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敬禮致歉”抗戰老兵程雲病逝 享年92歲

原標題:南京“敬禮致歉”抗戰老兵程雲病逝 享年92歲


南京“敬禮致歉”抗戰老兵程雲病逝 享年92歲


去年參加南京保衛戰研討會的程雲 現代快報記者 顧煒 攝

還記得向南京市民敬禮致歉的4位抗戰老兵嗎?

昨天晚上,一個令人心痛的消息傳來——

“我等幾位對不起南京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時候部隊慌亂,沒能很好地組織戰斗,使得南京人民在之后的日子裡飽受痛苦,在此向南京人民道歉了……”還記得向南京市民敬禮致歉的4位抗戰老兵嗎?2013年12月13日,現代快報“老兵致歉”相關報道引發了巨大社會反響,數十萬網友跟帖評論,大家心疼地表示:“你們盡力了!”

令人遺憾的是,才過去一個多月,其中一位抗戰老兵程雲就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昨晚9點半左右,程雲老人因病離世,享年92歲。

現代快報記者 劉偉偉 毛麗萍

突然的噩耗

昨晚9點半

老人停止了呼吸

程雲和另外3位抗戰老兵向南京市民敬禮致歉的鏡頭,已經牢牢地印在很多人的記憶中。那時,程雲的身體就已經有恙,無法做到“標准敬禮”,當時他說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誰都沒想到,幾天后,老人就住進了醫院。

“之前老人也住過院,但問題不嚴重。”程雲的侄子程孝明告訴現代快報記者,老人身體惡化是從去年12月17日前后開始的,當時因為胸積液住到了省中二院,到月底才出院。

到了今年1月中旬,老人又一次因為胸積液住院,而且病情逐漸加重,“醫生說胰腺和膽囊也有炎症。”這麼多年來,一直是程孝明照顧著老人。他告訴記者,前幾天老人轉到省人民醫院急救科時,已經不能講話了。

昨天下午,記者在省人民醫院急救科重症監護室見到了程雲。老人安靜地躺在病床上,雖然身上插滿了管子,但眉頭舒展,表情寧靜。

昨晚11點左右,記者獲悉,程雲老人於昨晚9點半停止呼吸,離開了人世。

得知程老去世的消息,南京民間抗日戰爭博物館館長吳先斌不禁扼腕嘆息。夜裡11點多,無心入睡的他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裡寫道:“願程老在天堂過得安詳,願天堂裡沒有槍炮聲。”

簡單的心願

老兵墓園建好后

把骨灰放進那裡

程雲今年92歲,沒有子女,唯一的養女在多年前失去聯系,生活上一直依賴侄子程孝明的照顧。

幾年前,程孝明家拆遷后搬到了典雅居小區,程雲不願意離開。程孝明就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后街花300元租了一間單室套給叔叔住,方便他到紀念館周邊溜達,與街坊鄰居嘮家常。房東后來聽說程雲的事后十分感動,堅決不收房租。

看到叔叔病重,程孝明也隻能干著急。他說最近這段時間,叔叔大多數時間處於昏迷狀態,即便是能聽到說話聲,也隻能微微點頭或搖頭。程孝明說,在昏迷之前,大概1月5日前后,他曾經和叔叔有過一次深談。那時,程孝明決定告訴老人真實的病情。

“我怕叔叔隨時走了,留下遺憾。”程孝明眼裡含著眼淚,回憶著當時的情景。

聽完侄子的話后,程雲並沒有多說什麼,可能他早就猜到了自己的病情,很平靜。

“不要麻煩,一切簡單辦。”這是程雲告訴侄子的最后幾句話。程雲囑咐,他走后就將自己火化掉,不要買墓地,不要大操大辦,如果老兵墓園建好了,就把骨灰放到那裡。

歷史的遺憾

保衛戰老兵

南京隻剩下2個

程雲的身份其實很特殊,他既是抗戰老兵,也是南京大屠殺幸存者。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告訴記者,程雲去世后,南京城內健在的、參加過南京保衛戰的老兵,如今隻剩下李高山、駱中洋兩人了。

據介紹,目前參加南京保衛戰的抗戰老兵都年事已高。為保留歷史証據,此前,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馬振犢先生等人編著了《南京大屠殺史料集·南京保衛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聯合編纂了《南京保衛戰殉難將士檔案》並出版發行。“從學界的研究來看,對南京保衛戰的研究開始於20世紀80年代,但實際上直至20世紀90年代,學界並沒有從一個完整的角度來研究南京保衛戰。”

朱成山表示,南京保衛戰的史料挖掘工作還將繼續,對於具有“抗戰老兵”、“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雙重身份的老兵,南京大屠殺幸存者援助協會、民政部門的經濟援助也將持續。

昨天記者在醫院採訪時,不少市民了解到老人的身份后都很感慨:“馬上就要過年了,真希望老人熬過這關!”

遺憾的是,老人沒能熬過這一關,願他在天堂安息。

(原標題:“敬禮致歉”的老兵程雲病逝 願天堂裡沒有槍炮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