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已经成为决定亚太地区稳定的重要角色中国要成为世界强国,仍有许多路要走人们也许注意到,东亚地区正在发生三件大事。最引人注目、引起局势剧变的是中国崛起;其次是美国作为亚洲常驻大国的回归,即美国“重返亚太”;再次是东亚各国相互竞争、相互激化的民族主义情绪,尤其是在中国与日本的钓鱼岛之争、中国与东盟部分国家的南海主权之争。

在可预见的未来,上述三件大事的变化与冲突,将决定这一地区是走向战争还是和平,该地区也许一夜之间将成为全球最活跃、同时也可能是最易燃的地区。 对此,美国人似乎感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推出的有关中美经济、军事对比的报告称,中美在经济、军事能 力上的差距将不断缩小,包括在建造航空母舰和隐形战斗机方面。日益增强的工业实力使中国有能力在其东亚地区海域挑战美国。 报告反映了美国人的担心:一个新对手的出现,意味着美国主导地区事务的现状不会保持太久。在未来15年至20年,美日联盟最可能的潜在挑战不涉及中国与日 本或与美国之间的全面军事冲突——例如一场起源于中国努力将美国逐出该地区的冲突;最可能的挑战反而源自中国越来越强大的胁迫性力量——可以令中国有能力 影响或试图解决与日本的争端,朝着对其有利的方向发展

了从“中美国”(G2)到双方 “暗战”的大逆转。虽然奥巴马刚上任时继承了小布什政府对华关系的基调——毕竟处于金融危机的美国在国债问题上有求于中国——但很快奥巴马就推出了“重心 东移”战略。

正是由于美国采取这种“重心东移”,似乎成了东亚国家因领土、民族争端中唯一的赢家。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解决问题”演变成了“危机管控”,这不得不说是 美国“领导者”在东亚地区角色的失败。如果把这些得失放在“重返亚太”战略的大背景下,可以发现奥巴马政府对亚太地区的“再平衡”明显出现了“失衡”。

在美国人看来,像中日钓鱼岛争端这样的海上争端,是对美国在东亚地区利益的最大威胁,未来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美国利益因经中国经济、军事实力提升“慢慢 被侵蚀”。因此,奥巴马政府通过介入钓鱼岛争端,巩固美日同盟体系、强化军事部署,同时,美国又表示希望与中国发展“合作”关系。

这看似是一种矛盾的做法,然而却是美国人煞费苦心的政策安排。钓鱼岛本身没有多大的价值,即使这里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石油方面的收益相对于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来说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在中美角逐的大背景下,钓鱼岛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对双方都是很重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与日本联手,时不时以“美日安保条约”来威胁中国并阻碍中国进入钓鱼岛,但中国没有作出妥协,相反,却采取了强硬态度。 当然,有一点我们不能忘记,东亚的任何安全机制,美国都会借机参与。由于美国“重返亚太”,并与日本、韩国结盟,以及与中国的潜在对手进行串联,成为东亚 最重要的角色。相对而言,中国在亚洲影响力仍逊于美国。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中国仍将在东亚地区扮演重要角色,但不是最重要的角色。 不过,由于中国的崛起,以及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亚洲以及东亚的局面。但中国是谨慎的,因为中国还没有真正的底气,直接挑战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放弃在东亚寻求自身的利益。

也许在一些人看来,世界权力向东方转移已是必然。与美国一样,未来中国成为世界大国是大势所趋。的确,任何一个国家都习惯于凭经验去看待世界,如果中国崛 起成为世界强国,他们就会试图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和喜好去塑造世界。但是,中国能否实现这一目标却是另一回事,因为中国要成为世界强国,仍有许多路要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