于是网络上冒出一堆喊打喊杀的声音,不少声音对于维族、对于伊斯兰教横加指责,但这种指责无疑是不理智的、也是可笑的。

因为128个暴徒这个数字对于近千万维族来说,确实只是一小撮。这一年里,多少维族同胞站出来抵制分裂势力的暴行?牺牲的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多是维族,还有不少维胞被暴徒滥杀,恰恰是维族同胞坚定地站在反分裂的第一线。

事实上,社科院研究员许建英在《环球时报》发表《警惕新疆反恐形势的新变化》一文总结近期恐怖事件的特点之一就是“二是将恐怖袭击对象由主要面向汉族转向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多民族,甚至连妇女也不放过,例如巴楚“4•23”事件”。

这种穷凶极恶的滥杀,只能证明暴徒确实不代表维族同胞的主流民意,假如代表主流民意,他们下手时理应有所顾忌。

至于攻击伊斯兰教更是大谬不然。哈萨克族、回族、大部分维族都信仰伊斯兰教,可他们没有支持分裂,相反都在努力维护着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分裂分子的口号“杀汉灭回”也丝毫没有对于同样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族稍有优待。甚至分裂分子对于维族同胞也在2013年痛下杀手。归根结底,宗教和菜刀一样,只是一种工具,菜刀在歹徒手里是凶器,在好人手里也可以自卫。我们千万不能和菜刀实名制的官僚一般愚蠢。须知,好人信不信宗教都是好人,坏人信不信宗教都是坏人,人的善恶和宗教信仰无关的。

事实上,那些针对维族和伊斯兰教喊打喊杀、把维族和伊斯兰教等同于恐怖分子的声音,反而是在为渊驱鱼为丛驱雀,亲者痛仇者快,败坏了汉族的形象,伤了主流维族同胞的心,干了分裂分子想干而干不到的事情。

为了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我希望那些蠢货能闭上他们的破嘴,不要再发出那些愚蠢下贱的声音。

但是,128个暴徒这个数字虽然只是一小撮,但绝不是可以无视的一小撮。

没有人希望中彩,好好地忽然被人拿着砍刀追杀,哪怕是十万分之一的概率,也足以使投资者和游客对于维族聚居区退避三舍。这样一小撮的存在,直接起到了阻碍民族间正常交流的恶劣效果。

而且一些分裂分子还窃据了重要的位置。

1月17日,《环球时报》报道,中央民族大学学者伊利哈木·土赫提因为和分裂势力相勾结,公然在课堂上为恐怖暴行鼓吹,叫嚣“维吾尔人要用暴力的方式开展抗争”,“维吾尔人要像当年反抗日本侵略一样反抗政府”,而被捕。说起来,这也是很可笑可悲的事情,伊利哈木·土赫提居然要学习“反抗日本侵略”,这个“反抗日本侵略”难道不是中华民族各族同胞共同的历史记忆?难道不正是在“反抗日本侵略”的斗争中,各族同胞同甘共苦,并肩反抗共同的敌人,融合为一个中华民族,发出同一个“最后的吼声”?

可怕的是,这样的人占据了大学教职,教坏了孩子。这不是孤例,如果大家回想一下,75事件时,那些暴徒也是事先潜伏在新疆大学里,在那里集结后冲出来到处砍杀无辜百姓。这表明在大学里确实有那么一股子分裂势力在兴风作浪,否则岂能潜伏得住?

更何况,从恐怖事件的性质来说,也有不祥的转变。早几年的恐怖袭击多发生在城市、发生在汉族聚居区,袭击汉族老百姓;而今年的恐怖袭击多发生了维族聚居区,残杀维族立威,还屡屡围攻当地的政权机关。这什么意思呢?前几年他们只是希望以恐怖袭击吸引注意,而现在,他们自觉力量有所增长,企图以暴力夺取当地政权,以暴力挟制当地维族同胞服从他们的统治,从而迅速扩张力量。这是不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呢?

当然,分裂分子使用暴力并不可怕,一年来的较量已经充分证明了分裂分子企图使用暴力手段只会自取灭亡。可是单纯使用暴力不是分裂分子的出路,也不是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出路。事实一再证明,单纯使用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要仍然存在合适的环境,分裂分子仍然会不断产生。暴力充其量只能暂时维稳。但民族认同的本质是文化认同,真正的交锋仍然是在文化领域。

分裂分子在这些年里披着宗教外衣煽动,伪造历史,这些都是为了在文化领域阻止民族融合的趋势,破坏民族团结。这些伪造史居心叵测,比如阿勒玛斯的“三本书”肆意编造历史:一、明明回鹘发源于西伯利亚,硬说成是发源于中亚;明明蒙古人种的回鹘和印欧系的塞种人完全不一回事,硬说成是同源;以此来杜撰**的历史合法性;二、明明历史上汉族和回鹘关系密切,相互结盟共同对付匈奴和突厥,却被扭曲为汉族和回鹘为敌,历史上骑在回鹘头上的匈奴和突厥却被当做兄弟,把汉和匈奴、突厥的斗争硬说成是汉和回鹘的斗争,硬生生把世代结盟世为兄弟的汉维两个民族说成是世仇。

汉维两族历史上绝非没有矛盾,但民族团结是主流,绝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汉和匈奴、突厥尚且没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不断和亲,匈奴和突厥最终也都大部融合到汉族里,何况世代和汉族结盟的回鹘哪有什么揭不开的梁子呢?可经过这样一些蓄意的伪造、篡改、渲染后,却变成了“反抗日本侵略”性质的民族关系,这真是岂有此理!这种伪造历史,根本就是赤裸裸地制造和挑拨民族矛盾,为分裂祖国服务!

这种文化领域的斗争,我方却未能如反恐那样取得胜利。最典型的例子,网络上那么多喊打喊杀的声音,那些愚蠢地把穆斯林,甚至把维族等同于恐怖分子的声音,从另外一个角度证实了分裂分子的相当成功地做到了挑拨离间。

要挽回文化领域斗争的失败,并不是单单靠组织对“三本书”之流的伪造史的批判这样的小儿科措施就能解决的。至于禁书这样侵犯言论自由的措施只是徒劳地毒化气氛,从来就没有什么效果,就没听说三本书之类的非法出版物能禁绝过,本来阿勒玛斯之流不过是信口开河的骗子,反而隐隐然被禁成了英雄。

归根结底,历史也是工具。人都是只相信自己爱听的话,而不管其真假的。伪造史能存在,正如今天的网络谣言能够存在一样,首先是因为现实中有需要。有人爱听,就有人要造,有伪造史的细分市场,能获利,自然就有人去做。即使你驳倒这种伪造史,分裂分子充其量把伪造史升级换代,编造地更严密些罢了。不去解决现实的问题,弥补现实的缝隙,单纯拼历史是不够的。

何况即使你拼历史,引经据典证明了新疆是汉人早在汉代就屯垦的故土,比回鹘进入新疆早1000年,驳倒了阿勒玛斯之流的中亚起源说,难道分裂势力就承认自己后来是客、是日本侵略者、自动滚蛋?

当你陷入了和分裂势力一样的逻辑,置广大维护统一的维族同胞于何地?分裂势力你可以对他们说滚蛋,维族同胞你也说他们是客?维族同胞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一千年,祖祖辈辈生死歌哭于斯,你说他们是后来的客,是日本侵略者,他们心里能舒服吗?新疆是中国的新疆,是各民族的共同家园,各民族都是祖国母亲的一奶同胞,各民族都是新疆的主人。对分裂分子那些谬论驳是要驳的,但我们不应该跟着分裂分子的逻辑走。

须知北美殖民地和英国还有着共同的历史,共同的文化,共同的民族起源,北美殖民地自己也不否认这些,可在现实中,当两者利益背道而驰时,最终北美仍然找了个“无代表权不纳税”的借口独立出去。其实他们根本不稀罕在英国议会的代表权,那点毛毛雨的税收还不够支付保护北美殖民地免遭法国攫取的英国驻军的费用。可既然英国的政策限制了北美工商业的发展、限制了北美殖民地掠夺印第安土地,有这种现实的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他们就是要找借口独立,不是吗?

应该说,中国今天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和封建时代的关山远隔封建割据完全不同,全国大市场已经形成,全国经济日益融为一体,中国且还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甚至远隔大洋的国家和民族都希望和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绝没有说维族反而想独立出去跳下这班快车的道理。长远看,新疆和内地的利益是高度一致的,在这个意义上,任何分裂势力都一定不能得逞。

可是现实情况是,尽管新疆的发展速度远远高于同一地区中亚五国的发展速度,但维族因为各种客观原因并未能充分融入这个发展过程,一定程度上被边缘化,由此产生了相对被剥夺感,这才是分裂势力能够兴风作浪的根源。

两个民族能融合在一起,首先是共同的地域形成的共同经济联系,然后是在共同的经济交往,共同的生产劳动中双方的语言、习俗的互相包容和接近,最后是共同的历史形成了共同的文化。因为一个民族的文化其本质是该民族历史发展的沉淀。今天五十六个民族生活在一个国家里,经济日益一体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还将继续生活在一起,共同经历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风风雨雨,共同劳动,并肩战斗,共同的历史终将塑造共同的文化,最终将我们融合为一个中华民族。

这就像历史上的华夏族和楚蛮族,两个民族在汉代融合为汉族。今天,当我们以“风骚”并称来指代汉文化的时候,正是指代汉文化的两大源头——以《国风》代表的黄河流域的华夏文化和以《离骚》为代表的长江流域的楚文化。今天,谁又会把楚辞当做异族异质文化来排斥呢?不但文化融为一体,历史也融为一体,不但汉朝之后的历史是共同的历史,即使之前的楚国史,我们也一样当做自己的国史来研究来学习,难道不是吗?

可是!如果我们连第一步共同经济都做不到位,我们又如何实现民族融合呢?

遏制分裂势力,自推动民族融合始!推动民族融合,自经济一体化始!

怎么实现经济一体化呢?

首先是大力推动双语教学,大力推广普通话。

语言是工具,是人际交往的工具,共同语言是共同经济圈的显著标志。经济密切相关,语言才能逐步融为一体。共同语言,反过来也极大促进了经济在内的各方面交往。因此推广普通话是必须的。

有些人说,推广普通话是强行同化,是扼杀少数民族文化。

这是谬论。

推广普通话和维语教学并不矛盾,各地都有自己的方言,在解放前没有推广普通话的时候,方言差距之大,甚至十里不同音,可推广普通话之后,并没有导致方言和地方文化消亡,恰恰相反,不少地方文化的元素通过普通话这个载体向全国渗透。语言是工具,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文化通过语言这个载体来传播,好比你坐火车、轮船、汽车、飞机这些载体去旅行。你综合使用了多种交通工具,你能去的地方只会更多,而不是更少。相反,顽固地坚持只使用一种交通工具,你还真是有些地方去不了。把文化的消亡归咎于语言,是荒谬的。

就拿楚辞来说,屈原行吟汩罗时,使用的可是楚音,一傅众咻这个成语故事说的就是楚国语言与中原不同,可你今天朗朗咏诵楚辞的时候,你有障碍吗?难道因为你使用的语言不是屈原的语言,楚辞就不是楚辞?楚文化就从汉文化里消失了?

不仅楚辞,就拿《诗经.国风》为代表的中原文化来说,几千年来,语言也几经变异,《诗经》产生之时,使用的是“雅言”,到了汉魏西晋是“洛语”,东晋南迁后是“吴音”,隋唐以金陵雅音和洛阳雅音为基础正音,南北朝官音融合形成长安官音(秦音)。明和清中期以前是南京官话,清中期以后是北京官话。这里语言一直在演变,一个又一个民族融合进来,不但民族的融合改变着语言,文化的传播一样带来巨大的影响。比如佛教的传播,就对语言的词汇、音韵产生巨大的改变。假如把文化和语言划等号,且不说你会不会上古雅言,恐怕连洛下书生咏你都做不到吧?难道你今天以普通话诵读的《诗经》就不是祖先留下的传统文化?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但语言只是载体,语言不等于文化。欧美各民族不再使用古拉丁语、古希腊语,可他们并没有因此就认为自己不是古希腊、罗马文化的继承人(虽然严格说起来,阿拉伯—土耳其文化才是古希腊、罗马文化的正宗嫡系,欧美只是旁支)。欧美文化也不会因为不再使用古希腊语古拉丁语就灭亡了。

何况维语并不会类似拉丁语那样灭亡。

推广普通话,只是增加一个语言工具,使得维族同胞可以使用这个工具搭上中国经济的快车,在以自己的辛勤劳动给中国经济快车添煤加水的同时实现各民族的共同发展共同富裕。这个并不排斥维语的使用,正如中国经济发展不曾排除粤语、沪语等各地方言的使用一样。

维族聚居区的政府机关仍然必须以维语为第一工作语言,听说有的地方政府表格只有汉字的表格,这种行为令人愤怒,人为制造民族矛盾,岂有此理!政府,乃至一切公共服务提供机关,都必须牢记自己只是服务部门,服务于本地人民,本地人民怎么方便就怎么来。

我们也绝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民族同化。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假如当年楚蛮族被同化,楚文化灭亡,汉文化只继承了华夏族文化的传统,灿烂的汉文化没有了楚辞,只剩下诗经,没有了深受楚辞影响的汉赋,还成其灿烂吗?还能铸就后来的辉煌吗?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死水难免干涸,封闭的文化是无法自存的。只有将五十六个民族的文化熔炼为一炉,才能成就一个强盛的中华民族。

维族文化增加了汉字、普通话这些载体,只会传播更广、更加灿烂。政府有责任组织对维族历史文化各方面文献的全面翻译到汉语,要想推广普通话,也必须做这个工作。正如我们今天使用普通话诵读楚辞,维族同胞也应该方便地找到维族各方面文献的汉语版本,这样使用起来才不会有文化的割裂感。

母语和外语的区别就在于文化割裂感。因为我们在外语里找不到本民族的文化典籍,即使有,也翻译的很烂,因此没有文化归属感。我们读英语,英语老给我们一种乡巴佬的感觉,其实是因为西方文化相比中国文化是很土的,西方历史短没啥文化沉淀,而且短暂的历史大部分时间还处于黑暗愚昧之中,让人不屑一顾。英语缺乏了中国文化的滋养,我们自然觉得英语缺乏美感土得掉渣没文化。

所以,光光推广双语教学光光推广普通话还是不够的,那只不过是类似普及英语教学一样,只是增加一门工具语言,方便维族同胞融入中国经济发展。但要想实现民族融合,还必须走第二步,学习和吸收维族文化,将维族历史文化各方面文献全面翻译到汉语,使得维族同胞在汉语语境里也和维语语境里一样能找到文化归属感。

然而,光光这两步还是不够的。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维族文化焕发出巨大的活力,而不是一个博物馆里的东西。铜车马再精致,也只是两千年前的高科技,在今天,路上哪里还用得着呢?这不是我们对维族文化的期许,我们期待于维族文化的,是希望能像楚文化带来的楚辞、佛教文化带来的四声、满族文化带来的旗袍那样深深地影响中华文化的形成,成为中华民族的活着的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这一步有难度,因为文化只有适应社会的快速发展而发展,才能活起来,在社会发展的激流中也难免要有所取舍。

没有什么比放弃更难的选择了,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彼得大帝剃掉俄罗斯人的大胡子,都很艰难,不但彼时艰难,今天亦然,君不见,直到今天还有人把汉服狭义理解为当年贵族的礼服,幻想恢复吗?然而,什么才是汉服的本质呢?

“完且弗费,善衣之次也。”在适合当时裁缝水平物质水平的条件下,既功能完善,又不浪费布,这才是深衣汉服的特色吧?也是因为这样,汉服才能长期存在和发展吧?相反,用于标识等级地位,神神鬼鬼捣腾什么“天人合一”的贵族礼服的汉服,又怎么可能不随着王朝的覆灭而消亡呢?恢复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汉服是一件小事,汉服的取舍也比较简单。在社会急剧发展的情况下,我们在文化传统上经常会面临远比汉服更艰难的选择。但是我希望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干傻事,做出保留了吃粽子却放弃了屈原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样的可笑选择。假如我们放弃了爱国主义的精神实质,就算我们保留了吃粽子的表相,那也不过是行尸走肉,枉自冒充中国人罢了。

一种文化只有经过取舍,经过重构,适应了社会的急剧发展,才能发扬光大,维族文化也是如此。这一步却只有生活在其中的人民才能做到,也只有人民才有发言权,因为一切文化传统,只有根植于人民的日常社会生活中才有生命力,离开了人类劳动,只会如贵族的礼服汉服一样走向灭亡。封闭的文化,如分裂势力叫嚣的杀汉灭回,这种对兄弟民族的排斥,并不能使得维族文化发扬光大,反而是一剂致命的毒药。

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加速民族融合遏制分裂势力,当然不止是这些文化方面的工作。就眼前的工作来说,当然也有不少,比如驳斥“三本书”之类的伪造史,比如发展经济,类似伊宁县这样,四年来每年冬季都对农民组织培训,发给培训工资,学习双语学习劳动技能,这些都是很棒的做法。其实还有很大的空间,福建小小的沙县,政府出面培训农民掌握小吃技能,使得沙县小吃走向全国,一个沙县小吃就直接使得十万农民脱贫,何况新疆花果飘香、饮食自成特色,怎么就不能有所作为呢?

但这些文化方面的宏观长效基础的工作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可这又是无法回避的最重要的工作,因为归根结底,民族认同是文化认同。

最后归纳一下在文化方面要做的工作:

1、大力推广双语教育,推广普通话,促进经济一体化;

2、吸收维族文化,全面精美翻译维族的历史文化文献,这既塑造文化的归属感,也是文化融合的关键一步;

3、扶助维族同胞发展自己的民族文化,各民族文化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学习,形成中华民族文化的百花齐放。

我还要强调,这些工作无一不依赖于维族同胞的积极参与,不能有丝毫的强迫,不急不躁。因为民族认同本质是文化认同,文化的本质则是社会历史发展的沉淀,急躁不得。

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奶同胞的兄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家里,同呼吸共命运,我们别无选择,我们终将一起劳动创造财富,我们终将并肩作战反对共同敌人。我们一起经历历史的风风雨雨,同样的苦难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我们终将在共同的历史里相濡以沫,发展出共同的文化,融合为一个民族!

很高兴一路上

我们的默契那么长

穿过风又绕个弯

心还连着像往常一样

于屏山

2014-1-28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