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无法还原的过往

顾少俊

在抗战期间,有一个潜伏在沦陷区杀日寇、除汉奸的特殊群体。

失手了,他们只能默默承受由此引发的不堪后果;成功了,不露一点声色,即刻去接受更为艰巨的任务。

他们隐讳自己的年龄、婚姻、父母、籍贯……

他们比战场上殊死杀敌的将士更加不易!

胜利的辉煌中,有他们无私的奉献。但作为个体,永远在幕后静默。

他们为国牺牲了,身后可能会背上骂名,还不能及时告知家人,他们的父母还在永久的期待。

人们不应遗忘他们,因为抗战的旗帜上,有他们血染的风采。

在江南,一位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的爷爷就是那个群体中的一员。

他爷爷1971年过世,时年69岁,是黄埔学生,抗战前加入军统,接受过特殊训练。八年抗战期间,他爷爷一直在沦陷区潜伏,抗战胜利后才回家。

八年,他爷爷在敌占区干了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当时,派往上海的特工一批批被破获、虐杀。蒋校长点名让他爷爷前往。这位“天子门生”不负重托,出色地完成各种特殊任务。

蒋校长还都南京,授他抗日勋章,请他爷爷吃饭。四个菜、一个汤,两个人聊天说地,和谐非常。

当时,这成了村里、乡里、县里的骄傲和自豪。能和校长一起吃饭,一定是嫡系中的嫡系,精英中的精英。

爷爷从未讲过,自己立过什么功,而享此殊荣。文革期间,他见到,一次次有人来家里找他爷爷谈话,要他爷爷端正态度,老实交待。最终以“军统特务”为由把他爷爷关进牛棚。当时,所有亲人都和他爷爷划清界限。唯有这位志愿者的母亲,每天给他爷爷送饭,直至过世。

爷爷过世时,这位志愿者只有14岁。他见过爷爷的一张戎装照片,照片上的爷爷英姿勃发。他无法把这与他爷爷的形象连在一起。

他无法知悉当年爷爷出生入死的感人事迹,似属憾事。但是从爷爷的那枚抗日勋章,可以断定爷爷是一位抗日勇士,民族英雄。想到这一点,这位志愿者很坦然。

这位黄埔后代,敬重他爷爷,秉承了他母亲的善良品性,一直从事关爱抗日老兵的工作。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