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年1月15号,我从石家庄坐车回家,约11点钟,接到我哥的电话,说因柏乡县荣华锦城开发商的工作人员强行断路,他和父母与其产生纠纷,而他却被约二十个戴安全帽且带口罩的不明社会人员追打至家中,在家中拿了木棍准备出门予以自卫并照看父母,可当走出家门却看到了父母身上已起火,父亲与母亲的距离超过5米,且父亲火势较大,我哥不得不绕过我母亲先救我父亲,而且据我哥说,救我父母的只有他自己,并无其他人。 当我回到家中公安局的工作人员准备到我家提取证物,经一番搜查,带走了手机、监控设备主机、我父母烧伤留下的衣物等,当时我姐已将监控设备主机备份一份,但也被其拿走。因为我不在现场,又毫无证据,所以我父母是自焚还是他人点火,这一点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我父母头脑清晰,两个人不会闲着无聊自己点火玩,起火的原因相信有关部门会有个合理的说法。 在外打工的我经常接到父母电话说被恶*:晚上或凌晨砸门,砸玻璃,堵锁眼,往家中丢鞭炮,礼花弹,往门口撒冥币等,于是我哥便装了监控设备,但未能阻止恶*的继续,奇怪的是,监控设备常在关键时刻因断电而无法工作,这次也不例外。 在电话中我也劝父母不要太较真,差不多就行了,但父亲却说不是多少的问题而是他们的合同不正规,我们要多少他们给多少,只是口头答应,却不在合同中注明,于是才有要押金一说,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以后有房子住。 我家通往外面的路有很多条,但我们有权走的路只有向东的一条路,这是当时建房子时与相关部门商定好的,开发商工作人员想让我们改为走向南的路,向南其实并没有路,只是他们把南边的房子拆了以后才有的路,父亲其实也同意向南走,只是他们口头说却没有相关部门的批示文件,因此父亲拒绝向南走。

欢迎关注新浪微博@河北省柏乡县西街人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