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不可能就参拜靖国神社向中国道歉


日媒:安倍不可能就参拜靖国神社向中国道歉



日媒:安倍不可能就参拜靖国神社向中国道歉


1978年10月17日,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和在狱中或者假释后死去的14名日本甲级战犯以“昭和时代的殉难者”的名义被合祀于靖国神社。(图片来源:环球网制图:赵衍龙)

日本《外交学者》1月25日文章近来,似乎日本官员打喷嚏都会惹恼中国人——反之亦然。所以也难怪,日本首相的和解性讲话遭中方断然拒绝。

目前而言,安倍做什么都不能令北京满意(除非就参拜靖国神社及日本帝国主义的过去道歉,但这是不可能的)。在中国官员看来,安倍“自相矛盾”。与此同时,从日方的观点来看,若安倍将剩下的任期用来证明与中国的友谊,那显然不利于日本的利益。

所以,我们如今看到的是,两个国家都在扩军,同时坚称必须这样做才能对付地区对手的威胁。中日对彼此的政治高度不信任,加上历史上结怨,这造成两国互相猜疑很重。两国都宣称爱和平,同时又用恐吓策略,试图把对方描绘成顽固妖魔。这一切是不是似曾相识?

战略家们一再提醒领导人丢弃“冷战思维”。显然无济于事,因为这恰恰是中日关系目前的状况。两国视彼此为对手,任何一方的言行都会引起对方反击。两国关系紧张会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如在安倍访问非洲时,在瑞士的全球经济峰会上。

经贸关系密切并未对阻止紧张起到帮助。相反,紧张削弱了中日经贸关系。民调显示,60%的中国企业主如今不愿与日本公司合作。日本商界也开始转而关注其他地区。

同冷战一样,问题一定程度上在于,中日均有意将对方的一举一动解读为挑战或威胁。中美之间存在种种不信任,但还没到中日这般地步。美国有太多的敌人和全球利益,中国不可能将其每一个外交或战略动作都解读为反华。同时,北京如今将扩军和战略目标限于近海,这种情况下,东京很容易将中国的每一个举动都解读为针对日本。

我的同事扎卡里近日撰文称,美国衰落的一个副产品可能是地区霸主的出现。我们如今看到的可能就是这一进程的开始,中日如今处于一种冷战式争斗,但不是为全球霸权,而是为地区主导。领土争端凸显这种状况,增加了军事冲突可能。但即便钓鱼岛明天就被海洋淹没,两国间的紧张也不会消失。这是一场地区冷战,目前还只是口水仗,但军备竞赛隐隐呈现。(作者香农·蒂耶兹,乔恒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有些公知圣母心发作,说什么日本人民与侵略战争无关,不应播撒仇恨的种子, 其圣母心地宣称,说什么日本被核武器打击,死很多平民,日本人民也是战争的受害者;所以把任何对日本的批评试做民族主义,是五毛党,鼓吹忘掉“历史账”。抛出了核武器炸死人和南京大屠杀一样,企图以日本被炸为理由,对冲掉日军的罪行。这种“低级日粉+圣母心”行径着实令人发指。倭寇的拥趸们总乐于强调日本是唯一经历核战争摧残的国家,却不反思他们为何挨打。在战争中,不可能没有平民死亡。但是用侵略者国家也有平民死亡就把被侵略国批判一番,再以此粉饰侵略者就其心可诛了。公知圣母心的逻辑就是双重标准,侵略者死了平民,他们哭天抢地,然后指责反抗法西斯的国家为何如此残暴,好像事实就是被侵略国在作恶一般。殊不知侵略国的种种暴行多么令人发指。

人民也是人,是人就会犯错。日本人民有错误,那就是纵容、参与日本的侵略扩张。你说日本人民是被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所蒙蔽,那请问;被一小撮蒙蔽的日本人民为何不在日本国内进行革命,效仿沙俄人民搞10月革命?日本人民的脑子早就冥顽不化了。被美军原子弹炸死只能说倒霉,这就是给独裁者和军国主义分子当炮灰的下场,是日本政府连累他们。如果有公知因此去批判原子弹仍错了,批判当年李梅火攻东京是反人类罪行,那你们还是想想有多少中国人死在了“日本人民'的枪口下。

国际主义,普世价值不等同于圣母心。当年日本政府征兵时,请问那些“人民”在干什么?日本政府收集铁器造子弹的时候,那些“人民”又在干什么?不仅不反感,反而积极配合,踊跃参军,对于一个全民皆兵的军国主义国家,好意思把他们叫做人民?我严重真正的日本人民应该是那些被枪决而亡的日共,是被拷打而死的小林多喜二,是被强征残害的慰安妇。日共,进步人士被屠杀的时候,公知圣母口中的日本人民一边高喊:“天皇万岁”,一边看日共的笑话。关键是到现在还死不悔改的民族……不值得同情……

最后说一句:“国际主义,普世价值是所有伪君子、汉奸和圣母心最后的庇护所。”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