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捡硬币两个月 攒够一张回乡火车票(高清组图)


农民工捡硬币两个月 攒够一张回乡火车票(高清组图)


去年6月,重庆男子尹大伦怀着“打工梦”来到古田,但因交不起5000元押金,第二天就被工厂赶了出来。身上只有6.2元的他,试图沿着公路,徒步走回重庆,在接下来近5个月的时间,他从古田步行流浪到屏南、政和、建瓯、福清、莆田等9个县市。去年11月9日,他辗转来到福州火车站。从那天开始,他“住”在了火车站,吃旅客吃剩的食物,捡大家遗落的1毛、5毛硬币,终于在2个多月时间里,他攒够了钱,成功买到了一张价值224元、1月29日从福州开往重庆北的无座火车票。尹大伦在垃圾桶中找到了一盒别人吃剩的盒饭开始吃起来。

农民工捡硬币两个月 攒够一张回乡火车票(高清组图)


尹大伦从胸口取下一个黑色的小背包。他告诉记者,自己两个多月的努力,都在这小包里面。里面装满了数十个1毛和5毛钱的硬币,在他的钱包里,还有几十张1块钱的纸币。经过计算,这里面一共是76.9元。“我不想,也不敢找别人帮助。”对于自己一路拾遗的成果,尹大伦说,他曾经因为捡到过3张10元钱,吃到过几份还剩有很多白饭和配菜的盒饭,开心了好多天。但是,最让尹大伦开心的是,他靠着拾遗攒到的钱,终于在1月14日买到了一张1月29日从福州到重庆北、价值224元的无座车票。

农民工捡硬币两个月 攒够一张回乡火车票(高清组图)


在重庆合川老家,尹大伦原本是一名人力三轮车的车夫,靠着自己微薄的收入,赡养家中64岁的老父亲。去年6月10日,一个亲戚告诉他,在福建古田的一个工厂里烧锅炉,可以月入3000元。怀揣着“打工梦”,尹大伦坐上火车来到了古田。“我身上根本没那么多钱,他们看到我交不出,就把我从厂里赶了出去。”尹大伦说,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工厂要他交这些押金。在福建举目无亲,手机又坏掉了,也不记得家里的电话,再加上挂念家里的父亲,这个性格极度内向的男子,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回家。市民高先生知道尹大伦的情况后,给了他100元爱心款。

农民工捡硬币两个月 攒够一张回乡火车票(高清组图)

“我对这里不熟,也不知道要相信谁。只想着沿着公路走,应该就可以走回重庆去。”6月11日,身上只剩下6.2元的尹大伦,决定从古田徒步走回重庆。一路上,凭着好心人的施舍,以及自己一路的拾遗,在接下来近5个月的时间,他从古田步行流浪到屏南、政和、建瓯、福清、莆田等9个县市。在莆田高速公路上,他还被高速交警拦下。在交警的帮助下,买到一张回到古田的汽车票。11月9日,他乘坐一班火车,又从古田来到了福州火车站。除了身上的衬衫裤子,尹大伦的其他衣物都是捡来的。


在重庆合川老家,尹大伦原本是一名人力三轮车的车夫,靠着自己微薄的收入,赡养家中64岁的老父亲。去年6月10日,一个亲戚告诉他,在福建古田的一个工厂里烧锅炉,可以月入3000元。怀揣着“打工梦”,尹大伦坐上火车来到了古田。“我身上根本没那么多钱,他们看到我交不出,就把我从厂里赶了出去。”尹大伦说,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工厂要他交这些押金。在福建举目无亲,手机又坏掉了,也不记得家里的电话,再加上挂念家里的父亲,这个性格极度内向的男子,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回家。市民高先生知道尹大伦的情况后,给了他100元爱心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