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谈粤军北上抗日:直取南京 友邦日本一定支持


1936年6月1日,以白崇禧、李宗仁、陈济棠为领袖的桂、粤两系军阀,公开发表通电,斥责南京国民政府消极抗日,宣布将率军“北上”,与日寇决一死战。此即桂系“北上抗日”事件,通称“两广事变”。

国民党大佬汪精卫此刻身在海外,密切关注事变进程。据此一时期汪与国内亲信的来往电函,可知其对桂系“北上抗日”之举,相当鄙视乃至痛恨。如7月12日,汪精卫致电陈璧君,明确表示不认同白崇禧等人“以抗日为内争”的做法:

“我虽不主张(对两广)用武,但对两广以抗日为内争,极不谓然。”①

次日,汪再致电王法勤、陈公博等人,表示对白崇禧等人假“抗日”之名,行“内战”之实的行径,“十分痛恨”:

“(一)中央数年以来对于西南苦心隐忍,期免决裂,此次若能本此精诚,促其觉悟,……实所深盼。(二)此电可半公开,盖我固仍本数年来息内战之方针,然对两广之假名出兵,十分痛恨,决不可模棱两可,自昧平生。”②

汪的此种痛恨,与其政治立场有关。早在1936年5月14日,汪即已致电陈璧君,阐明自己对桂系的基本态度:

“(一)对蒋保持向来之关系。(二)对西南只取感情联络,不作政治关系。(三)西南有人来,至多不即不离。若联西南以倒蒋,是尽毁数年来立场,我决不为。即挟西南以自重,亦所不屑。”③

所谓“数年来立场”,系指汪精卫自1932年任行政院长以来,愿积极与蒋介石合作,以完成抗日准备。汪曾对陈璧君自述,其主持中央政府期间,“尽了数年的心,吃了数年的苦,捱了数年的骂,捱到南京已由空城而实城,由拼无可拼而至于可以拼一拼,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汪既如此自我评价,自然不会认同两广的倒蒋行动。[1937年,桂系“北上抗日”遭舆论诟病,军事亦失败,遂与中央议和,宣誓共同抗日;此为宣誓现场照片,前排中座持刀者乃中央代表程潜,右三乃李宗仁,右五乃白崇禧。

桂系一类地方军阀的所作所为,确应重新审视

不过,汪精卫恐怕并不知道,白崇禧等人此番“北上抗日”,实际上获得了日本军方的支持。如据粤军高级将领李洁之披露:

5月15日,白崇禧来广州游说陈济棠举兵时,曾表示:“只要我们挂起抗日的招牌,……舆论界必定会支持的,蒋介石也没有理由反对……大军到达武汉后,……马上转移东下袭取南京。……至于友邦方面,我们可再派人去联络,以过去几年我们同日本军方的关系来看,相信他们一定同情和帮助我们的。”④

5月18日晚,陈济棠之兄陈维周向粤军干部介绍了“自己与日本驻粤总领事接洽的情况”,明白表示:“我们的策略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已取得日本军方的谅解,愿意支持我们的行动。”⑤

5月30日,陈济棠再度向部下交底:“友邦军方也已经联系好了,答应派些军官来协助我们。他们还可以在华北方面加重对蒋介石的压力,使蒋腹背受敌,这样有利的时机,不干何待?”⑥

桂系联合日军“北上抗日”闹剧之真相,留存史料颇多,此不赘述。⑦然此事管中窥豹之价值,至少有二。其一,削平军阀,确乎是全面抗战前,必须要完成的基本准备工作。

其二,朝秦暮楚,火中取栗,是桂系一类军阀的基本行为模式,至内战期间尚且如此。譬如,1949年1月,白崇禧曾派亲信李书城前往中共第二野战军四纵驻地联络,明确表示:

“临动身时,白先生一再表示对毛主席提出的八项条件基本同意。……若得贵方同意,他愿意充任江南进攻蒋系军队的先驱。”⑧

至于白索要的条件,据李书城转述:“据我看,白先生是希望能够尽可能保全军队,最好是只改变部队名称与指挥系统,如能在联合政府中给白先生以相当的位置则更理想。”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楼猪放屁!抗战期间,八桂子弟浴血奋战,成了日军最畏惧的对手,做为“杂牌军”之一,驰骋整个抗战疆场,以人口比例出兵达到全国第一,100多万八桂子弟参与抗战,牺牲超过40万。第7军、第48军等威名赫赫......抗战胜利,以德公健公等为代表的八桂子弟功不可没!抗战期间,日军侵入广西,不敢过多逗留,因为广西全民皆兵,广西民团是当时中国的一大特色,为抗战最后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黑完共军黑桂军,看来只有蒋光头的遭殃军抗战,其他都是打酱油的。说说遭殃军那个在抗战中的表现高于李宗仁?

桂系领导人带领八桂子弟浴血奋战打鬼子,之前因反将战争策略上的需要,纵有言语上的某些不妥(且也没有实施于行动),也轮不到楼主你来大肆攻击!你攻击桂系就罢了,你不应该拿大汉奸汪精卫的几句话来对比,汪精卫是什么人?你竟敢抑桂赞汪?一个投靠日本人当起傀儡的大汉奸,在你眼里,竟然比一群浴血抗日的群体更高大!

后面说的更是谬论!朝秦暮楚。如此说上来,你对百万起义或投诚的国民党官兵是很深恶痛绝的了?汪精卫投日叛国不见你说什么,中国人投降中国人(姑且算是投降),你倒是如此深恶痛绝,你是什么 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