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岳飞就是“民族英雄”

导语:在本网专题《岳飞不是民族英雄吗?》刊出之后,很可喜的激起了一些涟漪。一些辩解回应的声音在网络上出现。因此,本网特此推出续集,对这些回应予以回答。

认同“民族”概念才是“民族英雄”?偷换概念

有辩解称不知“民族”概念就没有民族意识认同,进而没有“民族英雄”,这个说法站得住脚吗?

辩解之一:认同“民族”概念才属于民族

有辩解的声音发表了如下的见解“一个人能不能被命名为“民族英雄”,最基本的前提是此人有没有“民族意识”,换言之,即此人做某事时,是否有意识地将自己归属为某一“民族”,且意识到自己之行事能使自己所从属的“民族”获益。如果一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民族,或者根本不知道“民族”为何物,其决定采取某种行为,当然不可能“以民族利益为重”;既无“以民族利益为重”之意识,又怎么可能是“民族英雄”呢?也就是说:“太阳”是一种“客观存在”,不管有无“太阳”的概念,它始终都在那里;“民族英雄”是一种“主观认同”,某人若不知“民族”概念为何物,若不认同自己属于某一“民族”,他自然也就不可能成为“民族英雄”。” 这段话读起来似乎顺理成章,那么,有没有道理呢?

一个问题:不识字根本不知“民族”为何的文盲是否就不属于任何民族?

按照“一个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个民族,或者根本不知道“民族”为何物”为标准,一个偏僻地方的文盲,完全满足。他就不属于某民族,从而失去了成为“民族英雄”的可能了?若按此标准,鄂伦春、赫哲等在很长时间内生活在远离现代文明的区域的民族,其成员也在相当长时间内完全没有“民族”这个词的概念,那么他们就不成其为民族不可能诞生“民族英雄”了?

问题关键:偷换概念 认同的是“民族实体”而非“民族”概念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廓清学理后我们发现,其实是辩解声音用“偷换概念”一招,将“一个人能不能被命名为“民族英雄”,最基本的前提是此人有没有“民族意识””中的“民族意识”的条件“人民对于自己归属于某个民族实体的意识”(黄兴涛《“中华民族”观念的萌生与确立》)偷换成对“民族”概念的认同。就举上文提出的文盲的例子,文盲不知道民族这个概念是啥。但是,他认同他和他周围人的生活方式,认同他们自己的语言,认同他们自己的祖先和历史,认同他们形成的共同观念。而这些,就是“民族实体”的内容。认同这些,对这些有归属感,就是认同民族实体,也就是拥有民族意识,丝毫不妨碍他成为“民族英雄”。对于这个错误,本网上一专题已经指出,这是混淆了概念和概念的内涵,希望辩解者能理清逻辑,勿再犯相同的逻辑错误。

理清条理:概念本身后起 “名”的迟到并不影响“实”的先行

辩解者有所谓“在社会科学概念里,也存在“主观认同”与“客观存在”的区别。”,这已经属于不知何为社会科学概念了。实质上还是将“民族”概念内涵中“对民族实体的认同”抽出套到概念本身头上,实属逻辑错乱。这类概念本身就是对现有现象的归纳总结和提升后创造出来的,而非反过来先发明概念再形成实体。简言之,民族实际上在世界各地存在相当长之后,才在近代获得了社会科学定义的“民族”概念对之进行描述。在这个概念诞生之前,其民族实体早就存在在人类社会中。本是不需多说的,基本上历史学使用的来自社会科学的基本概念均是同样情况。下面,我们就“民族”这个概念展开,看看岳飞为何就是“民族英雄”,而辩解者为何说不通。

再论岳飞就是“民族英雄”


用“民族”概念偷换“民族实体”是否认岳飞是民族英雄的关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