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专家为应对东突支招:再造南疆国土 改变人口结构

警惕新疆反恐形势的新变化

许建英

公安机关在处置新疆新和县1月24日发生的暴恐案件过程中,遭到暴徒投掷爆燃装置袭击。公安民警击毙暴徒6名,抓获暴徒5名,另有6名暴徒自爆死亡。这是最新的一起暴恐案件。近几年新疆暴力恐怖事件频发,而且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开始显现出一些新的变化,特别是2012年和2013年更为明显。

这些新变化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连续作案,多点频发,例如巴楚“4·23”事件、鲁克沁“6·26”事件、和田“6·8”事件等;二是将恐怖袭击对象由主要面向汉族转向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多民族,甚至连妇女也不放过,例如巴楚“4·23”事件;三是打破东疆平静稳定的社会形势,如“6·26”事件;攻击一线派出所和警察,例如和田“7·18”事件、巴楚“11·16”事件、莎车“12·30”事件;四是自杀式袭击浮出水面,例如“6·29”劫机事件;五是外溢到内地,例如北京金水桥“10·28”事件;六是独狼式碎片化袭击,各个事件是独立的,没有团伙组织上的联系。

综合上述“东突”暴力恐怖主义的重要变化,凸显出的几个问题应该予以高度警惕。宗教极端主义思想更加凸显。过去这两年发生的暴恐事件,大多公开使用圣战旗帜,使用圣战口号,追求“伊吉拉特”意识形态化的迁徙圣战模式;从发生的独狼式袭击来看,都是接受极端宗教思想的洗脑,洗脑的方式由传统的地下传经点与出版物的灌输,到互联网、光盘、手机、境外电视等电子设备,呈现出分散化和虚拟化洗脑方式。这些也是近来新疆暴恐事件呈现为碎片化的原因。

由袭击无辜民众更多地转向袭击政府部门,特别是派出所。近几年“东突”势力多次袭击基层政府部门,尤其是派出所,所反映出来动机不仅仅是企图夺取武器,更重要的是试图转移国际视线,迎合境外反华势力对恐怖主义界定的双重标准,近来西方有些媒体就对此加以呼应。

“东突”恐怖主义国际联系加强。长期以来,“东突”恐怖势力就与境外国际恐怖主义势力联系密切,“东伊运”就是其典型,盘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地区,成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叙利亚内战以来,多方消息显示“东突”恐怖势力染足其间,积累经验,扩大影响,然后渗透回国内,伺机活动。2014年1月23日吉尔吉斯斯坦击毙11名“东突”恐怖分子,再次显示“东突”恐怖势力在中亚地区趋于活跃的迹象。

内地须加强“东突”恐怖主义袭击的预防。从2008年“3·7”炸机未遂事件,到去年的金水桥事件,凸显出内地防范“东突”恐怖主义袭击的迫切性。

应对“东突”恐怖主义新变化的威胁,必须要标本共治。围绕新疆长治久安的核心谋发展,充分实现新疆与内地政治、经济、文化的一体化,实现各民族的大交流,要有超长期的战略规划,有充分的耐心和信心,实现南疆国土的再造,改变南疆人口结构。创建各民族交融性的就业平台,充分开拓兵团新时期维稳与发展的功能;动员新疆各族人民认识宗教极端主义的危害性,确实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继续改善民生,完善社会保障;强化专业性反恐力量的组建,加强国际反恐合作与情报交流。加强全国各族人民的反恐意识,无论是政府机关,还是公共地方,加强预防才能减少损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