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秦始皇焚书坑儒坑得到底是术士还是儒生?

34楼 秦之血
同志们,是焚书坑术士,徐福只是个术士,后世对秦多有非议是因为第一次统一中国时,六国人多对秦有愤恨,后来的统治者为了表明自身的正统性,肯定要否定前面的(秦),加上高压政策和后来二世的愚蠢,还有可恶的赵高。所以秦倒下了。至于项羽火烧阿房宫,我擦,这是何其愚蠢的行为,这tmd是老版的火烧圆明园啊,破坏极大,老百姓也会因此忽略对文化的重视和保护,所以霸王还是欠火候。

秦始皇时的大臣里有很多是十分有名和有能力的,秦统一中国之前也是因为六国能人多汇聚在秦,所以发达,其实当时秦的科技和武力还有经济水平是领先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强,统一后如果保持的话,其实是很不错的,可惜了。

不敢冒犯这位网友,不过本人还是那个观点:有关历史上存在争议的话题最好还是采取罗列史实或者罗列争论多方观点的方式来阐述。

小编补图:

秦始皇焚书坑儒坑得到底是术士还是儒生?



以焚书坑儒为例,徐芾只是整个事件中的一个小角色,淳于越、卢生、候生才是重点人物。只不过因为徐芾颇具“奇幻色彩”,后人对他的关注才越来越多。

至于坑得到底是术士还是儒生。史学界不外乎三种说法。即术士说,儒生说和二者兼有说。

术士说的说法来自《史记·儒林列传》中“及至秦之季世,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这里明确说明了坑的对象是“术士”。

儒生说的说法也来自《史记·秦始皇本纪》“(扶苏):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诸生皆诵法孔子,今上皆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

二者兼有说采用了以上两种说法的综合说法,并结合了秦始皇在阐述为什么要坑儒时的说法“始皇闻亡,乃大怒曰:“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方士欲练以求奇药。去不报,徐巿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徒奸利相告日闻。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史记·秦始皇本纪》

个人认为第三种说法——也就是儒生术士兼有说可能比较接近事实。原因如下:

要理解坑儒的内涵,我们首先还要是要从“术士”概念下手。术士说的引文中明确说明了“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其中虽然明确说明了是“术士”,但是其后还加上了一句“六艺从此缺焉”。在当时语境中的六艺即《周礼》中的礼、乐、射、御、书、数六种“技术”。《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有“夫儒者以六艺为法。”的说法,司马迁距离秦的年代相对较短,六艺已经是儒者的一种标志了。六艺在相当程度上可以代表儒生的一种身份象征,只不过在秦汉之交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标签性质而已。

当然,这段话的因果关系中,六艺从此缺的诱因不仅仅有坑术士一点,还有焚诗书。记载六艺的文献没有了,学习六艺的人也没有了,所以六艺缺了。而且这里要说一点,先秦时期的术士与我们今天奇幻游戏中的术士含义可能不大一样,如果一定要把先秦时期的“术士”翻译成为现代汉语,大致可以说成为是“有技术的无产阶级贵族”,这种技术可以是六艺中的任何一种,还可以超越六艺的范畴。

士这个阶层是先秦贵族阶层中最低的一个档次,属于没有固定资产的末端贵族。士的基本生活技能就是技术,而士的技术基础就是六艺。精通六艺中某一项的人就成为了为高级贵族服务的士,其特长往往就成为了不同类型士的标签。比方说擅长武艺的叫“武士”,擅长文墨的叫“文士”,骑术高超的叫“骑士”,有学问的叫“学士”,知名度高的叫“名士”,隐居起来的叫“隐士”,敢死队的叫“死士”,秉承孔孟之道的叫做“儒士”。从广义上来说,所有这些都可以称之为“术士”,即有技术的人士。

实际上,“术”的本意是指城里的道路。《说文解字》中说“术,邑中道也。”金文中的术字就是一条林荫道的样子。所谓“术士”就是有“道行的士”,这种“道行”可以是武艺高强,也可以是巧舌如簧,当然也可以是求仙问道。“术士”的概念是相对较为宽泛的,如《人物志·八观》中有“故烈士乐奋力之功,善士乐督政之训,能士乐治乱之事,术士乐计策之谋,辨士乐陵讯之辞”的说法,这里的“术士”显然不是“法师”的代名词,而是谋士、军师的概念。

与现代人理解的“术士”概念更为接近的先秦词汇其实是“方士”一词。《史记·秦始皇本纪》:“方士欲炼以求奇药。”,这里明确说明了方士的作用之一就是“求奇药”。森立之在《素问考注》中更是明确解释了方士:“案:方士犹云道士,谓方术之士。巫相医卜之术,亦皆谓之方士也。

所以说,术士说的论据中,术士指代的范围是相对宽泛的,是一个广义的概念,而不是仅仅指代求仙问道的“方士”或者“方术士”。

再有,在“坑儒”事件中的两大主角是淳于越、卢生和候生。有关淳于越的记载比较明确,是“博士”。这里的博士不是学位,而是一种尊称,也就是“博学的士”,但淳于越在与李斯的辩论中显然持的是儒家的经典观点,也就是所谓的“克己复礼”,因此淳于越基本上可以被划定为儒生的范畴。有关卢生和候生的身份较为模糊,这里姑且搁置一下。

秦始皇自我解释坑儒的动机时,有一段非常重要的史料:“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方士欲练以求奇药。去不报,徐巿等费以巨万计,终不得药,徒奸利相告日闻。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史记·秦始皇本纪》

这段话中可以看出来,秦始皇本来并不是想要杀掉这些“文化人”的,而是希望把他们召集起来,成立个国家科学院什么的,目的是为了“兴太平”。可是这帮货不争取,拿着国家津贴,干一些不三不四的事情。这类让始皇帝上火的事情又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那些“方术士”做出来的,也就是徐芾叛逃事件,另一个层面是卢生等人的诽谤事件。前者其实对政治影响并不大,只不过消耗了一些财力,影响了最高领导人长命百岁的梦想。后者就麻烦了,罪名是“訞言以乱黔首”,放在现在就是“煽动叛乱”的罪名。这种问题是直接影响秦帝国的统治的,不管始皇帝是否长命百岁,秦帝国要是崩溃了,始皇帝寿命再长也只是多坐几年牢而已。

所有,始皇帝自己解释得已经很清楚了。要坑得既有以徐芾为代表的诈骗犯系列,也有以卢生为代表的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说白了就是始皇帝说的“文学方术士”概念——这里面既有求仙问道的,也有孔孟之道的,说不定还有持其他学术观点的倒霉蛋。做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是“打到一切反动学术权威”。

所以,个人比较认同综合说。被坑的那400多人(一说千余人),其中啥人都有。事实上,在当时的情况下,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一个个甄别你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要打倒,反动学术权威也要打倒。坑足够大,把人往里面填就是了。

以上,本人列举了目前主流学术界对“坑儒”对象的一些界定,也发表了个人一点点不成熟的看法。观点稚嫩,表述拙劣,不到之处,还望各位多多指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秦始皇最大功绩是统一了中国,最大的罪过是没有杀光儒生

坑的大部分都是术士

被后世的那些所谓文人给传成了坑儒

尼玛

按照秦时的比例,当时全国的识字的人应该不会超过百分之一吧,而秦始皇也并没有把它们全杀光,只杀了那些不愿服从服务于大局的,更何况杀了以后社会也没有不再发展,却恰恰使得中央集权更稳固,更牢靠。而这种手段让秦后的几千年里的几乎所有政权都在效仿,都在增强。所以说对焚书坑儒的愤恨和鄙视只不过是书生们千年痛楚后的自恋情怀!当今如是!!

5楼 zxcvbnm51988
按照秦时的比例,当时全国的识字的人应该不会超过百分之一吧,而秦始皇也并没有把它们全杀光,只杀了那些不愿服从服务于大局的,更何况杀了以后社会也没有不再发展,却恰恰使得中央集权更稳固,更牢靠。而这种手段让秦后的几千年里的几乎所有政权都在效仿,都在增强。所以说对焚书坑儒的愤恨和鄙视只不过是书生们千年痛楚后的自恋情怀!当今如是!!

其实,原因很简单,秦始皇不仅仅打破了旧秩序和旧传统,还建立了新秩序,留下了新传统,让这些人失去了以往的既得利益。所以,写史的这帮人,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件可以黑人的事情。知识分子抑或文人,到底是啥样,看看现在的这些功成名就的教授,专家就很清楚了。古人里面有风骨的也是异类。再多的文化,也掩盖不了人首先是动物的事实。

理论上讲,一个新建立的国家,统一思想是非常必要的,杀一些持不同意见的人,也是可以理解的,秦皇做法很残酷,但实际效果却不明显,也没有真正大开杀戒。而后来的汉武帝,采用了一个看似温和的人的意见,搞了个罢拙百家,独尊儒术,一下子就把先秦诸子的思想全给灭了,还搞的后代文人没人敢拿这段历史说事。政治上,汉武可比秦皇高明多了,下手也狠多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