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长时间以来铁血中的很多人虽然反对西方的对华态度和行为,但是非常认可西方人发明的丛林法则,在学术界称之为社会达尔文主义。因为西方人源自达尔文的生物进化理论创建的这个地缘派生学说不少的中国人认为是有效的且是合理的,罔顾在这个理论的支配下中国人自1840年为向西方人验证这个理论的有效性真理性而死亡多少人损失多少财富的事实而极力推崇这个悖逆基本社会人伦的理论。

首先先弄明白什么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由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演绎而来的。

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地球上的生物,随着环境的变迁,有一个由低级生命形态向高级生命形态逐渐进化的必然趋势。生物若不能随着环境的变迁而发生相应的变化,则必然遭到灭绝。从生物进化论的角度看,达尔文主义无疑是科学的、正确的。

在达尔文的进化论问世之后,斯宾塞提出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社会可以和生物有机体相比拟,社会与其成员的关系有如生物个体与其细胞的关系。作为一种社会学理论,斯宾塞这种观点无可厚非。然而,他把生物学中的遗传、变异、自然选择等概念引进社会学,就未免有些牵强。至于他把生存竞争作为社会发展的规律,则完全混淆了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本质差异。

其实,丛林法则并非是西方人的专利,早在中国古代统治集团在进行利益博弈的过程中就在自觉地或不自觉的运用这个法则和理论了,只不过是西方人将这个法则用文字的形式体现了出来理论化了而已。因此,这个法则是在人类早期的时候解决利益冲突时而产生的,而利益冲突的核心是各个利益相关者为了争夺稀缺的资源,最后的优胜者自然的就被认定为最优秀的一方,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自然法则的。可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了现在,人类无论是社会中的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组织,个体与国家,国家与国家之间都有了比较合理的沟通渠道,可很多人依然奉并不代表人类文明进步的从里法则为圭臬岂不是可笑吗?丛林法则本身就是为霸权服务的,而缘何到现在依然被霸权伤害的国人要支持这个呢?令人费解!

中国要不要拿这个理论做为解决国家间事务的行为指导理论呢?

首先,中国的传统文化基因本身就拒绝这种思维方式。

中国的儒家文化的核心“仁”,本身就主张社会的公平性,使用道德手段去调整社会关系。虽然经历历代王朝统治者根据自身利益需求有意的进行了歪曲,但是这并不能抹杀儒家文化的精华价值。而西方社会体系化的遵循丛林法则是在工业革命时期,这种理论的作用也确实在社会实践中推进了社会的发展,也就是说西方在处于农业社会时,这种理论并未从社会上层向下扩散。直至地理大发现后,欧洲国家有了殖民地并且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回报后,这种理论逐渐成为了真理进而得到全社会的普遍承认。殖民者国家自上而下普遍认为他们因力量的强大天然的具有对被殖民者的统治权力,并以远远低于本国国民的水平对待被殖民者,中国人也是受害者。而在中国很早以前,虽然在统治阶层也是奉行着这个法则来决定最终的利益归属,但是一旦具有唯一性的结果发生后(大一统),胜利的主政者并未对失败者的国民以差别待遇,也就是所说的王化遍施于四海的道理。加上中国又一直是农业社会,这种社会模式无论是客观现实还是统治者出于管理需要都不主张社会内部的竞争,自然也就没有丛林法则在整个社会尤其是底层生存的土壤,而中国全面进入工业化时又是奉行的社会主义,这个社会形态就更加拒绝这种理论了。

以马列主义对资本主义的理解,资本主义发展到某个阶段后必然要向垄断模式发展——也就是常说的帝国主义模式。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对内进行国内资源垄断对外实行扩张政策,这点上在英国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大家不要看到现在的英国很民主,社会资源分配的很合理。在二战之前,英国的社会底层除去享有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王自治领享有帝国国民特有的尊敬以外并不比他国的国民多什么,英国的矿工因职业病的死亡率比例并不因英国的国际地位而比他国少了些。而在对外方面就不用我多说些什么了,3000万的殖民地号称日不落,如今衰落了的不列颠王国国内网友经常以日不落来奚落这个曾经的大帝国。而在马恩二公的著述中也对这种帝国模式多有深刻的批评,而此二公的社会科学理论是鲜明的反对扩张模式的。而苏联人显然是背离了马列主义,搞起了红色帝国,并粗暴的干涉别国内政,这不是马列而是披着社会主义外衣行扩张之实的帝国主义的再继续。如果中国也要遵行丛林法则,那么即使暂时获得成功也不过是下一个苏联而已,因为霸权是要靠巨大的成本维持的,而哪个又能保证中国获得了霸权之后霸权的利润始终高于维持霸权的成本呢?如果这个模式是正确的,为什么历史上如西班牙、英格兰的地位会被别人所取代呢?难道中国人就特别比人聪明能发明出来永久的霸权模式?

另外,历史上的霸权更迭其本质上不过是改朝换代而已,每一个权力更迭虽然都产生了新的秩序,但其弱肉强食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西班牙在美洲搞的是直接的野蛮的殖民模式,不列颠实施的是代理人殖民模式,而到了美利坚玩的是资本殖民模式。虽有变化,但总是有一点是不变的——要从弱者国家身上不对等的获得不合理的利益。不要忘记了我们中国以前也是被人家不对等的获取不合理利益的对象,现在依然被人家以某种隐形的方式从中国每一个劳动者身上榨取着利润。即使中国具有了当霸主的能力,那么我们邀请谁加入这个食肉者集团呢?让原先的那些列强国家加入吗?那么对于同中国保持相当程度积极关系但处于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而言,中国不过是另外一个美利坚而已,大佬更换了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哇,他们为什么要支持呢?而中国能获得现在的国际地位与这些国家的对华支持有什么样的关系,这点不需要我多说些什么。

现在现实中的中国是不能改变国际上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会为了自身的生存而在很多的时候遵循这个法则,但是绝不代表中国认同这个法则的正义性和合理性。很多时候,存在未必是真理。我知道,这篇文章出了之后,有人会说我迂腐不现实。但是对于一个大国即将要成为强国的中国而言,我们的远大理想居然是认同屈服于曾经强加于我的出自列强的秩序而不是踩碎旧有的不公平的秩序建立新的更加公平的,这难道不是巨大的讽刺吗?

很多人说在国际上不存在什么公平与正义,利益的流动的多寡依据的是力量的大小。这话放到现在也是适合的我不否认这点,可是人类进化到现在了,我们能登月能到达太阳系的边缘,而社会形态和社会心理依然是停留于几百甚至一千年以前吗?从某种意义上讲,食物链法则在社会内部恰当的运用确实可以促进社会物质财富的发展和积累,不过运用的不好或者是走向极端就很容易引发社会动荡。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与欧洲的社会管理存在差别的原因所在,美国是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翻译过来就是比欧洲更加丛林的意思,所以美国的社会福利相对于欧洲低很多。原因是在欧洲各国不同程度的爆发了左翼的社会革命,在欧洲尤其是法国那是有社会革命传统的,如果国家管理高层的治理太过丛林向有天然优势的社会上层倾斜,那么社会底层是很容易动员起来进行抵抗的。所以在传统欧洲执政的党派都是中左翼和中右翼政党和领导人,不管哪个当政削减社会福利是任何政治人物都不敢碰触的禁区。而美国社会由于国民没有革命传统,加上可以向国外转嫁自身的经济矛盾,因此在社会内部运用法则阻力没有欧洲那么大,但是历史上也是出现了问题的,否则就没有老罗斯福总统向托拉斯开刀的美谈了。

在世界上,也仅仅是美国那么主张丛林法则,而世界其他国家或多或少的都对这个法则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我不知道中国人为什么要这么崇信这个。难道说,现在中国国力发展起来了,有了那么点帝国的雏形了,于是乎就忘乎所以了吗?忘记了当年日本人就是以人种优秀论在中国拿中国人不当人看待的历史伤痛了吗?如今的世界和平与发展是主流,即便是竞争也是多以和平竞争的方式提高国家的核心竞争力,而过度的以社会达尔文主义做为处理外部事务会使中国付出高昂的成本。

本文内容于 2014/1/28 4:16:03 被liutao149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