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媒体刊登题为《中美代理人战争?》的署名文章,作者为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前副主席、现该委员会委员卜大年。

文章称,大多数人都欢迎就美国对华军事战略展开公开辩论。这场辩论的细节尽管重要,但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的是,美国国家安全界如今在公开讨论如何遏制中国的“挑衅”,以及在遏制不奏效的情况下怎样将其打败。

知名分析人士黑姆斯和埃尔布里奇·科尔比就防务规划问题展开了辩论。黑姆斯反对空海战的理念,认为打击中国恐将导致核升级,这个观点没有问题。他还特别指出这个理念缺乏战略框架。

文章称,中国在核问题上的态度和原则“变化无常”,这是一个主要的未知数,增加了美国防务规划的不确定性以及战略框架的必要性。

相反,黑姆斯提出了近海控制的理念,即在较远海域设置封锁线,阻隔中国的海上贸易,并在距中国海岸较近的海域设置海上专属区,禁止中国船只进入。他把重点放在了中国经济上。

科尔比则支持空海战的理念。他认为,“经济消耗战”对美国而言代价过高,而且很可能让中国放弃支持美国主导地位的这一传统防务态度。

文章提出,凭什么认为经济制裁就不会像有针对性的打击那样导致事态升级?空海战和近海控制都能危及政权。

此外,两个理念都未提到地面力量。想想二战时投入了多少地面力量才打败日本这个岛国。中国是一个陆上大国,拥有巨大的战略纵深,而且在一定时间内能保证自给自足。 不过中国在其边境地区也有弱点。美国不会想要往中国派遣地面部队,但它可能会与中国周边的国家合作,依靠它们对中国施以出兵威胁。亚洲的军队以地面力量为主,美国利用这一点在战略上是明智的。

文章指出,美国的首要目标应当是重建对其主导地位所依赖的共同体的指挥权。这将给予美国总统诸多选项和集结比当前所设想的多得多的军事力量的能力。

与中国的任何冲突都将是一场需要投入大量军力的行动,这一点很少有人怀疑。一旦重建起这样的指挥权,美国的目标就应当是打败中国,这样未来美国的主导地位就不会受到威胁。

不过,中美之间的竞争正走向一条越来越危险的道路,这可能导致别的地区走到一起。中美两国很可能会认为,双方爆发直接冲突风险过高,所以会通过代理人战争的方式继续竞争。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美国盟友的质量将会像美国军队的数量一样重要。

文章认为,当今,战略和投入的意义在于,美国需要在“打造共同能力”方面投入比以往更多的关注。在东亚,这意味着帮助美国的盟友发展他们自己的反介入能力,阻止中国人进入他们的领海和领空。

这同样意味着,美国要帮助打造能充当代理人的军队,以此保证对中国构成地面上的威胁,同时保证东海和南海的航行自由。最后,必须想一想,美国如何能够在避免直接冲突的情况下,在亚洲以外的地区让中国吃苦头,而中国又如何能够让美国也吃不到好果子?

文章称,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可能会与一个强大的国家(比如伊朗)结盟来打击美国的代理人,推进自身利益。对中国来说,在中东或非洲培养盟友要比在全球投射军力划算。

对美国而言,认真考虑一下如何发挥其在全球各地的盟友制衡中国野心的作用可能有助于减少战争升级的几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