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新疆新和暴恐案2名女犯落网 6名疑犯因走火自爆

图为24日在新和县城拍摄的爆炸案发时的照片。

[环球时报记者 邱永峥 刘畅 刘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疆自治区官员昨天向《环球时报》透露,24日在阿克苏地区新和县制造爆炸案件的主犯已经落网。据天山网25日消息,新疆公安机关在处置该案过程中遭暴徒投掷爆燃装置袭击,一名公安民警受轻伤,警方最终击毙暴徒6名,抓获5名,另有6名暴徒在实施犯罪时发生自爆死亡,群众无伤亡。案发当日正值吉尔吉斯斯坦官方发布该国军方23日击毙11名闯中吉边界武装分子的情况,他们被怀疑来自中国维吾尔族分离组织,而这两条暴恐消息的“里应外合”激发了一些人对“新疆动荡”的想象。自去年4月喀什地区巴楚县发生暴恐案件以来,鄯善、莎车等地甚至天安门金水桥先后出了事,“暴恐事件”已成为外界观察新疆动向一个新增的关键词。据《环球时报》了解,新疆官方计划今日公布案件详情,新和县社会生活也已恢复正常。

12名暴徒在案件中死亡

有关新和县暴力恐怖事件,天山网24日晚发布的消息称:“24日18时40分许,新疆阿克苏地区新和县城一美容美发店和一菜市场发生爆炸,致1人死亡,2人受伤。公安机关迅速出警处置,抓获3名嫌疑人员。在围堵一可疑车辆时,该车发生自爆,车上2人死亡。”一天后,天山网对暴恐事件做出了本文开篇提到的更新,并称“(警方在处置过程中)缴获了一批爆燃装置和作案工具,目前当地社会秩序正常,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暴恐团伙的骨干已落网,嫌犯中还包括两名女性,有关此案的详情会在26日披露。”自治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昨天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名住在新和县城的居民则向《环球时报》讲述了他所了解的情况。据他回忆,24日18时许,他在家中第一次听到爆炸声,爆炸地点大概是位于解放路的新和饭店附近一家美容美发店,约15分钟后,佳美购物广场步行街(含菜市场)附近又接连传出爆炸声,他从自家窗口看到步行街处有浓烟升起。据他了解,这伙暴徒有可能分头在县城内作案,但警方出动很快,暴徒在乘车仓皇逃离过程中车辆发生自爆。这名居民称,案发后步行街附近安保严密,周围居民也被劝留在家中。25日,新和县城社会秩序已恢复正常。

据新疆官员讲述,暴徒使用的爆燃装置是土制爆炸物和汽油燃烧瓶,他们在侦查准备袭击的目标时就被警方发现并遭堵截,恐慌之下车上的爆炸物“意外走火”,因此造成暴徒自爆身亡。该官员称,与2013年新疆发生的几乎所有暴恐事件一样,这个暴恐团伙也是在观看暴恐视频,被恐怖思想洗脑后,纠集在一起实施犯罪的,“被击毙的暴徒试图持爆燃装置袭击公安干警,那名受伤的干警正是被爆燃装置引发的飞溅物擦伤,但伤势不重”。

新和暴恐事件发生后,法新社、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媒体对新疆新事态表现出一如既往的关注。法新社称,此案的特殊性在于袭击者使用的工具。文章称,过去几个月新疆虽接连发生暴力事件,但袭击者使用的工具多是刀具和简易爆炸物,而这次用的是“炸弹”,因而极为罕见。

对并不熟悉新疆的人来说,新和或许是个陌生的地方,但这座人口约17万的南疆小城历史上曾是古“龟兹国”繁锦之区,享有“汉唐重镇”、“龟兹故里”、“班超府治”等美誉。就在小城的宁静被暴恐事件打破当日,吉尔吉斯斯坦边防警卫代理长官迪申比耶夫召开记者会,对外公布此前一天该国军方打死11名穿越吉中边界进入吉方境内的疑似中国维吾尔族武装分子的情况。由于新和所在的阿克苏地区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外界自然对两件事是否有联系产生联想。但有新疆官员25日告诉《环球时报》,“现在仍不能确定吉尔吉斯斯坦边境事件与新和暴恐案件有直接关联”。

闯入吉国人员身份待辨认

“从相貌上看,(被击毙的)武装分子是维吾尔族人,从他们身上搜到的东西也显示他们来自中国维吾尔分离组织”,在24日记者会上,迪申比耶夫这样说。路透社等媒体当日详细报道了吉尔吉斯斯坦官方对事件的描述:一伙不明身份武装分子23日从吉国东北部山区穿越吉中边界闯入吉国境内,先用刀杀害了当地猎场一名负责人,抢走了他的猎枪,但两名武装分子被该猎人打死。吉国军人赶到后与这伙武装分子发生了交火,并通过谈判要求剩下的9名武装分子投降,遭到拒绝。路透社称,这批武装分子被击毙前高喊“真主至大”,吉国军方从他们身上搜出了《古兰经》、黑色面罩、刀具、中国制地图等物品。

25日,《环球时报》也从中国权威部门了解到,事发现场发现了11柄民族特色的大砍刀、1支猎枪(无子弹)、克丝钳、8个背包、食品(枣、开心果、面粉、2升蜂蜜)、1个指南针、11块白色布单、1张中国产的地图、11条长10-15米的绳索、11双棉鞋(11名非法越界者穿的都是运动鞋)、1本《古兰经》、11块祷告用的小毯子、1串钥匙、11个黑色面罩、2把斧子、11套洗漱用品、1台已损坏的摄像机(无内存卡)、2条串珠(宗教用)、602元人民币和546美元。对此,有熟悉当地反恐事务的新疆官员表示,所携带的物件说明,这伙身份不明的人员是“计划周密,训练有素”的,因为阿克苏与吉尔吉斯斯坦交界山区海拔高达5000米,冬季当地牧民一般不上山,且边防力量相对薄弱:“然而,今年冬天当地降雪少,雪线高,所以可以非法通行,这说明他们计划很周密。”此外,这伙人在被吉尔吉斯斯坦边防军狙击时,破坏了摄像机的存储卡,说明他们不想暴露视频内容,也显示他们的“保密观念”,而所带绳索登山说明他们的体力与平时的训练强度。

25日,《环球时报》记者与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取得联系,一名使馆官员表示,中方官员此前一天已赶往案发地,但目前情况下尚不能认定被击毙的武装分子身份。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25日报道,吉国边防局发言人称,中国驻吉国大使馆的代表初步确定了在吉国伊塞克湖州被边防军击毙的罪犯为维吾尔族人,并且有可能是中国公民。发言人称,11名罪犯的尸体已转交中方官员辨认,中方对吉方提供罪犯信息和照片表示感谢。

新疆暴恐案进入高发期?

24日吉国召开记者会说明击毙武装分子情况后,有西方媒体引用“世维会”说法宣称,被打死的11人“有可能是试图逃离压迫的难民”,要求对事件做出全面、透明、独立的调查。据“俄罗斯之声”报道,事件中牺牲的吉国猎人亚历山大·巴雷金的亲属将被追授奖励。

在长期关注新疆反恐形势的人看来,自去年4月巴楚暴恐案件发生以来,新疆鄯善、莎车等地先后发生暴恐案件,去年10月天安门金水桥事件更在中国内外引起巨大关注。外界一种担心是,新疆暴恐案件发生的频率是否正在加快,一名喀什市民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一方面对武警在冬日里坚持24小时巡逻执勤感到心疼,同时又对暴恐事件“有些管不住”感到担忧。

中国反恐问题专家李伟25日对《环球时报》说,新疆近期暴恐事件频率处在上升状态并不是孤立事件,需要从周边反恐大局来考量,其中有两个因素影响最大,一是“东突”武装参与了叙利亚内战,经过一番实战锻炼后其行动、策划能力都有所提升。另一方面,近期中国周边地区恐怖活动渗透的新趋势是恐怖分子由南亚向中亚回流,尤其是回流到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并以此为跳板向中国渗透,“比起南亚,由中亚向中国渗透难度小得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