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外公的故事

我的外公是一个老木匠。他专门在当地的木工厂制作各类木床、门窗雕花框架、座椅家具等木制品等,有时也制作各类钓鱼用的手摇轮零件等交予厂方。例如:他用斧头劈开木材,砍削平直木料,用刨子细致的刨平修饰木料表面,用凿子凿孔与开槽,用锯子开料和切断木料,用墨斗弹线与较直屋柱等。在当地很有名气,还带有好几个木工徒弟……

当时的1949年,全国才解放,木工厂的厂领导是一位南下的老八路,这个老八路为人也正直,很善于团结同志,职工有生活、医疗困难,他都竭尽全力给予帮助,得到众人的一致称赞……

1960年代,上级领导“空降似的”派了一个党校毕业的“小干部”到木工厂来“协管”。这个党校毕业的“小干部”坏的很———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心思去抓生产,他一门心思是想“整人爬官”———就是 踩着同志们的鲜血 向上去升官发财! 完全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 一切为了自己,哪管他人死活!

这个家伙一到木工厂,就到处“煽风点火”———到处找各个木工谈话,想方设法的去找老八路厂领导的某些短处与失误———汇编成册,然后污蔑老八路厂领导是“阶级敌人”和“反革命”。 (这是手段)

最后,这个家伙还在全厂大会上,强迫大家表态去打倒老领导,而改选他本人当厂长兼书记。(这才是目的)

我的外公作为老工人组长,在大会上公开表态:“我在木工厂多年了,没有发现XXX老领导是什么阶级敌人!也没有发现XXX老书记是什么反革命!他们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有时还自己贴钱解决了许多职工的困难,根本就没有投机倒把、大吃大喝、贪污公款,他们是好干部嘛! 相反———你这个才来厂里还没有一个月的烂杂种,就到处夸大事实,污蔑老领导,我看你才是阶级敌人!”

这个党校毕业的“小干部”气坏了,他大吼道:“我是党培养的接班人!我是上级党组织派来的!我是共产党员!所以我就代表党!你们谁反对我,谁就是反对党组织!你们谁反对党组织,谁就是反党分子!谁就是反革命!”

我的外公表态说:“你代表不了党!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一个人!还有———你是共产党,老领导也是共产党! 现在,你这个新共产党要打倒那个老共产党! 我看你就是一个戴着共产党外表壳壳的假共产党!我看你就是一个奸臣潘仁美!” (注:潘仁美是小说《杨家将》中的大奸臣)

……“全厂职工大会”在闹哄哄的互相对骂中结束了,职工们一哄而散。

……3个月后,上级领导发了文件———“让那个“小干部”当厂长。撤销了木工厂老领导等人的职位,让木工厂老领导等人被充军到XXX劳改农场当苦力。还批评木工厂职工们没有阶级立场。”

对此,木工厂职工们私下议论纷纷,敢怒不敢言!

……3年后,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个靠“整人爬官”的“小干部”,也同样被“打下马来”———我外公的几个木工徒弟把这个家伙五花大绑,像拖一只毛猴子一样押着他游街,边游街边打骂他,整得他阿弥陀佛……有人还阴阳怪气的告诉这个家伙:你以前乱来、乱整人的时候,就有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同样被人乱来似的乱整呢?!———你带头不讲道理的对付人家,其他人同样也会“照此学样”不讲道理的同样对付你! 这叫乱搞战术对乱搞战术,痞子战术对痞子战术,乱整人爬官战术对乱整人爬官战术,总之这是冤冤相报,相互嗜杀!明白吗?!吓得这个家伙跪下求饶———那情形可真像电影《芙蓉镇》里的镜头一样……

……1970年代末期,上级领导发了 “平反”文件———宣布是对过去的冤假错案以及不准确的认识评价做出正确的修改,以还历史一个真实的面目,还当事人一个公正的评价。大家又出来在一起工作了。

……2010年代初期,这些离休老领导、退休老职工聚在一起座谈:一生就是那么短暂,叹息间,自己老了许多,回首往事,心酸处让人真的很难过。人世间的事,现在可以笑笑了之。

许多人当年自认为———自己做的许多事———是绝对正确的!

但几十年过去了……

回首往事,才发现自己做的许多事———是多么的———可笑!

参考图片:

外公的故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