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爸应该会来接我吧?”

放学了,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雨。空气很凉,一阵阵风吹来,让人觉得凉的刺骨。

这样的天气下,母亲一定会让父亲来接我的。果然,刚出校门,就听见父亲喊我的声音,父亲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我的面前。车还是那辆“洋车子”,伞也还是那把黄油伞。

“上来。”

父亲一手抓着伞,一手握住车把。我加快步伐,跳上了后车架。

“抱住我,别掉下去了。”

我应了一声,双手紧紧搂住父亲,父亲便蹬车出发了。

路不太平,坑坑洼洼的,尽是些水坑,所以车行的很慢。父亲一边将伞尽力往后靠,一边问我:

“淋着了没?”

“没有。”

父亲便放下心来,继续骑车。可是,雨伞无法完全遮住我们两个人,我被雨伞遮的严严实实,而父亲的前半身却露在伞外。雨水打湿了父亲的头发、衣服……唯一没湿的只有父亲的后背。父亲的后背依旧是那么暖和,好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记得小时候,家在农村,村里唯一的小学离家有三四里路。如果赶上下雨,原本干裂但是平实的道路就会变得泥泞不堪,而父亲总会来接我回家,就像现在这样。只不过那时候,这把雨伞可以完全遮住我们两个人。我们爷俩在一把雨伞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回家。车子虽然在晃动,却不必担心摔倒。这时候,只觉得父亲的背好宽,好厚,散发出一阵阵的热。听着雨水击打雨伞的声音,还有自己和父亲的呼吸声,感觉这时的父亲是那么慈祥、那么和蔼。

一阵剧烈的颠簸将我拉回到现实中——车子似乎不受控制了。

“儿子,快跳。”

我立刻跳下车来,两只脚陷进了泥中。而就在我跳车后的那一刹那,父亲却连人带车翻倒在地。我连忙上去扶父亲,父亲的衣裳被泥水浸湿了,雨伞上也沾满了泥土。

“唉,我老了。”

这时,我才发觉到父亲的后背已不如以前一样挺拔了。透过晶莹的雨滴,我发现父亲的头上不知什么时候长出了几根银发,平时我怎么没注意到呢?

“不过你也长大了,不会像以前一样摔倒哭鼻子了。

父亲看了看车,又捡起那把见证过沧桑的雨伞,对我说:

“儿子,你看,车和伞都脏了,不如我们走着回家吧?”

“好。”

我从泥泞中扶起那辆老车,父亲举起雨伞想给我挡雨。

“爸,伞还是您打吧,您别感冒了,再说我已经长大了,也该经历经历风雨了。要不我们来个比赛,看谁先到家,我先走了。”说着,我便推着车在风雨中行走,接受着风雨对我的洗礼,那一刻我真正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

父亲看着我欣慰的笑了,收起了雨伞,与我一起在风雨中驰骋。

“儿子,慢一点儿,我都赶不上你了。”

“爸。快点儿,马上就到家了。”

风雨再大,挡不住我前行的路,因为,我有一个温暖而坚实的依靠——父亲的背。父亲像一位领路人,拉着我的手走过了这十几年的路,剩下的路,我一个人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我突发奇想,将来,我也是要做父亲的,我的背是不是够宽、够厚、够温暖呢?


本文内容于 2014/1/30 10:21:59 被诸葛正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