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的战争2——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杂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创]父亲的战争2老兵不死军魂永在

(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杂忆)

前阵子发表了关于我父亲自卫反击战参战回忆的文章《父亲的战争》,原本以为自己这么晚才注册没什么人看我的文章,没想到我这个新手的文章在3天后点击率就到了1万,这使我感到很意外。还是有很多人没有忘记这场离我们最近的战争,或者说有很多人想了解这场被遗忘的战争。

回到家中的第一个晚上,父亲喝了一瓶泸州老窖,酒后他看了前些日子我写的《父亲的战争》,他对文中一些史实做了修正。我俩交谈至深夜,说的很杂,他的回忆也很杂。

老百姓希望我军奋起反击

以前看过一些资料,反击战前越南驱赶我华侨,在边境线上把中国百姓当活靶,百姓对越南军队充满了仇恨,迫切希望我国军队能奋起反击。可从我父亲口中得知,其实是有一些出入的。

越军经常枪击我边境无辜百姓,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很多在田间劳作的农民都无辜的牺牲在越军枪口。存在出入的是,百姓对我军队的态度,并不只是迫切希望反击越军这么简单了。当时边防部队还没有接到军委的反击命令,一直保持着最大的克制。这种克制使事态严重到当地的百姓蔬菜都不愿意出售给部队,不愿再为部队提供任何东西,从革命年代起,我军就与百姓保持着鱼水之情,当时西南边境线上的百姓已经怨声载道了。原因就是责怪越南军队开枪打死我边境百姓,而我军没有还击保护他们,边防部队忍受着百姓的指责,甚至是谩骂。这同时也积蓄我军报仇的情绪,战争开始我军就势如破竹的越过边境,第一天就迫使敌军后退30公里。

(编者注:30公里这一提法有争议,历时一个月的反击战只有第一天进行了全程报道,之后的消息相对没有那么连贯。我再次向父亲求证,他坦言没有在第一线,确实不知道30公里是不是真实情况。只是当时的官方报道是这么说的。)

英勇的空军同样是英雄

父亲服役的空七军(39067部队)下辖三个航空师(2师、42师、38师),一个雷达团,一个轰炸机(5团),一个导弹营、一个军部直属防化连。我的父亲就在防化连。在战争时期,防化连是相对安全的,因为通常与军部在一起。空七军军长王海是抗美援朝时期的空中英雄王海,其他主要领导也基本都是那个时代的空军英雄。这支有着英雄传统的空军力量,在中越边境的上空担任着重要的掩护和威慑作用。

父亲说很多人都说这场战争空军没没有参战,其实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只不过中越双方没有发生激烈的空战,甚至后来越南已经不再敢出动空军。1979年2月17日清晨4点30分,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首轮进攻,对越自卫反击战全面开始。第一天出动了400架歼敌机、强击机、轰炸机,分为四个梯队同时出击,集中空中优势兵力对越军进行立体式打击。作为越南空军的老师,我空军的迅猛出击对越军的威慑作用是十分强大的。 第一天在空军的掩护下,我陆军全线推进30公里。后来每天保持100架飞机空中巡逻值班,1979年3月19日在越南老街打下一架直升飞机,从此越军的空军不再出动。

父亲所在部队还有240名战士被抽调往前线与军级指挥部一起,这240名士兵中有些是航空师的,有些是雷达团的,有些是导弹营的,有些是防化连的,这些士兵作为空军的地勤人员,并随时当作陆军使用,只要战争需要不论什么兵种,在那个时代所有的士兵都会被鼓舞着向前冲锋。战争前期军级指挥部设在边境线,并没有随军前进,后期军部才进入越南境内。战争意味着牺牲,而很多牺牲并不是在战争进行时造成的,而是在撤退时造成。这240名参战空军,在1979年全年3月7日凯旋时,在转移途中有两名士兵被越军炮弹击中壮烈殉国。

青山埋忠骨,坟冢寄英魂

越南的挑衅由来已久,为了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也是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吧,如今也有各种说法,总之是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奋起反击了。自卫反击战从全面进攻到全部撤回,只有短短30天时间,但是双方各自备战时间可不止一个月。

父亲说我方的备战工作从1978年下半年就全面开始了。最早在我国广西与越南边境上只有一个广西边防守备师,一个师要防守一千多公里的边防线,平均一个团要守三百公里。在战争全面爆发前,广西边防守备师已经跟越军交火,由于边境线过长、防守兵力薄弱,广西守备师伤亡很大,后来广州军区独立师调往广西守备师补充后战斗力才逐渐恢复。广州军区41军于1978年下半年陆续接替守备师。在自卫还击战开始时,41军就是最前沿的几个野战军之一,这场战争41军、42军伤亡不小,有些排只剩下1、2人。

(编者注:感谢铁血的网友“武穆山河我神州”提出的异议,关于广西守备师在战前就已经损伤过大的异议,这只是父亲的听闻,也拿不出具体史实,我手中也没有确着的史料证明,他们伤亡惨重,希望了解这段历史的网友可以回复,向大家传播一下真实的情况。)

1979年2月17日凌晨5点左右,空军首轮进攻结束后炮兵开始发挥,第一天我们使用的是122加农炮,130加农炮是开始后调入的,(编者注:130加农炮是战争开始时就开始使用还是开始后调入,到底是一开始就摆在边境上,还是开始后从后方调入,我没有找到证据支持,希望有确着证据的网友回复。)首轮炮战越军的130加农炮的射程比我们远,他们的炸弹安装了近炸引信,炸点比较近,但是我们还是凭借密集的122加农炮压制了敌军火力。炮战是十分惨烈,越军的炮火这主要得益于苏联的武器支援。后来我军从济南军区调了远程炮到前线,炮火优势全面压制越军。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我军牺牲的最高级指挥官是师级指挥员,根据一些资料反映副团以上级别的就有15个。父亲说当时副职干部到下一级参与指挥,副师长下团,副团长下营级,在那个年代还没有恢复军衔制,越军通过服装业无法判断哪个是我军指挥员,有些是是被敌军炮火误打误撞了,有些是被越军的狙击手发现是指挥官被狙杀了。

母亲说她有一个堂弟当时是民兵,专门负责送运送伤员(说白了就是背死人的),他在那干了好多年,后来没给解决工作,跑去广西自治区政府闹,政府给安排他去水库当门卫,当然这是后话。据他回忆在那个时代很多士兵都不会说普通话,文化程度也不高,在大雾天气其实经常误伤,自己人喊话听不懂,被自己人打死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的。但是这个数据有多少,无从知道,也没法知道。

这场战争我方伤亡人数有很多人对官方的数据有异议,同时也没有人提供准确可靠的数据。父亲说真正的伤亡总数他不知道,只知道他们空七军的伤亡人数。确实伤亡很大,尤其是在撤回国的路上,伤亡比双方对打还来的大。广西南宁的303医院先后分三批向成都运送伤员,每批的伤员人数都超过9000人,这只是一个303医院的数据。我的母亲对我说,把民兵都算进去,不知道死了多少。我母亲是广西南宁人,她说山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墓,数都数不过来。这些还只是被带回来的,还有很多没有回家的,永远回不来的,他们又在哪里?

战争,从来都是吃人的机器,青山埋忠骨,坟冢寄英魂,战士,老兵,国家和民族永远不会忘记。

为什么俘虏总是满含泪水

任何一场一场战争都无法回避俘虏,无论是敌方的俘虏还是我方被俘人员。1979年3月16日自卫反击战结束后,中越双方交换俘虏。在中国自古以来被俘就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先不说在战俘营中忍受着何种待遇,如何期盼逃离魔爪,即使是回去了之前所有的光环将全部消失。

中国向来崇拜英雄,不论是凯旋的英雄还是战死的英雄,崇拜这些被光环荣耀的英雄,而对投降者则呲之以鼻。但是我想说的是,俘虏不等于投降,投降是放下武器走向地方,而被俘有可能是弹尽粮绝或者受伤无奈被地方俘获。我觉得对于投降者和被俘者应该区别对待,虽然他都曾是俘虏。很多俘虏在战争中也都是勇敢冲锋的,也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挺身而出的,可是当他们不幸被俘时,被放回时,我们是如何对待他们,他们并不是个个都是敌特,个个都是投降敌军。这其中的无奈与心酸,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大家也许都记得《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在现实中的这位战士叫做蒋庆泉,他被俘虏。美军对他威逼利诱。想让他去日本他不去,让他去台湾也被拒绝了,他一心想归国。可是真正归国了却被隔离审查,每天被逼着“认罪和检讨”、“只讲过,不讲功”,因为在我军的字典中俘虏就等于投敌变节。其实被俘和投敌变节是有本质区别的。被俘有可能不是在主观意愿上被敌军俘获。比如蒋庆泉,就是在受伤昏迷的情况下被俘的。

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归国的中方俘虏,我父亲说听战友们说他们被发配东北某农场劳动审查了,具体的情况他也不了解,不敢胡编乱造。俘虏的眼泪从来就不是轻松的,尤其在这个崇尚英雄的国度。

钢铁军队严明的军纪

我军有着优良的传统,在革命时代起就有着严明的军纪。在战争初期我军坚持保持革命军队的优良作风,严守军纪军规,再渴也没有摘拿毁坏越南农民的农作物,渴了就喝田里的水,水牛走过的土路上留下深深的脚印充当了蓄水缸,我军士兵就是这么止渴的。后来南京军区的62军进入前线后,有一部分士兵砍了当地的甘蔗,炸毁了水渠、电线杆,被越南污蔑为报复行动,为此有些官兵受到了严重的处分。其实我们很多士兵愤怒炸毁的工厂都是我们此前援助越南建设的。越南确实是白眼狼,我们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援助他,他却如此嚣张的对待我们,纵然国际舆论有很多倒向越南,污蔑中国出兵反击是侵略,但是我们永远站得直。

我们不应该忘记这场战争,不应该忘记历史。战争是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应该铭记和反思。马上就要到对越自卫反击战三十五周年了,马上又要到木棉花盛开的季节了,木棉花是英雄花,我希望英雄是一朵永不凋零的花。老兵不死,军魂永在!

林加菲

2014年1月26日

本文内容于 2014/1/27 19:32:35 被林加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不论对越作战普及了多少,总会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不断流传。那些作者估计也从不去追求真实的战争是什么样的,就是把一堆堆的闻风说事的东西闭着眼睛向上发。一般情况下,我对老兵的回忆是尊重的,本文实在错误甚多,不得不说几句。

1、不存在“第一天就迫使敌军后退30公里”的史实。越军是节节阻击,打不了就散,就地袭扰,某些地段还顽强地顶住了我军的多日攻击,这“第一天就后退30公里”实在是一句糊涂话。

2、不存在什么战前就“广西守备师伤亡很大”的史实。楼主能举出来战前哪里打仗了,多大规模,伤亡多大的史实吗?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光是吹个结论,有什么意义?

3、“在自卫还击战开始前在最前沿的就是41军”,41军只是负责在广西念井和龙邦方向的进攻,是第一批压在边境上的6个野战军之一,哪来的什么只有它在最前沿?

4、我军当年并没有过什么120加农炮,那是122加农炮,为军属火炮,参战数量较少。130加农炮参战数量也很少,东西两线参战48个地面炮兵团中,130加农炮只有2个团,战前准备时就放在边境上了,不是什么“开始后调入的”。

5、“战争开始时越军的炮火是占优势的”更是一名胡说八道的话。这次战争中,我军参战地面炮兵48个团,越军只有9个团,自始至终是我军压着越军炮火在打。

6、我军在这次战争中仅牺牲的副师级干部就有2人,负伤的不只3个5个,连军级干部都战场负伤了1人,岂是什么“我军受伤的最高级指挥员是一位副师长”?

老兵回忆文章,因为年代久远,记忆衰退,有及各种复杂原因,与史实有一定距离是不可避免的现象。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查询一些具体数据是很轻松的事情。后人有义务将真实的历史展现出来,付出一点劳动并不是什么难上天的事情。发文前根本也不去核实一下基本史实,完全持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这就不是在澄清历史,而是在误导后人。

3楼 林加菲
首先非常感谢前辈能指出我文章中存在的问题,让我从中学到了知识,非常感谢。我确实没有查证,我会查证后把错误的史实纠正过来。这篇文章只是把我父亲回忆的东西加工一下就写出来。

另外有几处应该是我写错了:

1、比如负伤的最高级别副师长。这个是我表述不对,我父亲只是说有个副师长受伤了,应该是最高级别的了,没有说阵亡情况,我当时想表达的是受伤的,没说阵亡的。但是你说的受伤的有军级干部,我确实不知道,也没看到这个资料。

2、广西边防守备师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父亲说的,网上也没有具体的资料。我没法查证。不知道您是不是也是军人,因为父亲离这场战争比较近,多以我暂且相信他说的,如果有什么准确的资料表明有误,我再改。

3、120加农炮和122加农炮这只是我表述不精准。但是你所说的我方炮火优势从始至终,这个并不是说你认为是就是的,是有人提出不同观点的,我们经历过那个年代,以下是战争亲历者的文章,你可以看看。

但是我想强调的是我说的“战争开始时越军的炮火是与优势的”是指开始的前三天。总共投入2个炮兵师、2个高炮师,我不明白你说的48个地面炮团是指哪些。


4、41军那个是我表述有问题,应该说是最前沿的集团军之一,这个只是表述问题,与基本史实比不能算错。

5、另外你说的第一天越军后撤30公里的问题。这个是官方的口径。你可以参阅《空军报》增刊,1979年3月10日(第2707号),这个上面也是这么说的。


本文内容于 2014/1/26 20:26:18 被小编a35编辑

2、你父亲说的根据在哪里?历史不是你父亲一个人说的,任何何想证明自己的观点必须有资料支撑,不是什么主观相信不相信的问题,我想这个常识你是知道的。

3、你所提供的链接根本打不开,这样能证明你的炮火观点吗?你既然是军人的后代,就应该知道我军每个步兵师都有炮兵团,每个步兵军同样有炮兵团,东西两线参战9个军29个步兵师,加上2个地面炮兵师,你说地面炮兵团是指哪些?应该知道的常识却不知道,只是传闻却“暂且相信”,仅因为那是你父亲说的吗?

4、任何自然人传达的意思是通过语言和文字表达出来的,表述不一样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你承认表述错了,怎么还来“与基本史实比不能算错”?6个军都在前沿,怎么就41军“在最前沿”?

5、官方的口径与事实有出入该不对还是不对,官方口径就是圣旨吗?这是在研究历史,不是唯官唯上,这个常识我想你也是清楚的。


本文内容于 2014/1/26 20:46:26 被武穆山河我神州编辑

2楼 武穆山河我神州
不论对越作战普及了多少,总会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不断流传。那些作者估计也从不去追求真实的战争是什么样的,就是把一堆堆的闻风说事的东西闭着眼睛向上发。一般情况下,我对老兵的回忆是尊重的,本文实在错误甚多,不得不说几句。

1、不存在“第一天就迫使敌军后退30公里”的史实。越军是节节阻击,打不了就散,就地袭扰,某些地段还顽强地顶住了我军的多日攻击,这“第一天就后退30公里”实在是一句糊涂话。

2、不存在什么战前就“广西守备师伤亡很大”的史实。楼主能举出来战前哪里打仗了,多大规模,伤亡多大的史实吗?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光是吹个结论,有什么意义?

3、“在自卫还击战开始前在最前沿的就是41军”,41军只是负责在广西念井和龙邦方向的进攻,是第一批压在边境上的6个野战军之一,哪来的什么只有它在最前沿?

4、我军当年并没有过什么120加农炮,那是122加农炮,为军属火炮,参战数量较少。130加农炮参战数量也很少,东西两线参战48个地面炮兵团中,130加农炮只有2个团,战前准备时就放在边境上了,不是什么“开始后调入的”。

5、“战争开始时越军的炮火是占优势的”更是一名胡说八道的话。这次战争中,我军参战地面炮兵48个团,越军只有9个团,自始至终是我军压着越军炮火在打。

6、我军在这次战争中仅牺牲的副师级干部就有2人,负伤的不只3个5个,连军级干部都战场负伤了1人,岂是什么“我军受伤的最高级指挥员是一位副师长”?

老兵回忆文章,因为年代久远,记忆衰退,有及各种复杂原因,与史实有一定距离是不可避免的现象。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查询一些具体数据是很轻松的事情。后人有义务将真实的历史展现出来,付出一点劳动并不是什么难上天的事情。发文前根本也不去核实一下基本史实,完全持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这就不是在澄清历史,而是在误导后人。

首先非常感谢前辈能指出我文章中存在的问题,让我从中学到了知识,非常感谢。我确实没有查证,我会查证后把错误的史实纠正过来。这篇文章只是把我父亲回忆的东西加工一下就写出来。

另外有几处应该是我写错了:

1、比如负伤的最高级别副师长。这个是我表述不对,我父亲只是说有个副师长受伤了,应该是最高级别的了,没有说阵亡情况,我当时想表达的是受伤的,没说阵亡的。但是你说的受伤的有军级干部,我确实不知道,也没看到这个资料。

2、广西边防守备师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父亲说的,网上也没有具体的资料。我没法查证。不知道您是不是也是军人,因为父亲离这场战争比较近,多以我暂且相信他说的,如果有什么准确的资料表明有误,我再改。

3、120加农炮和122加农炮这只是我表述不精准。但是你所说的我方炮火优势从始至终,这个并不是说你认为是就是的,是有人提出不同观点的,我们经历过那个年代,以下是战争亲历者的文章,你可以看看。

但是我想强调的是我说的“战争开始时越军的炮火是与优势的”是指开始的前三天。总共投入2个炮兵师、2个高炮师,我不明白你说的48个地面炮团是指哪些。


4、41军那个是我表述有问题,应该说是最前沿的集团军之一,这个只是表述问题,与基本史实比不能算错。

5、另外你说的第一天越军后撤30公里的问题。这个是官方的口径。你可以参阅《空军报》增刊,1979年3月10日(第2707号),这个上面也是这么说的。


本文内容于 2014/1/26 20:26:18 被小编a35编辑

不论对越作战普及了多少,总会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不断流传。那些作者估计也从不去追求真实的战争是什么样的,就是把一堆堆的闻风说事的东西闭着眼睛向上发。一般情况下,我对老兵的回忆是尊重的,本文实在错误甚多,不得不说几句。

1、不存在“第一天就迫使敌军后退30公里”的史实。越军是节节阻击,打不了就散,就地袭扰,某些地段还顽强地顶住了我军的多日攻击,这“第一天就后退30公里”实在是一句糊涂话。

2、不存在什么战前就“广西守备师伤亡很大”的史实。楼主能举出来战前哪里打仗了,多大规模,伤亡多大的史实吗?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光是吹个结论,有什么意义?

3、“在自卫还击战开始前在最前沿的就是41军”,41军只是负责在广西念井和龙邦方向的进攻,是第一批压在边境上的6个野战军之一,哪来的什么只有它在最前沿?

4、我军当年并没有过什么120加农炮,那是122加农炮,为军属火炮,参战数量较少。130加农炮参战数量也很少,东西两线参战48个地面炮兵团中,130加农炮只有2个团,战前准备时就放在边境上了,不是什么“开始后调入的”。

5、“战争开始时越军的炮火是占优势的”更是一名胡说八道的话。这次战争中,我军参战地面炮兵48个团,越军只有9个团,自始至终是我军压着越军炮火在打。

6、我军在这次战争中仅牺牲的副师级干部就有2人,负伤的不只3个5个,连军级干部都战场负伤了1人,岂是什么“我军受伤的最高级指挥员是一位副师长”?

老兵回忆文章,因为年代久远,记忆衰退,有及各种复杂原因,与史实有一定距离是不可避免的现象。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查询一些具体数据是很轻松的事情。后人有义务将真实的历史展现出来,付出一点劳动并不是什么难上天的事情。发文前根本也不去核实一下基本史实,完全持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这就不是在澄清历史,而是在误导后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