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SD——战争中的隐性创伤(1)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满江红》岳飞

这世上,恐怕没有比精忠报国更能让人热血沸腾的。

作为军人,奋勇杀敌,战死疆场似乎是归宿。这是英雄的宿命,也是很多军人期待的目标。

可真正的战争是残酷,是人性的较量,到最后只是生存的较量。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战死沙场的机会,也并不是每个战死沙场的人都有成为英雄的机会。战争是政治的一种手段,那么英雄有时也会是这种手段之一。

美国是个崇拜英雄最高的国家,其消防员的死亡是最高的,很多伤亡可以避免,但他们却选择了成为英雄似的往上冲,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上帝“。如果真信上帝,那应该明白上帝是仁慈的,而不是让他们去盲目送命。

我用这个例子作为本文的伏笔。

如果对PTSD感兴趣的人可以看看,一个外行对战争和人性的看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位从伊拉克回来的母亲,此刻,她应该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人总有对绝对安全环境的追逐,所以在漫长的发展中形成今天的秩序。这种秩序被打破的时候人首先是感到惶恐,然后是反应加剧,继而引发对信息的渴求,然后决定采取行动,这个过程有很多盲目性。当初希特勒对占领国民众进行洗脑就是用这种方法。

战争超出任何人的正常生理心理承受力,在剧烈动荡的环境中,伴随着英雄同时产生另一种病症:PTSD,全名叫创后应激障碍。

PTSD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人身上发生,但战争和重大灾难是集群性高发阶段,潜伏期可达半年以上甚至更久。患病的都是最普通的人,他们在经历超出承受力绝对值的环境下形成过度反应,甚至无法分清现实和脑中反复浮现的景象,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情绪急躁性格暴躁是最简单的,有时甚至形成时空错乱,这种影响会伴随一生。

最近参与点老兵公益的活动,谈及老兵当初经历的时候,他们大都不愿回忆,很多人也会有无法组成家庭或无法正常从事社会工作的现象,其实这便是典型的PTSD 表现之一。

在这个崇拜英雄的年代,我们也会幻想有天自己也成为膜拜的英雄。可真正的英雄心里却是如何孤寂,当年的腥风血雨,战场厮杀的土地早已荒草遍野,但这种记忆却伴随他们一生。很多潦倒的老兵只是希望面对镜头再敬一个军礼。

每当看到这个军礼,我心中是酸楚的,不仅因为他们是英雄……

时刻面临死亡的威胁、来自不明方向的敌人、暗杀、轰炸、生化武器……更多的武器构成战争,战争在发展中更加无情更加迅速,也造就了大量PTSD 患者,他们长期处在这种环境下,战友在自己面前牺牲,对牺牲和被虐待的战友的无能为力,幸存者的自责……这一切加在一个人身上足以改变一个人生。

国内民间对这类研究资料甚少,我只能借助翻译版的资料进行寻找。伊拉克归来的美军曾经在睡梦中掐死自己的妻子,其实他在梦中回到了战场,平静安逸的环境让回国战士感到危机四伏,甚至主动掏出武器杀害平民……

战场和安全环境总有或多或少类似,而唤起大脑意识的就是环境的相似度、包括声音、味道、感觉。

寻找客观的自我就是寻找身体的感觉。多巴胺和α脑内波是安抚大脑情绪的重要物质,上瘾症患者往往是因为物质依赖早场此类物质减少,因而具有上瘾症患者的人更暴躁更不稳定。同样可以用来解释这些回国犯罪的”英雄“们,战场上安静的时候往往潜伏着更多的威胁和不知什么时候的袭击,甚至是大规模轰炸等,这些超常规的威胁就像在一副绝美的画作上留下无可修复的一刀,触目惊心。即便我们努力修复,但痕迹依旧在那,然后我们会想到那个场景和经历,这个痕迹就是潜伏的唤起知觉,会在某个时候突然唤起,然后结果不言而喻。

战争进行时就有很多PTSD 患者,他们表现为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不适,尤其在局势不利自己的情况下,还有使用生化武器的时候,即便面对战争结束胜利回国的战士,他们也很难短时间回到正常生活,最明显的就是生存者的愧疚,他们错误的把战友的死亡和自己的伤悲联系在一起,造成战友是因为他牺牲的,从而对一切产生抵触,甚至对信仰,对人性产生怀疑。

战争没那么神圣,战争到最后只是生存的较量。

参加过战争或被迫参与到战争的人亲身见过经历过战争的实际,会对政治上的宣传的观念产生很大的转变。尤其是当战争地的敌特行动、基础资料缺乏、物价飞涨等原因造成的生存困难,谁都会埋怨战争。现实和理想的极大反差首先会造成人的不适,然后生存的威胁又把人推到极端,法律不再那么神圣,非常规手段时刻挑战人们的底线。当人们发现这才是真正的战争,他们只有妥协和反抗两条路。

这两种极端都会造成日后回归社会困难。回归的过程中由于不被理解,造成新一轮的创伤,加上战争的敏感性,参战人员往往需要保守秘密,这在他们服役的时候几乎天天训练,极度矛盾的心理直接扰乱人的心智,大脑无法处理如此多的情况,因为思维容易混乱,这时的人十分脆弱,只需一根轻轻的稻草一压。

这也被应用在心理战范畴,中国最早的涿鹿之战,四面楚歌,草船借箭等都是利用人的对信息误判和对威胁的恐惧,这些用在兵法上可以出奇制胜,但如果一个人处在这种无法调整的思维上,他只能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反抗,就是你死我活。

因此战争通常伴随过度杀戮、虐囚等事件升级,类似《日内瓦公约》的条例早就成为摆设。究其根本,不是他们想这么做,很多人日后甚至会惊讶自己当初的举动。指挥官的放纵和纪律的涣散是一方面,其实更深层次是人性的压抑反抗,这些行为最本质的目的是为了震慑,为什么震慑,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强大,争取对绝对安全环境的追求。

生活中常见很多人的过度反应,其实都可以逆向分析其曾经的经历。

重要的是创伤已经产生,应该如何医治呢?心理创伤不是外源性生理创伤,它的构成更为细致和复杂,一个行为的本质可能连患者自己都无法察觉,很多情况无法及时有效的察觉也会延误最佳治疗时期,我们要抛弃这些人吗?让他们自由发展,那只会带来更坏的影响,甚至造成士气的低落,我们也可以让他们返回家乡,但极度的环境和家乡亲人朋友的不理解,同样会触发这种创伤,甚至对社会造成威胁,毕竟他们是受过良好训练的人,而他们的反应同时也会给社会造成影响,这把双刃剑最终会插向自己。

海湾战争之后新战争模式随之兴起,比以前更残酷,心理战也逐渐以联合作战渗透至战争的每个方面,PTSD 也更加引人注目,或许我们可以给这些”幸存者“更多的安慰和理解,还需要我们更多一点帮助。

如果无法避免,起码可以让逝者安息,不再让生者流泪吧。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4/1/26 9:02:16 被墨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