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家族跟日本的仇恨

我们家族跟日本的仇恨

我们家族跟日本的仇恨

我们家族跟日本的仇恨

看到上面的照片,相信在江西和湖南一带的人大概都知道这是在干嘛吧,我们江西萍乡这里的习俗是二十四节气的大寒日附件可以修祖坟,我们家这次修的是我曾祖母和奶奶的坟,来了一个81岁的伯父,听到老伯父讲前辈的一些事情,其中就讲到了我曾祖父和爷爷的一个兄长在日侵华期间被鬼子杀害的事。

我觉得这些事,作为背负祖先仇恨的后代,我应该铭记,所以我把那天听到关于曾祖父和二爷爷被鬼子残害的事特意写下来。

先做一些简单介绍,以防有人说是我杜撰。本人1979年生,父亲1954年生,祖父1923年生,兄弟五个之中排行最小,曾祖父生辰不详(我不知道)殁于1944年,曾祖母1887年生,殁于1960年,所以估计曾祖父也是1887年左右的,二爷爷死在鬼子攻打湖南湘潭的时候。我们这是江西萍乡的普通乡下,在日侵华期间曾经是沦陷区。

曾祖父的遇害过程大概是这样的,1944年的某天鬼子进村来,对于鬼子进村然后老百姓躲起来,我们这的乡下有个专有名词萍乡话叫“走日本返”,意思就是鬼子进村了,村民们都赶紧上山躲起来,鬼子进村的时候据说是我曾祖父忙于藏家里的东西所以躲的慢了,出去遇到了鬼子兵,结果被鬼子兵杀害了。曾祖父的坟解放后迁到了离我们村比较远的家族发源地登官村那里,所以我没见过曾祖父的坟,也不知道他的生辰。

二爷爷是在鬼子攻打湖南湘潭的时候被害的(我在网上也没查到日本是什么时候打的湘潭,只查到常德会战,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到12月,所以估计日本打湘潭也在那个时候),二爷爷在湘潭做烟草生意,据那个81岁的伯父讲那个时候二爷爷做烟生意赚了很多钱,银元都是用“谷箩”来装的(“谷箩”是一种我们这用来装谷子的框,一箩大概能装50斤谷子),所以二爷爷舍不得他那家在湘潭城里的烟店,没有跑,在鬼子攻打湘潭城的时候死的,具体怎么死的我们也不知道,不知道是攻城的时候被炸死的,还是城破之后被鬼子杀的,能确定的只有他死在鬼子攻打湘潭城的时候。二爷爷没有后代。

那个81岁的伯父是1933年生,1944年的时候他已经有11岁了,也已经懂事了,所以他所叙述的这些事情应该不虚,再说我爷爷生前也跟我提过这些事,那个时候没仔细听,他们两老所述基本一致。

据伯父讲,我们张姓一族,单指我们那个大家庭,就是祖父辈兄弟还有堂兄弟和曾祖父辈兄弟还有堂兄弟,在日侵华期间死了有十几个,具体数字伯父也不清楚。

这就是我们从曾祖父下来这一大家族跟日本鬼子的仇恨,我爷爷和父亲告诉我这些事情,以后我再告诉我儿子,本人在外读书谋生结婚晚孩子小,等他懂事后我再告诉他,也让他也告诉他的儿子,把这种家族的仇恨传承下去,直到大仇雪恨!

希望我辈就能雪耻日侵华之家耻国耻,希望我儿子长大后能骄傲得指着小日本的惨状说“小日本这就是你们残害我们先辈的代价!”

心随形飘渺意定念

2014年1月25日

希望知道家族历史的同胞们都记录一下自家在日侵华期间家族里被害的先辈,作为后代我们应该铭记,一个一个家族的仇恨组成一个国家的仇恨,为先辈雪耻也是我们的责任!

最后吐槽一下铁血哈,我本来在WORD上写好了的,本想直接复制过来,但以一复制整个网页都关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办法,害的我一个一个字的打出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张自忠将军曾经说过,我绝不至相信,区区三岛之倭奴,能亡我五千年文明之中华。家仇国恨,我辈当知,怎敢相忘。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下之中国尚需韬光养晦,对日问题仍不可急躁。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自近代以来,一直困扰中国的中日问题能够得到解决,换句话说也就是将日本从地图上彻底地抹去。顺便说一下我也是江西人。

17楼gdhzlxj

16楼 义理
我父母双方的家族有死于日军空袭的,也有被日军直接射杀的。试问中国有多少家庭与日本没有血仇的?

我是广东粤东山区的,日军侵华时,曾祖父在镇上做生意,被日本兵用枪托击打胸部,不久后去世。留下我曾祖母30多岁守寡,带着3男2女的孩子,最大的才7、8岁,小的还用手抱。本来家境殷实,却因此中落,靠给富人家做针线活碾米维持生计,后导致1女夭折。大伯爷9岁起到县城贩牛,二伯爷10岁上山烧炭,老三本家祖父14岁背井离乡去开荒换米。解放前夕大伯爷还被国民党抓壮丁,准备做苦力挑担到台湾,半夜借尿遁逃生(家乡被抓7人,1人90年代归乡,其余生死不明)。一家子一直熬到解放,土改分了田地,才算安稳下来,改革开放后,随国家发展,奋斗两代人,迁进城市,终于可以衣食无忧,安居乐业,还有闲情上网,心满意足。

家仇与日本人不共戴天,国民党也不是好东西。让我昧着良心说共产党坏话,不可能。

我爷爷的大哥也被日本鬼子杀害,他是被鬼子的狼狗活活咬死的,只剩一副骨架。他是新四军因叛徒出卖被鬼子逮到的,他牺牲在安徽定远的藕塘,在定远的县志上叫藕塘事件。假如我们以后跟日本必有一战,希望所有人都能记住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我家有两位死在日本人的机枪下。听爷爷讲当时是全村听说日本人来了,就都逃,日本人在村南口架机枪对从村里往东北跑的人群扫射,难道这此职业军人看不出那是一群手无寸铁又毫无威胁的农民?后来我爷爷参加了游击队,亲手杀了一个日本兵。算来日本人还欠我家一条人命,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去讨回。


[原创]我们家族跟日本的仇恨


不光要记住历史,更要记住仇恨!将来一定要加倍报仇!!!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