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光德式师 国民政府抗日决心之铁证!


1930年代初,中德军事合作渐入高潮,来华德国军事顾问的级别与规模逐渐提高,原先带有遮掩耳目的私人性质而逐渐转为公开的官方援助。同时中国蕴藏的丰富自然资源(特别是如钨、锑等战略资源)和广阔的工业品市场,也正是德国复兴的重要便利条件。

中德双方签署了《五年军事工业发展计划》,德国开始帮助中国建立军事工业,并在中国军事工业尚未建成前向中国提供军事装备。而且第四任德国军事总顾问前德国国防军总司令汉斯·冯·塞克特上将在协助中国整军建军方面,提交《陆军改革建议书》,提出了以有限的物力财力,首先建立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小型核心示范武装,再分批分期完成全国60个师的整编,他认为中国有这样60个师的精锐常备军就足以应付各种状况了,这就是国军30年代60个整编师方案的来源。

中日战争前,国军已经完成了四个师的建制,分别是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师)、中央军36师、87师、88师。

这四个师的装备,步枪为德制1924年式标准型毛瑟系列步枪,也就是K98的前身(也有国产中正式)。

最遗憾的是轻机枪,MG-34竟然没有采购(据传因该机枪太浪费子弹...国军当时负担不起子弹的消耗!),用的是国产仿捷克ZB26,数量不少,每班至少一部。

重机枪为马克沁的二四式水冷式重机枪,是德国送的图纸,国内生产。当时财力有限,3个排有6挺,这是德国国防军标准的一半。

重炮营,还是因为财力问题,四个师只各配有一个。 12门德制75毫米克虏伯山炮(全进口的),4门德制37毫米Pak35战防炮,6门20毫米高射炮组成了全部家当。

每个步兵团还有迫击炮连和小炮连各1个。

另,国军还从德国进口了31.5万顶M―35钢盔(1936年前)。

依照德国顾问的意见,这三个师和教导总队,都是作为国军新式整编的示范单位,不应轻易将其调上战场。为此德国顾问与蒋介石曾发生冲突。

87师88师的前身是蒋介石的警卫师,是精锐中的精锐,1933年9月,在第87师和88师两个师的补充旅共四个团基础上,组建了第36师。

这三个师在古代就是禁卫军了。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伊始,87师调防江阴,88师作为预备队在苏州并没参战。

1932年2月14日蒋介石将分驻京沪、京杭地区的第87、第88师组建成为第5军,由第87师师长张治中兼任军长,统一指挥第87师、第88师、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此时总队长为唐光霁)和独立炮兵第1团山炮营等部开赴上海,加入第十九路军序列。此时的第5军汇集了第87师、第88师和教导总队,全部是德式部队,是中央军系统内的绝对王牌精锐!这样的嫡系精锐尽数投入,国民政府抗日之心可见一斑。

5月5日,休战协定签字,一二八淞沪战役结束。第5军在淞沪抗战中,军官阵亡83人,伤242名,失踪26人;士兵阵亡1533人,伤2897人,失踪599人,合计阵亡1616人,伤3139人,失踪625人,伤亡总数高达5380人! ――德国军事顾问为此痛心不已!

1937年8月9日在上海发生了虹桥机场事件,驻沪日军全部提高了警戒,但没有开始进攻。

8月11日21时,蒋介石命令第87师、第88师于今晚向预定攻击出发阵地推进,准备对淞沪地区的日军提前展开围攻。

87师在江阴、苏州、常熟等地征集300多辆汽车,连夜开赴上海。 87师在新式中央军整建计划中,曾作为机动作战摩托化运输的战术试验单位,多次进行过运用摩托化车辆实施远距离机动的训练,所以此次进军上海,87师能够迅速利用就地征集的车辆实施运输,组织有序行动迅捷,这也是中国军事史上首次进行的师级单位摩托化运输,88师则在无锡、苏州地区登上紧急征用的火车,直接铁运上海。

8月12日,87师进入上海吴淞、江湾一带,88师到达真如、大场,装备德制150毫米重炮的炮兵第10团第1营在大场开设阵地。

8月13日9时15分,88师262旅523团第1营打响了第一枪,八一三淞沪战役爆发!(国军先开火,豪气!!!)

8月14日,国军发动第一轮总攻,88师直接攻打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88师264旅旅长黄梅兴阵亡。

16日,87师向日军发起攻击,多处突破日军防线,日军调来坦克以及预备队,才阻止了87师的凌厉攻势。但87师还是攻占了五州公墓、爱国女校等地。

德国顾问根据几天来的战斗,认为我军伤亡大战果小的原因是攻击敌军最坚强的据点,以硬对硬,所以难以取得进展。因此必须改变战术,从敌人脆弱之处突破,割裂敌军战线之后再予以各个击破。遵循这一原则,88师指挥参谋人员和德国顾问一起研究制定了“铁拳计划”,挑选较有作战经验的精锐官兵组成突击队,配属各种近战武器,并有强大炮火掩护,力争一举突破日军防线,然后不顾一切持续深入突进,其目的不在于夺取敌据点和杀伤敌人,而是以持续不断的推进来破坏敌军阵地的稳定,造成不利于日军的态势,为主力部队大量歼敌创造条件。――这一战术思想正是日后德国在二战中大显神威的“闪击战”的精髓!

虽然“铁拳计划”开始相当顺利,但日军的死守和工事阻滞了国军的进攻,导致突贯攻击最后还是不得不演变成对各点目标施行强攻,原先的意图没能得到彻底贯彻,因此虽然获得了不小战果,但还是失败了。这一仗极其惨烈,双方死伤至为惨重。

18日,36师从西安星夜赶来,到达上海北郊的吴家宅地区。

20日,87师和36师突入杨树浦租界进至岳州路的有利态势,以主力向汇山码头突击,实现中央突破,切断日军左右两翼的联系,然后向两翼卷击。为此将刚从南京赶来的装甲团战车营的战车第1、第2连的六辆英制维克斯6吨轻型坦克配属生力军36师,以装备德制37毫米战防炮的教导营配属给87师,进一步加强其突击力。 (国军把为数不多的装甲部队也投入了!!!)

21日,另一支德式部队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也从南京抵达上海江湾地区。至此,国军的四个最精锐的德式师已经全部投入了战场。

加上之前的战车营和战炮营,蒋介石已经拿出了所有的德械部队,如果说蒋中正消极抗日,那他这样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呢?

23日3时,36师经过短暂调整以3辆坦克和3个步兵营再次向汇山码头发起攻击,此次步坦协同比昨日大有进步,坦克接连摧毁日军多处阵地,步兵以血肉之躯吸引纵深日军重机枪火力,掩护坦克突入敌阵将其摧毁。战至5时,再次冲入汇山码头,并肃清码头日军。但日军停泊在黄浦江上的军舰立即以舰炮猛轰,接着百老汇路两端日军在飞机支援下从两面反扑,国军坦克全部被毁,冲入码头的官兵死伤累累,一营仅数十人生还!被迫退回唐山路,此次突击功败垂成!

至23日,国军各部的猛攻,已切断日军两翼,压迫其主力收缩至陆战队司令部和公大纱厂等几个孤立据点。杨树浦日军面对国军勇猛突击,惊恐之下竟纵火为障,百老汇路、公平路等地的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更有三批共约四五百人慌不择路逃至外白渡桥,向守卫租界的英军投降!缴械后被关押在外滩公园。

8月23日,日军后续部队第3师团在川沙登陆,直接威胁到中国军队的侧后安全。因此八一三淞沪会战期间进攻日租界的战斗就此告一段落,从此后日军从守势转为攻势,战役态势也随之逆转。

从8月13日至23日,国军投入以德式师为代表的精锐主力,进攻日租界,鏖战整整十日,史称“十日围攻”。

淞沪会战第一阶段,是运用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德式师精锐部队进行的第一次三军立体协同作战,德式师在战役中的表现,令日军也赞叹不已,在日军战史上什至将淞沪会战称为“德国式的战争”。

8月23日后的淞沪第二阶段作战中,36师、87师、88师虽叠经苦战,伤亡惨重,但是依然坚持战斗在第一线,除以主力继续攻击市区的日军,还不时抽调部队对外围日军进行反击,以巩固防线。

9月26日又一支德式部队税警总团投入淞沪战场。抱着必死之心的全团官兵基本上都是阵地共存亡,日军必须消灭全部守军后方能占领阵地,10月15日税警总团终因伤亡太重而被调至后方休整。

10月24日至25日,国军因侧翼受制,被迫沿苏州河以南仓促建立防线,36师、87师、88师和税警总团等德式部队均在其列。

为掩护全军后撤,88师仍坚守闸北市区阵地,死守不退,给予日军重大杀伤,被日军称作“可恨之师”!

目睹闸北之战的英国驻上海部队司令斯摩兰准将感叹到:“从来没有看见过比中国军队最后保卫闸北更壮烈的事了!”――88师自8月13日开战以来,一直就在闸北作战,最初是十日围攻,随着日军在宝山登陆后战役重心北移,88师对当面日军采取守势,形成对峙,直至10月27日撤离,足足坚守了两个半月,未失寸土。 (524团副团长谢晋元率该团第1营死守四行仓库)

直至11月5日,德式87、88、36师和教导总队已经在战役中阵亡70%以上的官兵,税警总团基本损失殆尽。

德式师主力凭借平素严格的训练和严明的军纪,在战役后期的撤退中没有溃败,36师和88师于11月15日建制基本完整地撤至南京,87师于12月上旬从镇江撤回南京。

12月初,南京会战开始,国军从第三战区和第七战区先后调集11个师,加强南京防御力量。此时,南京卫戍区的总兵力才勉强达到15个师,约10万人。其中德式师的精锐――第36师、第87师、第88师和教导总队都在其列,但是这些部队经过淞沪会战的损耗,有的进行过四五次兵员补充,接受过德式训练的精兵所剩无几,平均只占部队员额的20%,总体战斗力与开战之初已相比,最多只及五成而已。

蒋介石希望德国能从中斡旋,特意改变将国军唯一的装甲部队――装甲兵团撤往湖南的计划,将装备17辆德制pzkpfw1-a型轻型坦克(即I式a型)的战车第3连留在南京。

南京会战的结果比淞沪会战更惨,,导致87、88师和教导总队均在防守战中损失殆尽,幸存官兵大部也在南京城内被屠杀,战车3连全军覆没。

德式师唯一幸存的36师,又在武汉会战中坚守富金山9天9夜,以坚韧顽强的防御迟滞日军第2军的攻击,毙伤日军第13师团逾万人(其中第26旅团长沼田德重少将重伤,其所属四个联队长亡二伤二)​​,为国军赢得了调整部署的宝贵时间,彻底粉碎日军越过大别山迂回武汉的战役企图。

此役之后,36师1万4千人的部队最后只有800人撤下阵地。

经历了淞沪会战、南京会战和武汉会战,国军装备最精良、官兵素质最高的三个德式师和教导总队,在抗日战争第一年就已全部被消耗殆尽。

依照德国顾问的意见,这三个师和教导总队,都是作为国军新式整编的示范单位,不应轻易将其调上战场。

面对德国军事顾问的再三劝阻,蒋介石仍将部队中的最精锐师团派遣上阵,说其消极抗日,是不是太荒谬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