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两脚羊 (注意!这里探讨的可不是羊!胆小勿入!)

何为 两脚羊?

宋人庄绰在《鸡肋编》里写道:“自靖康丙午岁(公元1126年),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京西、淮南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登州范温率忠义之人,绍兴癸丑岁泛海到钱塘,有持至行在犹食者。老瘦男子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


元末陶宗仪所著的《南村辍耕录》里说,“天下兵甲方殷,而淮右之军嗜食人,以小儿为上,……或使坐两缸间,外逼以火。或于铁架上生炙。或缚其手足,先用沸汤浇泼,却以竹帚刷去苦皮。或盛夹袋中,入巨锅活煮。或男子止断其双腿,妇女则特剜其两乳,酷毒万状,不可具言”。人肉曰‘想肉’,食之而使人想也。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卷二 滦阳消夏录二中记载


景城西偏,有数荒冢,将平矣。小时过之,老仆施祥指曰:是即周某子孙,以一善延三世者也。盖前明崇祯末,河南山东大旱蝗,草根木皮皆尽,乃以人为粮。官吏弗能禁,妇女幼孩,反接鬻于市,谓之菜人。屠者买去,如癈羊豕。周氏之祖,自东昌商贩归,至肆午餐,屠者曰:肉尽,请少待。俄见曳二女子入厨下,呼曰:客待久,可先取一蹄来。急出止之,闻长号一声,则一女已生断右臂,宛转地上,一女战栗无人色,见周并哀呼,一求速死,一求救。周恻然心动,并出资赎之。一无生理,急刺其心死;一携归,因无子,纳为妾,竟生一男,右臂有红丝,自腋下绕肩胛,宛然断臂女也。后传三世乃绝。皆言周本无子,此三世乃一善所延云。


历史记事

人是要吃饭的,而咱老百姓,却嚼着树皮,吃着草根和观音土,实在活不下去,就吃人。史书记载:“民外为盗贼所掠,内为郡县所赋,生计无遗,加之饥馑无食,民始采树皮叶,或捣叶为末,或煮土而食之,诸物皆尽,乃自相食。”


“乃自相食”,就是吃人的意思。吃人这种事,现在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在中国历史上,只要是动乱和战争年代,人骨为柴、烹煮人肉的惨事,是时常发生的。在清朝同治年间,仍有人吃人的惨剧发生

五胡中的羯族是历史上有名的“食人恶魔”,史书记载羯族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专门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叫做“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被驱赶的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

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大概只剩下400万,(西晋时大概2000万),冉闵解放邺都后一次解救被掠夺汉族少女就达20万。 冉闵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


刚果(金)传出“人吃人”新闻(03年)


上月在南非握手言和以结束4年半战火的刚果(金)近日又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该国东北部竟传出“人吃人”的新闻,居住在热带丛林中的俾格米人(因其成年男性平均身高不足1.5米,又被称为侏儒族人)成为该国反政府武装的盘中餐,联合国正在深入调查这一骇人听闻的事件。


联合国驻刚果(金)观察团的官员莫努贝日前表示,虽然刚果(金)和平协议已经签署,国家正朝着和平建设的方向发展,但是10万多名因战火而无家可归的人仍不敢返回家园,他们至今仍心有余悸,特别是那些生活在东北地区热带森林中身材矮小的俾格米人,好不容易逃离家园捡回一条命,惟恐回家后落入反政府武装之手,成为他人盘中美餐。


反政府武装以吃掉俾格米人作为对他们的惩罚


去年12月中旬,刚果(金)的两大反政府武装在该国东北部的伊图里省贝尼市附近再次交火,居住在那里的逃离战乱的俾格米人指出,反政府武装在他们家乡一带胡作非为,坏事做绝。他们强奸妇女,任意施用酷刑,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竟丧尽天良地吃起人肉来,上演了一场“人吃人”的人间惨剧。一名妇女说自己在刚刚分娩后就遭到强奸,一名男子被强迫目睹家人被处死的情景,一个犯人则在枪口的威逼下烧烤人肉并食用……


更令人震惊的是,反政府武装以吃掉俾格米人作为对他们的惩罚措施。反政府武装刚果解放运动及其盟友刚果民主联盟国民派,近来在伊图里省追杀他们的共同对手———刚果民主联盟解放派。这两支反政府武装经常雇佣当地的俾格米人到森林中寻找食物,尽管这些俾格米人是热带丛林中寻觅食物的高手,但也难免出现马失前蹄的情况,俾格米人一旦空手归来,自己就会成为这两支反政府武装的食物,在被杀死后吃掉。联合国驻刚果(金)观察团的官员表示,这一指控“是可信的”,他们将“严肃对待这一事件”,并派出6人调查组深入丛林调查此事,然后将向联合国安理会做出汇报。这两支反政府武装的领导人也表示,他们也将调查这一惊人的事件。


刚果民主联盟解放派人士认为,俾格米人惨遭屠杀,进而又被吃掉,是因为那两支反政府武装的指挥官们相信,吃了俾格米人的性器官有助于增强体质和力量。正是这种歪理邪说驱使他们干下了这种罪恶勾当。也有报道说,反政府武装分子因俾格米人个子矮小而歧视他们,把他们当作低等人甚至动物,所以敢心安理得地吃掉他们。


关注珍稀动物,更应关注俾格米人的命运


一个援助俾格米人的组织指出,俾格米人是中部非洲最早的居民,现在还剩下大约60万人,有濒临绝种的危险。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热带丛林中,从未离开过家园,但是这场被称为“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却逼迫他们逃离家园,失去了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打猎场所。这还不算,反政府武装还要吃掉他们,这真是惨绝人寰。他们进而指出,国际社会不断关注濒临灭绝的动物的保护工作,昨天是霍加坡(非洲中部的一种类似长颈鹿的动物)数量减少了多少,今天是山猩猩(生长在非洲中部的与人类最接近的动物)的生存受到了影响,后天又是犀牛遭到人类攻击……可是国际社会却对濒临灭种的俾格米人的命运视而不见,置若罔闻,“这无论如何是令人无法接受的,希望这一人吃人事件能够唤起国际社会的良知,更多地关注人类弱势群体的命运”。


刚果(金)东北部“无国界医生”组织的负责人罗德里格女士指出,在矿藏丰富的伊图里省发生这种暴行,简直令人不可想象。“我注意到有关报道。我不否认这一事实,实际上,有许多逃离家园的俾格米人一直在谈论这种事情。不过,这只是去年以来发生的大量暴力事件中的一部分,可谓冰山一角。这一“人吃人”的现象该是国际社会关注的时候了。”▲

就在现在 中非仍然上演着 人吃人的惨剧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