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年1月21日,北京友谊医院,郑艳良平躺在北京友谊医院的病床上,因血栓复发他又重新住回了医院。固定着输液管的右手,手腕处像长了层霉斑。此前获捐30余万元已花去近10万元,这次的复发让他再次身陷危机。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2014年1月21日,北京友谊医院。血栓复发的郑艳良躺在病床上,等待身体检测以及相应的治疗。他双手抓着床单,皱紧双眉强忍着疼痛。裸露出的胸膛沾满医用胶带揭去后留下的黑褐色污痕,固定着输液管的右手,手腕处像长了层霉斑。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2014年1月21日,郑艳良平躺在北京友谊医院的病床上,其妻子陪在他身边,看着丈夫疼痛难忍,两夫妻都陷入无尽的痛苦中。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2014年1月21日,北京友谊医院。血栓复发的郑艳良躺在病床上,等待身体检测以及相应的治疗。等待接受检查的郑艳良两眼发呆,望着病房的天花板。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2012年4月14日上午,郑艳良冒出了自己给自己截肢的念头。郑艳良说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而是瞬间就下定了决心,没钱手术,不如自己给自己做。当天上午11点多,郑艳良找来家中的一柄红塑料把小水果刀、一根钢锯,再把毛巾缠在一把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就在东卧房的床上开始给自己做截肢手术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郑艳良花了15分钟左右锯下了自己的右腿,整个过程,郑艳良说他一声不吭,锯完后,郑艳良大声把妻子叫了过来,“我让她来把烂腿收拾一下。”闻声而来的沈忠红被眼前一幕惊呆:丈夫的右腿已从距大腿根约15厘米处被锯断,截肢用的钢锯条因受力过大崩断成两截,桌子上是四颗被咬掉的槽牙。好在因为双腿动脉栓塞,截肢时出血并不多。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医生当即表示要住院手术治疗,但是面对数十万的截肢以及术后治疗费用,郑艳良选择保守治疗。2012年1月30日,他从北京回到农村老家。郑艳良回忆说,当时医生在他临走前告知,如果能挨过今后的疼痛,那就没问题,不然最多只能活3个月。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郑艳良的妻子沈忠红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不管白天黑夜,他只能倚坐着,无法平躺下。强效镇痛药别人一天一针就有效果,丈夫一天注射三次都不管用。几天后,丈夫的右腿上开始出现很多紫斑,而后皮肤变黑开始大面积溃烂、流脓,“我每天都在他腿下垫尿不湿和纸,半小时就得换一次。”2012年4月11日,郑艳良说,发现病腿里面全是蛆,而左腿也开始溃烂。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10月10日,河北保定清苑县臧村镇,已经锯断腿一年多的郑艳良坐在自家院子里。2012年4月14日上午,郑艳良由于不堪忍受腿部血栓病痛的折磨,自己将右腿锯下。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2012年1月28日,郑艳良感到臀部和大腿疼痛,并很快发展为难以走路。在经过几番医治转院到北京以后,他最终被确诊为双腿动脉不明原因大面积栓塞。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回到家中的郑艳良开始了“等死的旅程”,三个多月时间里,郑艳良被疼痛折磨得意识模糊,喊叫声令周围邻居都不能入睡。一个邻居回忆说,那段时间郑艳良日夜嚎叫。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就在郑艳良给自己截肢的第二天下午,他逐渐发烂的左腿脚踝以下也脱落了,“原来想如果再往上烂,就把左腿也锯掉。”郑艳良说,后来左腿并没有往上溃烂的现象,为了省钱,郑艳良想出了一个对付溃烂的土办法:先用大量碘消毒液擦洗,再用涂抹了红霉素的纱布包裹,最外面捆上婴儿用的尿不湿吸收脓液。

河北自锯右腿者郑艳良重陷血栓危机[13P]

郑艳良说他在轮椅上坐了一年多,接下来希望能得到好心人的帮助,给他安上假肢,“让我也能再次行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