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打引号的目标战[长城军团]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老塞从“体制外”的“无稳定工作人员”平稳过渡到“吃皇粮”的“固定职业者”时,在热心的左邻右舍伯伯大娘叔叔婶婶阿舅阿姨们的关怀下,老塞的人生中又有了下一个目标——找对象。

这是一场目标战,打引号,即为“目标战”。

俨然成了老男人的老塞,在努力工作、认真学习的同时,貌似也该尽快找到生命中的那个她,从此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白头偕老、不抛弃不放弃……

命令:“必须完成任务!”

回答:“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谁敢打保证?”

清新脱俗、天生丽质的老塞,钟情于深居简出的闭家锁生活形态,又适逢《光复之日》创作已进入关键阶段,哪有那么多精力去打家里强加给老塞的这场目标战?

“那姑娘漂亮吗?”

“你所谓‘漂亮’的标准是什么?”

“柳叶眉,大眼睛,精致的鼻子小巧的嘴,白皙的皮肤鹅蛋脸,胸和臀也是硬指标,必须达标。否则两个字,免谈!”

“你要求还真高!对学历、教养、家庭背景都不在乎?”

“那都是次要的,最硬最硬的硬指标,忠诚!小塞我常年在外,管道为业、四海为家的,别是咱在前方打一个热闹,后方紧赶慢赶的给咱打造纯翡翠制成的大绿帽子,小塞脾气不好,容易急,到时候要再飙点儿血,问题就严重了。”

“整这些没用的你最来精神!刚发现你的领带颜色与衬衣不配,自己从来不会搭配,让你妈帮你找颜色对路的,快换下来!”

老塞一脸郁闷。

老塞的娘一脸黑线:“笑起来!板着个脸像什么话?你就这么去见姑娘?”

我本深沉少欢乐,却奈何强颜欢笑空应对,此事不成又怎样?爱情算神马,码字价更高。能成便成,成也不成,千言万语略显多,俩字就够,拉倒!

以上这些话老塞当时敢当着娘的面儿说出来吗?敢不敢就别深究了,反正当时老塞没说。

话要是从头来讲,其实老塞不是没有爱,更不是不想爱。只是曾经爱得那么深,其后的痛苦来得也是那么深。当年用情太深的老塞,无可避免心碎的结局。爱得真、爱得狠、爱得火热、爱得疯癫,可是老有人说:“十六七岁的小破孩儿懂啥叫爱?那叫早恋!”

老塞的早恋真的不能开花结果吗?又没实践过,为何妄下结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抱憾的是,老塞永远无法去实践了。到如今,老塞明白不该再多想那个她,她已为人妇。

可又忍不住再说说:那些年老塞错过了一个爱老塞的女孩儿;那些年老塞哪怕吃一口以前从没吃过的零食都在想:“她还没吃。”即便她早吃过了这种零食。想来,吃货老塞能在吃时还想着她,足以证明老塞有多爱她。老塞自以为是地这样认为。

回不去那些年的时光,老塞有一股淡淡的忧伤了。

到如今老塞被问起“漂亮”的标准,张口就把那个她的长相说出来了。那个她,是一个比老塞大九天的美丽女孩儿,曾经全班男生心目中的女神,曾经被所有人惊诧于怎么可以被老塞这种屌丝征服了的女神。

糟,好像跑题了……

好吧,老塞不能再说彼时的她,只能说此时的她。老塞得给此时的她去电话了,此时的她又是谁?蓉蓉。就是热心肠的左邻右舍们给老塞介绍的女孩儿。

老塞这个人吧,习惯被照顾,在家被父母照顾,在学校被老师照顾,在部队被班长照顾,在企业被前辈照顾。结果,这位蓉儿真是个小女孩儿,在老塞眼里还属于祖国的花朵那一类型,老塞只盼她快快长大,岂敢奢望她照顾老塞大叔?而不能照顾老塞大叔的女孩儿,老塞要她何用?

但是老塞还不能不给她去电话,总得把她约出来先。就算这场目标战老塞出工不出力,但不管咋说样子是要做出来的。

已知,蓉儿不在桃花岛,在公园湖心岛假山之上,戴红帽、着浅蓝色连衣裙、黑鞋白袜、披肩发。瞧这身打扮,小清新一枚啊。

等等!戴红帽?小红帽?遇到狼怎么办?老塞正义感狂发,瞬间展开擒敌拳打狼无敌模式。蓉儿有危险,速去救援!

见面,蓉儿说:“你好,小塞。”

“你好。”

蓉儿收起小红帽,速入正题,提问环节开始:“喜欢电影吗?”

“从没去过电影院。也不对,上学时学校组织去电影院看过。”

“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名著,很多名著。”

“喜欢路遥吗?”

“我的偶像。”

“哦。”

沉默五分钟,冷场阶段老塞看湖面,蓉儿在看什么?反正绝不会看老塞。

“哥,你做什么工作?”

“管道保护。常年在外,不经常回家。”

“哦。”

沉默五分钟,冷场阶段老塞看树林,蓉儿在看什么?懒得管了。

“哥,你收入怎样?”

“不多,单位很讲究,包吃包住,只赚不花,我的业余生活又极度枯燥,闷在屋子里宅着,休假期间左邻右舍都不知我回来了。”

“我也喜欢宅,不喜欢去电影院,其实钱太多也不好,够花就行。”

沉默分五分钟。五分钟后,老塞开口:“哇,时间过得好快……”

“嗯。”

“和你交谈很愉快。好像要变天。”

“嗯。”

“我还有点事。”

“再见。”

“再见。”

老塞瞬间转移,五分钟后老塞到家。对于父母提的问题,老塞只一句:“她适合做家属,我不担心她给老塞戴绿帽。”

“你是说不好看?我看还行,模样上至少中等偏上。”

“年龄太小。”

老塞的爹要爆发:“年龄太小是问题吗??”

老塞老实交代:“我不喜欢岁数小的,真成了的话也老感觉娶回个大侄女。”

“好了,明白你的意思,就是不同意呗?”

“爹,理解万岁,你能理解俺真是太好了。不过男方最好别把话说太直了。等吧。”面对情绪不好的父母,老塞赶快闪人,再不闪要被处理了。

等来的结果居然是,老塞这么一个家伙居然得到这样的评语:“踏实,老实,我愿意继续交往。”

……

能不能别这么夸张?就老塞那个态度居然能得到那样的评语?为什么啊?蓉儿,你到底相上你塞哥哥哪点了?塞哥哥很萌?塞哥哥很帅?塞哥哥很富有?在当时,N多个问号从老塞的脑海中奔腾而过。

离家前,老塞被要求定期与蓉儿通话,不通不行。话说,电话通了聊什么?人生理想和现实?过去现在和将来?昨天今天和明天?又是N多个问号从老塞的脑海中奔腾而过。

老塞外出巡线,微信里老娘还在命令:“立刻联系,马上!”

这么急啊,心急吃得了热豆腐吗?老塞打电话:“蓉蓉,我是塞,最近怎样?”

接下来一通天南海北的侃,撂下电话老塞一脑门子汗,自从那些年老塞错过的那个女孩儿离开老塞后,老塞跟女孩子聊天的能力值已无限接近于零。怎么能强迫张飞绣花呢?那是非人道的虐待啊……

老塞被公派到滨海某城参加培训,在海边又被老娘于微信中强令与蓉儿通话。不通话,发短信成不?那也成!不管咋样得联系!好吧,大海啊全是水,全部拍下发往蓉儿手机。蓉儿回话:“别发啦!我的手机接收不到你的爱疯照片!”

老实不客气的,老塞又能咋样?只好在心里说:“这年头女汉子泛滥,三个老塞未必是一个女汉子的对手……”

而后一月有余,老塞经常被强令给蓉儿打电话,蓉儿经常性不接;老塞经常性被强令给蓉儿发短信,蓉儿经常性不回。

这是神马意思?老塞没话找话很轻松吗?尊重一下塞哥哥的辛勤汗水好不啦?

老塞一脑门子的疑问以及一肚子的牢骚。

鬼使神差的,老塞开始看娘发到老塞手机上的蓉儿照片。往往总是有那么一个瞬间,老塞真的遭遇了那么一个瞬间。豁然的,老塞发现蓉儿挺耐看的,圆圆的脸,皮肤也算白嫩,双目清澈,笑容很甜,居然还有一对酒窝!这一对酒窝让戴着矫正牙套的蓉儿显得……甚是可爱!一旦接受了某种设定,自我眼中的西施应景而生,随后便是心花怒放,单身的老塞大叔啊,你也有今天啊!

老塞美呀美呀美呀,醉了醉了醉了……

飘飘然在半空中的老塞忽然接到蓉儿短信:“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对不起。”

随后“啪嚓”一声,半空中的老塞一个自由落体,倒霉催的是老塞那天没带伞包!

我……去?什么情况?这什么情况??

一不小心见了你,开始时一不小心相不上你,慢慢的却一不小心爱上你,再一不小心被你踹?

“你有什么可牛的?没念过大学,工作又不好,收入也不高,模样不帅偏还喜欢扮深沉。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宅吧宅吧,宅到最后一事无成!怎么?不服气?实话告诉你,本姑娘压根也没看上你!就是受不了你牛哄哄的样子耍耍你罢了!同意与你交往?别做梦了!除你之外老娘的追求者大把大把的!”

居然自称老娘?声音细腻腻的蓉儿,自称老娘?

老塞从梦中惊醒,方知此乃噩梦一场。虽是被蓉儿踹了,但蓉儿也不至于自称老娘吧?老塞揉揉太阳穴,又一细想,梦里的蓉儿对老塞说的话难道有错吗?

老塞啊老塞,目标战哪是这样打的?你原本华丽丽地不想和她在一起,天知道咋搞的你却又想和她在一起了,结果你牛皮哄哄的前期表现(你的梦告诉你的不知对错)导致你踹人不成反被踹……

目标战,成了相亲之殇。

老塞单身,不求解放,但求宅到永远……不再去爱……

貌似不对,还是得爱。爱国,爱父母,爱事业。

但是,爱一个女人?能否再给老塞五年时间?老塞真的很想休息休息。老塞多累啊,瞧瞧老塞码的这篇文章吧,到底想表达什么老塞自己都说不清楚,就因为太累了。这么多字不容易,大家给力一些吧。这不,老塞又要休假了,又要被强令去相亲了。还来那么一套吗?老塞曾经有过爱,爱到太深时爱却消失了,老塞的心也碎了,感觉不会再爱了;几年以后,踹人不成的老塞反被人踹了。

让老塞歇歇吧,歇歇吧……

厚着脸皮出现的小广告:

两部小说求支持

http://bbs.tiexue.net/post_7035723_1.html

《星海征途》——未来世界海军陆战队员的铁血征战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http://www.junshishu.com/Book23193/

《光复之日》——这片战场,你就是你战友的援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1/21 23:49:26 被步兵生于198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