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的人口容量需要考虑空气容量

今天要说一个新概念,“城市洁净空气容量”,简称空气容量。就是说,北京犯了大城市病之一——人口突破了“城市洁净空气容量”。

“城市洁净空气容量”,这个新概念应该提出来了。不要以为地球表面空气来去自由,平原地区谁也不会缺氧,就以为城市不需考虑空气容量了。其实,城市的空气容量限度是客观存在的,我指的是洁净的空气,不致病的空气。在特大型城市里,洁净空气一定是有容量限度的。北京的连续多日重度雾霾,已经说明,这座特大型城市的“洁净空气容量”早已被打破了!

城市空气洁净程度是一种平衡现象。使城市空气变洁净的正向因素,只有风、雨(雪);使城市空气污染的反向因素,有人群生产和生活过程中排放出的污染气体、风沙带来的扬尘。当城市人口少的时候,污染因素小于洁净因素,正向因素大于反向因素,空气质量就不会持续变坏,就会朝正方向改善;当人口膨胀,污染因素大于洁净因素时,反向因素大于正向因素,污染物就会越积越多,造成雾霾久久不散。

北京缺风少雨,正向因素太小,人口急剧膨胀,反向因素太大,导致污染势力大于洁净势力,结果当然是污染。郊区、乡村为什么多蓝天白云,因为人少,排污少,总是洁净势力大于污染势力,结果当然空气清新。

有一点需要注明,生产生活排污远远大于汽车尾气排污。所以减少排污势力,首要的是减少生产生活排污,即减少排污的主体——特大型城市的人口。

北京缺水,采取的办法是超采地下水和南水北调;北京缺燃料和农副产品,采取的办法也是外地调运;北京缺住房,采取的办法是大批建造保障房;但是,只有空气,洁净的空气,无法外地调运,也无法本地建造。所以,比起可以人为增加的城市水容量、物资容量和住房容量来,人力无法增加城市洁净空气容量。一座城市虽然不会缺氧,但是空气质量糟糕,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北京根据水资源等条件曾经计算出城市容量是1800万人。但是,这种计算结果没有考虑到“城市洁净空气容量”。这是个近几年出现的新情况,今后我们不得不面对“城市洁净空气容量”问题。面对空气容量问题,人类不可能制造大量的风和雨,用来净化北京空气,“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显得十分无奈。

北京市民生问题的重点已经是“大城市病”,已经应该是考虑“城市洁净空气容量”的时候了。2014年北京市大力控制人口规模,可以说是抓住了民生问题当中的主要矛盾,希望有人能科学计算出北京的“城市洁净空气容量”。据我粗略估算,雾霾在北京不经常发生而是偶尔出现的年代,北京那个年代的城市人口规模,就可以认为是没有突破北京城市洁净空气容量的合适数据。如果不采取断然措施,继续让**规模人口聚在一起呼吸自己造成的不干净的空气,好比一条超载下沉的船……

如何攻克“大城市病”,终于成为2014年1月开幕的北京市人大和政协两会热点议题。为什么说“终于”?其实大城市病早就发生和蔓延在京沪穗等特大型城市。“大城市病”能成为两会热议话题,符合空气危机面前的民生需要。

破解城市发展难题成为了北京两会的一个重要议题,郭金龙书记坦言:“大量人口流向城市,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障和改善民生,尤为重要。”政府工作报告中,王安顺市长在谈到民生保障时,提到了“天地之间莫贵于人”,此言出自战国年代《孙膑兵法·月战》,意思是,天地间最珍贵的就是人,没有比人更重要的了。用这句话来谈民生保障,再适合不过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