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吉边境,32公里某处,11个彪型大汉沉默的跟着一名身披着一件肮脏的羊皮披风的,手提着一把双管猎枪的老汉身后。一个身材修长,目光敏锐的年轻人走进带头年纪稍大壮汉的旁边,耳语道:烟士,有点不对劲···壮汉眉毛一抬,年轻人接着道:看这位老汉,外貌虽然像60岁左右,步履和步幅虽然也很像一个老年猎手,但你看,走了30多公里的山路,心跳呼吸的节奏还是那么规律,像是一名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还有···壮汉立刻做了一个打断的手势,然后往前快步做到老者身边,用突厥语问:先生,还有多久到集结点?老者头没抬,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前面就有一个狩猎小屋,就是今晚的休息点。壮汉道了一声谢,就退了下来。回头跟所有队员交待了一下情况,然后暗暗打了一个注意警戒的手势,然后走到那么身材修长的:牙签,总部那边当时是怎么安排的?牙签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现在最迫切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这样跟裸奔没什么区别,所有武器都被下了,估计就万金油那小子可能还有把异型匕首。然后往后看了看那个一脸阳光的小伙子,只见那家伙对着这边傻傻的咧嘴一笑···一行十二个人接着沉默的往前赶路。

上海某度假酒店,一名身材臃肿的男人正在高尔夫球场内打球,他正在蹲下来专心擦拭木制发球台,球僮旁边站着2位神情肃穆,西装挺拔的男子,其中一名发话:部长,灵蛇的和资料为什么会全部销毁了?只见那名中年男子漫不经心的走了过来,从球僮手里拿过一支Driver,无视了对话。那名男子貌似遭到了极大的蔑视,强压着心里的怒气,最一次开口道:部长!那支部队是我一手培养的!我··!!“你是国家培养的,他们也是国家培养的,还有,你注意一下你说话的对象,穆队长。”只见那名部长冷冷的打断了穆队长的说话,然后大力挥了一下杆,:老鹰球,哼。

中吉边境,狩猎小屋内,12个男人一行到达了这不到40平米的木搭小屋。在门前,烟士对着2名队员说:耗子,老牛,你两个在外面警戒,其他人进去整理一下,牙签你安排一下今晚的排班。“好咧。”小屋原本就没什么家具,就一张床,一个炉子,一张茶几,一个桌子。但一下子进入了十个人,还是显得有点局促。只见那老者在一个移开一个小茶几,在地板的暗格内取出了一包风干的肉干,然后熟练的把炉子生了起来,拿出了一些厨具,看来准备做饭。剩下的9个人,围坐在一起,他们正是某国的特种部队,代号“灵蛇”,他们分别:队长烟士,狙击组的:牙签,万金油。火力组的:老牛,耗子。突击组的:断指,钢筋,小三,崩牙,爆破组的:插销,火嘴。他们的真实姓名没多少人知道,全部都是绰号。其中,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男子发话了:队长,我们现在和被阉割了的有什么区别,执行过这么多次任务,还没有像这次一样的,这么窝B囔囔的,什么武器都没有,真让人不放心啊,上层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说小三啊,你真是的,如果你能想明白上层在想些什么,那你不就成了上层了。”火嘴在一旁插话。烟士:大家别瞎猜了,这次的任务,是国家机密,到了卡拉科尔,就会有接头的跟我们说明情况了。“妈的,穿越国境,我们还手无寸铁,而且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完成上次那个任务就给我们组休假了吗?其他部队都干嘛去了!”插销叫到。“国家能把任务交给我们是看得起我们,没有任务搞训练的时候,你又整天骂娘了,我说,要怎么服侍你才好呢。”崩牙说道。“就你这破嘴还说出了几句人话”插销反讥。然后牙签打了一个眼色,指了指万金油。大家都沉默了起来。老人煮好了用小麦麦粒加肉干煮成的粥招呼大家过来吃,用外语对烟士说:把外面兄弟也招呼进来吃吧,现在这么冷,这里也安全得很。烟士谢过了老人,示意万金油过去剩了一碗粥。万金油拿起碗剩了一碗给老人,然后自己剩了一碗,尝了一下,示意没问题,然后剩下的6个人都吃了一点,其他都拿出了自带的干粮啃了起来。老者看了眼,也没说什么,自己喝了起来。

半夜,老者突然起来,估摸是准备去方便,突然,房内响起了2声爆炸!烟士大叫:敌袭!注意找掩护!牙签:是毒气瓦斯。火嘴立刻过去抢过哪支猎枪:没子弹的,扳机也是坏的!小心那个老人!“不愧是灵蛇,果然滴水不漏”啪啪两声低沉消声手枪响起,“我中枪了。”砰!砰!强光爆震弹!整个房间所有人都蒙了,外面轮哨的是:小三和崩牙。发现屋里面的异常,立刻破门而入,崩牙当场中了2枪,立刻被小三拉到了门外。耗子当时离老者最近,立刻扑倒了老者。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的防毒面具,耗子双手抱住老者,用头锤给猛撞!老者确是是猎人,不过他是赏金猎人:猎头者的杀手,外号“碑文”,才30出头。碑文被抱着之后,在耗子的肘关节开了1枪,然后立刻对着胸口来了2枪,耗子立刻倒下了,一瞬间,老者熟练的抬起那把格洛克 17手枪,对着房间,突然呆住了,原来万金油突然把一把异形匕首插进了碑文的后脑。万金油也接着软了下来。

烟士醒来后,开始辛苦的喘着气,旁边的小三正在一边检查所有伤员,一边用哭腔对着烟士说:龙哥!耗子和崩牙都挂了,你们都中毒了,好像是沙林,和催眠瓦斯。然后开始了抽泣起来。烟士无力的说道:别哭,真TMD丢人,把大家搬出来了吗?“都搬出来了,刚刚有直升机飞过,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要求救。”“牙签呢?”他刚刚醒来,就跑了过去侦查。“还是那么乱来.叫他滚过来。”小三立刻跑了出去,只见牙签刚刚回来,拿出来兜里的军用地图(杀手身上的),:八公里外有一个村庄,刚刚的直升机已经侦查到我们了,十有八九是冲我们来的,我们这次行动是绝密的,肯定来者不善,我们要立刻转移。剩下的9个人看了一下,全部都不同程度的中毒了,虚弱都不行,只有小三在救治伤员时吸入了微量毒气。烟士看了看这个情况,集合起大家:这次估计我们劫数难逃了,咳··咳··,但是!老子我不甘心!到底是谁阴我们!这个赏金猎人竟然能用上沙林,绝对有解药不知道藏在那里!我们必须要有人活下来!为我们找出幕后真凶,替我们报仇!灵蛇!一击即中!“一击即中”“一击即中”“一击即中”剩下的人都喊起来队伍的口号,虽然虚弱无力,但声音里面充满了复仇的愤怒。然后,烟士冲进了小屋,把杀手的尸体拖了出来,开始了虐尸,开始大家都有些不明白,本来就已经那么虚弱了,还要浪费气力去干这些无意义的事情?后来,牙签也突然走了过去,猛跺杀手的脸。万金油,把手里的异性匕首擦了擦,也加入了其中,全队人里面,就他一个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唯一的武装带了进来,那边匕首竟然能脱得过自己人的检查,可见万金油能力之大···虐了半天,然后都累得直喘,尸体已经没有了半点人形。然后把小三叫了过来,把他衣服换上!留在这里,逃跑。火嘴,钢筋,把耗子和崩牙的遗体带上!兄弟们死了也在一起。来世继续做兄弟!小三立刻哭了出来,大家都知道了是怎么回事,立刻行动了起来,“往8公里外的村庄进发,跑完我们最后的人生里程!”“一击即中!”

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陈先生,外面有一位美国商人,约翰先生说有事要见下你,请问?“约翰?商人?假得够可以的。叫他进来吧。”一个西装革履的棕种人进了来,“大使先生你好。”“你好,‘约翰’先生吧。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到你吗。”“相信你已经收到了你方高层的命令了,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一会吉大使就要过来,希望你能给一个完美的回答,切勿反口复舌。不然,我这个生意人,可不好做了。”然后一脸嘲弄的表情看着陈悦。陈悦立刻满堆笑脸的对这位“商人”说:那是一定,那是当然,你看我正忙着,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准备一下接见吉大使了,你在这里,怕不方便。”“那我先回去了,还要跑一趟生意呢,SEE YOU。”然后转身出了办公室。“操!”只见陈悦一下把办公桌推反了!

约翰站在一堆尸体旁边:速度收集这些人的DNA,把这些《古兰 经》什么的,武器,都丢下来,整理好现场,可以叫人来拍照了。现在可以叫吉尔吉斯斯坦边防军来邀功了,然后吐了一口吐沫,灵蛇全员中毒,单靠一格洛克 17手枪击杀了对面2名特勤人员,逼得只能用重武器,把其中几人完全打成了稀巴烂,都认不出人样来。约翰心想事情终于结束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