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轮遭遇战


1995年12月1日是我们难忘的日子,三年的军旅生涯结束,我们光荣退伍。三年中我亲手送别了两批老兵,那生离死别的场景至今难忘,又是那么难受。轮到我们时即使很高兴和兴奋,但是又是那么的伤感和莫名的不舍。三年啦,三年的青春年华。和男人黄金年岁肚皮留在了军营。三年中有的入党立功受奖当了班长,有的一事无成,甚至背着处分和满腹的委屈,有的带着受伤的心里和身体,,,,就在要离开不多的日子,部队突然就想放假了一样。连队两个主管很少露面,常有喝多了的老兵叫嚣要找领导述说三年的委屈和心中的不平。就是发生谩骂和殴打领导的事也不鲜见。退伍的那一天,上午我们搭上部队安排的大客在战友的泪别中伤感的离开了自己战斗三年的第二故乡。到了南京中山码头,乘坐江汉21号客轮返回湖北。同船的还有江西九江的兵。我们湖北的战友大约有八九十人。九江那边的退伍军人大约有一百二十余人。大家虽然不在一个层面的仓住,但是知道同船的不止我们这些退伍军人。加上散客客轮上的人显得很多。大家安顿好后。有三五个散步甲板的,又懒得出仓,几个一伙在床上打牌混点的,也有去船上看电影的,,,, 第二天晚上大约7点多。一阵阵急促的步伐和叫喊声打乱了平静,船上显得骚动起来,不久就听见战友们分别通知,说什么湖北的战友在洗漱间为了。洗漱和九江的退伍军人干了起来而且是几个打一个。大家一听情绪一下激动起来。前文说过很多本来在三年当兵生涯中有委屈怨气的战友叫的最凶。他们纷纷起身或招呼其他人或寻找可以当作武器的扫把等物品,我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立即起来冲了出去。在通廊里双方人员缠斗在一起,有很多人头上出血受伤,看架势我们这边好像出于下风,但是随着支援的战友越来越多,局势得到稳定,双方从客轮的一层打到顶层,最后船上到处是打架的当兵,受伤的越来越多,散客们躲在舱里不敢出门。船上武汉籍的船员操着武汉话喊破了嗓门,个斑马的,搞么斯哟,退伍回家是好事,打么斯假呢;最后在双方送兵的领导耐心的说服下,在双方还有一些有克制力的战友说服下,才慢慢平静下来,双方人员才陆续回到自己的舱里。船长安排船上医护人员为双方免费疗伤。待平静后我们清点受伤人员时发现有三四十个不同程度受伤的。大家平静不了心中的怒火,几个有组织能力的人立即动员起来,坐在一起商量第二次战斗计划,计划商量得很周密。突击的,打援的,隔离的,甚至想好了,明早上岸后对付警察的预备队。一切看上去是那么圆满。一场惊心动魄的决战就要拉开序幕。

第二天天不亮,觉得船应该快到九江了,大家连忙起床,带上武器,集合起来。大家尽可能的静悄悄的免得惊动对方和船员。作战前,几个牵头的反复交代作战计划。待船停稳后,我们冲向三等舱的出口,,,,,,怎么冲不动全挤在一起了,,,原来三等舱的出口铁门锁上了,眼睁睁的看着九江的兵冲我们做着鬼脸安然的上岸,跑步离去。原来是船长预见到第二天肯定有恶战,下令船全速再点到九江,而且锁上了三等舱的门。避免了一场恶斗。等九江的兵走后,船长才打开三等舱的门,毕竟三等舱有九江的散客要下船。这才使得我们有机会下船。可是那些九江的兵已经人去楼空了,大家气愤难消努力冲到码头外面,希望能找到几个,,,但是失望了,找不到对象,大家气愤难消,有少数素质过于太差的战友发现打砸码头设施的行为。九江站的警方有十几人出来协调,应该说警察表现出很大的耐心。但是收效甚微。正闹着,我们的领队和船长过来找到我们几个牵头的,用家乡的话和我们交流着反复述说着这样闹下去的利弊。而且船长准备了水果和丰盛的早餐欢迎子弟兵回到故乡,这时警方也调来香烟和医护人员。表示慰问和查看我们受伤的战友。原计划在九江码头停靠二十分钟的客轮,被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还是船长发火了,孩子们,你们看看那些无辜的乘客都在寒冷中等着早点开船和回家;还闹什么呢,你们的爸妈盼着你们安全的回家,别离开了军营进号子了,哎,,,,大家也已经没有什么脾气了,只好陆陆续续回到船上。在船员们的招呼下,才逐渐平静下来。一场本来要血雨腥风的战斗终于还是平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