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年快到,地方搞个游园,我是工作人员。白天在场内东走西走,看人下棋,我负责跳棋登记。只有象棋和跳棋项目,参加人还挺多,气氛平和,站着也不觉得累。我可从不下棋,但是规则是懂。

入夜,先睡了,有电热毯,很是舒服。

许久,眼前有柔和的亮光,看见有个象棋盘宽约六七十厘米,已经走好几步了,我站在持黑这边看棋盘,发现有三个棋子不是车马炮,像是比较简单的甲骨文符号,似乎线条有点色彩,我神定了一下,有点恍惚。

有点动静,我微微抬起头看对面,好像在我右手边刚过来,站在棋盘红方,个子不高,身着暗色外衣不黑,是邓公。棋盘台子高到腹部,眼神看棋盘没说话。

在棋盘左边有位女士估计三四十岁,半侧面,长发遮住脸,眼神看棋盘。

我也看棋盘,灯光柔和,心平气和。

接着,女士像是鞠躬,头挡住我看棋盘视线。我看着女士黑发,有黑色线条发夹,轻轻说了声“我想下棋”。然后抬起,恢复我看棋盘视线。

我还看棋盘,那个像甲骨文字的棋子,我分不出车马炮,在想。。。。

接着,身后有动静,我转过身,他们已走到门口,女士比邓公几乎高出一头,走在身后,像是穿暗绿色上衣或者灰黑色,记不清了。门距离棋台有四米,就在身后,是两扇门,每扇七十厘米左右。

我也过去,不见人了,门没关好下半部有条门缝,像是木板变形,往外弯,门是往外推开的。

我试着关好,合不平,我推开左边那扇,竟然下边的合页脱出,当时一忙,全身用力持门,就醒了。当时是2014年26日凌晨。那不是我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