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震动西线的大战——宜将剩勇破柑塘


在1979年的西线战场上,13军39师在代乃地区坚决阻击住了越军316A师,未使其向柑塘越军345师靠拢,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军主力37师、38师就要向柑塘之敌发起决定性的战役突击了。

[原创]震动西线的大战——宜将剩勇破柑塘

柑塘(朗仁 Cam Dung)是越南西北部重镇,位于外波河以北的红河西岸,紧靠老街通向河内的西线铁路,扼住红河水运,同时也是通往河内主干公路上的军事据点,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在其西侧约12公里处有一座大型磷矿,是越南的一个特大企业,其年收益占越南财政收入的5%,常年住有苏联专家十多人。柑塘磷矿是越南当年不多的出口创汇资源,占有较高的经济地位,因而在磷矿地区有军队长期驻守,并在周围的高地构筑有防空在内的野战工事。正是柑塘在战略和经济上都具有极重要的地位,黎笋才会发出“死守柑塘地区”的命令。越军紧急调整部署,迅速组织了以柑塘为核心的谷珊、典那、容东、朗堂、真尉、磷矿火车站防御体系,布置了345师121团、118团3营、190炮兵团一部、黄连山省队192团残部、特工21营、公安16团3营、978公安营、柑塘市队等兵力,隔外约姆河与中国军队对峙,并等待316A师前来救援。

打下柑塘,兵临外波河北岸,是中央军委确定的西线作战的主要目标。1979年2月21日,昆明军区传达了军委邓小平副主席关于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歼敌万把人”的指示,并下达了歼灭柑塘地区之敌的命令。当晚,13军阎守庆军长召开军紧急作战会议,传达了军委首长的指示,同时定下了战役决心:

以39师巩固既得阵地,攻占代乃地区,坚决抗击316A师东援,保障军主力侧翼安全。

以37师在左翼,加强坦克部队,沿谷柳至柑塘公路两侧攻击前进,首先歼灭布亭、199、281、158高地之敌,然后主力向柑塘发起突击,一部兵力直插朗箭,断敌退路,协同38师围歼柑塘守敌。

以38师在右翼,从241、219、439、369高地地域突破,沿312、563、587高地、周为、朗杭、朗拉、团结、嘉符方向攻击前进,歼灭柑塘磷矿守敌,协同37师实施钳形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

歼灭柑塘守敌后,13军各部巩固阵地,搜剿残敌,准备相机歼灭316A师。

决战在即,昆明军区前指又得到情报,河内附近的越军第一主力308师已经向西北方向,即柑塘方向开动。据此,昆明军区准备调集13、14军主力,“打掉308师”。为不使两敌汇集,加大歼敌难度,13军迅速攻歼柑塘之敌已成当务之急。杨得志司令员强撑胃病加重的身体亲自掌握全局,日夜筹划指挥柑塘战役。

[原创]震动西线的大战——宜将剩勇破柑塘

为务求必胜,13军将军、师炮兵进行了重新编组,集中85毫米以上火炮编成了7个炮兵群,共计258门火炮:

军第一炮兵群:152加榴炮12门、122加农炮12门、85加农炮18门

军第二炮兵群:130加农炮36门

军第三炮兵群:152加榴炮24门

军第四炮兵群:130火箭炮36门

军第五炮兵群:122榴弹炮24门、130火箭炮6门、107火箭炮12门

军第六炮兵群:122榴弹炮36门

军第七炮兵群:122榴弹炮24门、130火箭炮6门、107火箭炮12门

再加上团、营属82毫米以上火炮,13军在6公里的进攻正面上布置了564门火炮,密度达到平均每公里94门。而当面越军只有1个炮兵团加2个高炮营,85毫米以上火炮不过3、40门,根本无法抵挡中国军队的强大炮火。在兵力上,13军集中了2个步兵师的18个步兵营,而当面越军只有约7-8个步兵营,也形成了对越军2:1以上的兵力优势。

38师112、113团于2月18日歼灭了坝洒地区守敌后,即转为军预备队,巩固既得阵地,清剿残敌,保障全军的右翼安全。37师、39师向纵深突破后,38师主力也随后跟进至周登地区待命。21日夜军指下达了柑塘战役的命令,郭春生师长即调整部署,命令112团、113团前出至250、271高地一线接替37师防务,预备从241高地、大寨一线突破越军防御;114团则北调登门,准备再次执行向柑塘守敌侧后纵深穿插合围的战役任务。

从21日至 23日拂晓,越军345师一部向37师前沿的250高地发动了多次反击。250高地位于谷珊至谷柳的公路北侧,其南侧无名高地前沿距公路仅100多米。这里,三面临敌,完全暴露在越军占据的3个高地火力夹击之下。111团3营8连奉命防守250高地,在连长吴成良指挥下,全连官兵依托既得阵地顽强坚守,顶住了越军的75次猛烈炮击,坚守4天4夜,打退了越军10次反冲击,歼敌120余人,胜利完成了阻敌反扑的任务。战斗中,吴成良连长为抢救战友光荣牺牲。战后,8连被昆明军区授予“英勇善战钢8连”荣誉称号,吴成良烈士被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为加强一线力量,111团3营预备队9连也进到北瓜姚西南无名高地待机。22日下午,38师112团从周登进至250高地一线接替37师111团的防务。

在13军统一部署下,37师、38师各部向外约姆河北岸预定地域集结,做好了进攻的准备。2个师以大寨、161、159高地、朗塔、朗拉一线为战斗分界,预备从东西两侧向柑塘发起突击。攻击时间最初定为22日下午,后接军指命令推迟至23日拂晓。

23日早7时,13军7个炮兵群加团、营炮兵的564门火炮齐声怒吼,向外约姆河南岸越军阵地和前沿目标实施了25分钟火力急袭。仅发射107、122毫米以上炮弹即达4092发,有效地摧毁了越军前沿和纵深的大量防御设施。借着弹幕掩护,37师、38师第一梯队步兵开始运动接敌。

在左翼,37师计划以109团配属军坦克2、3营(欠7连)、装甲车3辆,在199高地至布亭一线展开,以主力向109高地、141高地、嘎北岭、柑塘实施主要突击,首先歼灭布亭、谷萨、真尉地区之敌,然后歼灭柑塘地区之敌;同时以一部兵力沿真尉东侧无名高地、格外北侧无名高地直插朗箭,控制要点,扼守朗箭大桥,断敌退路,协同主力全歼该敌。

111团配属师85加农炮营1个连、装甲车3辆,在大寨北侧无名高地至199高地南侧无名高地一线展开,主力向241、281高地、奔韩、柑塘实施主要突击,首先歼灭280高地、维金、哥该、朗堂地区之敌,然后协同109团歼灭柑塘地区之敌。

110团为师预备队,随时准备在柑塘方向进入战斗。

22日20时,37师接到军指发来的敌情通报:敌有2-3个营在金星桥至柑塘公路两侧埋伏。为防止遭到越军伏击,师指挥所命令各团发起进攻后主要沿山脊前进,并令109团组织好对坦克的运动保障。

23日7时15分,在弹幕掩护下,109、111团各攻击分队开始徒涉宽约20余米,水深0.5-1.2米的外约姆河。因运动途中山多沟深,直到8时许步兵才向越军前沿发起冲击。

109团位于全师左侧,展开2个步兵营,以正面进攻和侧翼迂回相结合,沿山脊攻击前进。因受地形限制,配属的坦克部队难以展开连以上兵力快速推进,遂沿右侧公路在步兵战斗队形后展开了1个排,以直瞄射击支援步兵拔点战斗。109团当面之敌是越军公安16团3营一部,战斗进展较为顺利。1营相继攻克179、191、谷萨、205高地;2营相继攻克191(另一个191高地)、159、166高地。至当晚18时30分前,109团已进攻至真尉以北地区,坦克部队沿公路进至维金附近。

111团位于全师右侧,当面之敌为345师121团4营和公安16团3营一部。团长周文碧决心以3营担任主攻任务,以7、9连为第一进攻梯队,在全团右侧发起突击。7连预定首先攻克167、241高地,然后与9连共同攻占280高地。7连徒涉外约姆河后,首先攻占了罗堂附近的167高地。在继续进攻纵深的241高地时,遭到越军顽强阻击,攻击受挫。

9连(欠1班,担任营警卫)由副营长加强指挥,预定首先攻占井架高地(因有钻井架一座而得名)和241高地,然后向280、281高地发展进攻。9连3排为尖刀排,徒涉外约姆河,直扑前沿的199高地。在距199高地顶端约200米时,遭到越军射击。3排在带队的副连长指挥下迅速展开,利用一人多高的茅草掩护向上攻击前进。因山上茅草茂密、晨雾浓重,在北瓜姚以南无名高地指挥的连长难以判明3排的位置,无法组织火力支援。经司号员吹号联络,3排用曳光弹打出3个点射显示位置,连长仍未能观察清楚。此时1排也从南侧渡河,观察到3排的位置并向连指报告。连长遂带重机枪、无坐力炮各1个班向前转移以火力支援3排。

3排在接近至距199高地顶端约100余米时,副连长发现越军火力不强,判断守军不多,于是命令8班从正面发起攻击,7班从右侧山背迂回向上。8班很快突上山顶,发现几名越军,抢先开火毙伤2人,其余越军逃向199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副连长带其余人员迅速发起冲击,于8时40分攻占了199高地。

9时左右,连长和副营长的指挥位置进至199高地北侧山腰。经过观察敌情,连长命令3排继续攻击井架高地,预备队2排和连火力队加速前进准备支援3排,199高地以南无名高地由1排3班攻占。

9时40分,连长率2排和火力队部分火器进至199高地西侧菠萝地展开。原配属3排的重机枪和无坐力炮因掉队,此时也归连长指挥。连长命令1挺重机枪压制199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和井架高地,另1挺压制241高地越军火力,掩护3排冲击,以无坐力炮监视摧毁越军迫击炮。部署完毕,1排长率3班从199高地东侧向199高地以南无名高地东北侧发起攻击;3排在副连长率领下在199高地与井架高地之间鞍部前占领进攻出发阵地,等待炮兵火力急袭后发起冲击。

这时,营指通报左邻7连己攻占241高地(实际7连仍未攻占该高地)。连长决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发起冲击,并请求营炮火压制井架高地之敌。很快,营82迫击炮向井架高地急袭2分钟。随后,连长令各排出击。3排沿山背东北侧向前冲击,进至距井架高地约100余米时,遇到一片宽约30米的开阔地。先头的8、9班迅速跃进开阔地,突然,从280高地西北突出部和井架高地打来了猛烈的机枪火力,副连长和8、9班长及6名战士负伤,冲击受挫。

3班沿199高地东侧攻击前进时,遭到东侧的241高地火力封锁无法前进。连长以为是友邻7连误会,派人用信号联络,却遭到更猛烈的火力射击,这才知道241高地仍为越军所占。连长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营指,并命令火力队向199高地转移。10时20分左右,火力队到达连指挥位置。副营长命令重机枪在199高地占领阵地,压制280、241高地之敌火力,并亲自为无坐力炮指示目标,直瞄摧毁241高地西侧越军火力点。在连火力支援下,3班向199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发起猛攻。经过十多分钟激战将该高地攻占,击毙越军6人。副连长负伤后,仍继续指挥3排沿山脊东北侧发起冲击。因越军火力猛烈,难以通过开阔地,冲击再次受挫。

由于在199高地不便观察和指挥战斗,连长决定再次将指挥位置向前转移。在指挥转移时,副营长不幸中弹阵亡。11时许,7连攻占241高地,解除了9连左侧的火力威胁。

11时40分,连长在199高地南侧接到营指通报:友邻7连已攻占280高地(实际未攻占),右翼38师已攻占241高地(另一个241高地)、219高地,正向439高地发展进攻,命令9连半小时内攻占井架高地。连长立即调整部署:3排继续向井架高地冲击;指导员带预备队2排在3排后跟进;火力队在199高地东南侧突出部占领阵地,集中火力压制井架高地之敌,掩护三排冲击;3班在199高地以南无名高地附近搜索残敌,掩护2、3排的右翼安全。

因3排位置不明,连长带上报话机亲自去找3排。在进至距井架高地顶端约150米处时,发现了3排。当时3排已伤亡过半,8、9班大部失掉了战斗力。连长命令8、9班剩余人员进行火力掩护,7班和跟上来的1排2班继续发起进攻。因连火力队遭到280高地西北突出部越军火力压制,无法展开进行火力掩护,7班、2班冲击又被越军阻止。此时离营指规定攻占井架高地的时间只有18分钟了,连长急了,从通信员手中拿过冲锋枪,不顾越军火力封锁,亲自带领2班冲击。当冲到距高地顶端几十米处,连长中弹负伤。2班继续冲至井架高地西北部,遭到越军火力的猛烈拦阻。7班很快跟了上来,与2班协同战斗,将残余越军压制在了高地西南侧。

不久,指导员率2排进至井架高地北侧约150米处。为加快战斗进程,营长命令加强的2个喷火组喷火烧山。当时正刮着南风,喷火组选择射击位置不当,反而将火引向北侧,将3排伤员隐蔽区域的茅草引燃。指导员果断命令2、7班守住既得阵地暂停攻击,以火力掩护,2排上去抢救伤员。经过一番抢救,伤员全部脱险。

12时35分,团指命令9连迅速组织力量攻占井架高地。指导员考虑到3排伤亡较大,决定2排从3排方向进入战斗。2班、7班在山顶以火力吸引越军,2排迅速向进架高地南侧迂回。2排迂回到位后,不顾越军火力封锁,勇猛跃进。5班长罗来夏在冲击途中中弹牺牲,副班长吴勇带领全班冲锋在前,一举杀上井架高地歼灭了残敌。

9连攻占井架高地后,没有发现井架,判断所攻占的为199高地东南无名高地,实际井架位于280高地西侧山背后,与9连所占领高地尚距400米。营指得报后,命令9连迅速向实际井架高地攻击,占领后由西侧向280高地发起进攻。

接到命令后,指导员立即和2排长研究攻击实际井架高地的方案。经过分析判断,认为越军重视山顶和易接近的山背,而忽视山沟和侧后。于是调整部署,由2排长代理连长,4排长代理副连长,将3排和3班合编为一个突击排,沿高地西侧山沟向实际井架高地攻击前进;将2排3个班编成2个班为连预备队,由6班长代理排长,准备攻占280高地时进入战斗;连火力队进至199高地东南无名高地占领阵地,支援突击排战斗。

14时许,代理连长根据地图用井字坐标法为营炮兵指示射击目标,营82迫击炮向实际井架高地进行了炮火急袭。9连突击排利用茅草掩护,越过高地西侧的一条深沟,迅速接近井架处越军第一道堑壕。还没等越军反应过来,突击排用火箭筒抵近射击,连续摧毁了越军前沿的2个火力点。全排指战员勇猛冲击,一举攻占了实际井架高地。此时营指通报,7连正向280高地西北山背两侧攻击,令9连向280高地侧后攻击,断敌退路,配合7连全歼280高地守敌。代理连长决定2排进入战斗,从280高地西侧发起攻击。

280高地北接199高地,南连281高地,南高北低,灌木丛生,茅草茂密,山顶较为平坦开阔,沿山背的接近地易为火力控制。防守280高地及其西北突出部的是345师121团的2个加强排,配置了60炮和高射机枪,在阵地上构筑了多处工事和明暗火力点,连观察所也设在280高地。

代理排长率2排沿实际井架高地东侧山沟隐蔽接敌。在运动途中,5班代理班长吴勇被越军射来的一颗高射机枪子弹从右侧贯穿腹部,血流不止。为了不影响其他人员战斗,他捂住伤口一声不吭地向前爬。吴勇旁边的战士刘谋仁发现班长受伤,正要呼唤卫生员,被吴勇制止了。2排进至距越军阵地约20米处仍未被发观,直到进至堑壕边沿时越军才发觉射击。2排官兵们发起了勇猛冲击,迅速跃入堑壕消灭了几名顽抗的越军。3排这时已进至280高地侧后,代理副连长发现右前方50米处有越军堑壕,立即命令7班以机枪掩护,8班向敌侧后迂回。在进至越军侧后20余米处时,8班以手榴弹和抵近射击将堑壕内越军击毙,然后全排向高地顶部发起冲击。

2排从正面向顶部冲击。重伤的吴勇将冲锋枪斜挎在脖子上,一手托枪,一手捂住腹部向前冲去。离山顶十多米时,一颗高射机枪子弹将他的左臂打断。吴勇就用右肩挂着冲锋枪,单臂射击,坚持冲锋。在距山顶几米时,他的胸部又连中数弹。吴勇用最后的力气向越军扫出一梭子弹,然后跪倒在了草丛里。

当2、3排快冲上高地顶部时,营指通报7连已攻占了280高地,注意联络不要发生误会。9连随即停止攻击,同时组织火力队向井架处转移。当火力队正沿3排运动路线向前转移时,突然从草丛里钻出3名越军向火力队扫射,致火力队当场伤亡2人。排长举枪击毙越军1名,残余2名越军逃进丛林。

9连随后转入防御,在280高地顶部西南侧构筑工事。16时30分,2、3排突遭高地顶部的火力袭击。代理副连长判断顶部仍有残余越军据守,命令突击排向顶部搜索前进。17时许,9连占领了高地顶部,残敌向东北方向逃窜。

打扫战场时,2排的战友们找到了吴勇的遗体。只见他左膝顶住肚子,右腿屈卷成跪姿,双手紧握冲锋枪,前方躺着4名越军尸体。卫生员解开吴勇染透鲜血的衣服时,发现他的腹部被子弹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肠子流出了一尺多长!

在攻占199、280等5个高地的战斗中,9连共毙敌88人,缴获高射机枪1挺、轻重机枪5挺、60炮1门、40火箭筒1具。9连阵亡6人,负伤23人。战后,吴勇烈士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追记一等功,。

3营继续发展进攻,至当晚18时30分占领了281高地一线。

1营在3营左侧担任助攻任务,进展较为顺利,连克211高地、维金、199高地(另一个199高地),于当晚进至朗堂地区。为支援步兵战斗,师炮兵群也连夜转移至布亭地区。

在右翼,38师计划以112团从大寨西北侧突破越军防御,沿219、369高地向312高地实施主要突击,然后沿587高地向周为、朗杭发展进攻。

113团从241高地当面突破越军防御,沿439、563高地实施主要突击,然后经587高地、周为迂回至柑塘侧后的朗达地区,协同37师围歼柑塘之敌。

114团在登门地区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执行向柑塘进攻的任务。

23日早晨发起进攻后,113团以1营为先锋营,突破外约姆河向南直进。尖刀连2连上午进展迅速,于冲击发起50分钟后即攻占越军前沿的241高地。在继续攻击纵深的439高地时,遭到越军的顽强抵抗。2连多次组织进攻,一直打到下午17时许终于将439高地攻占。

112团在113团左侧并肩进攻。其当面前沿为以大寨、161、219、369、312高地组成的越军防御体系。其中又以369高地为核心。369高地位于柑塘磷矿西北约8公里处,西北与219高地相接,东南与312高地相连,西有439高地。其顶部较平缓,山脊狭窄,茅草茂密,两侧坡陡谷深,地势险要。北侧山麓有横向的外约姆河,东侧山麓有谷柳至柑塘的公路通过。防守这一地域的越军是345师118团3营1个连及其营指挥所。在外约姆河南岸沿219、369、大寨西北无名高地一线山脊形成纵深梯次防御,各高地上均构筑有单人掩体、掩蔽部与堑壕相结合的野战工事,配备了高射机枪、60炮、轻重机枪、火箭筒等火器,火力较强。各制高点既能独立战斗,又能对主要道路、山脊形成交叉火力互相支援。

112团以2营为先锋营,沿大寨西北无名高地、219、369高地发起突击。4连担任尖刀连,加强无坐力炮2门、重机枪3挺、火焰喷射器3具,以1排为主攻,首先攻占大寨西北无名高地和219高地,然后掩护5连攻占369高地。为加强指挥,派出副营长协助4连组织指挥战斗。22日下午16时30分,4连隐蔽进至250高地南侧突出部占领进攻出发地区。在总攻时间推迟后,连长王华金于当夜率主攻排的排、班长抵近前沿侦察并选择接敌路线。

23日7时,38师122榴弹炮营向219、369高地进行炮火急袭。4连的主攻1排利用炮火掩护开始向前接敌。因沿途茅草高深不便行动,1排长李士成带领全排官兵以手掰、脚踏、身体滚的方式向前跃进。7时40分,师炮兵群再次炮火急袭219高地。随后2营的82迫击炮向219高地前沿火力准备,连射168发炮弹。4连火力队的60炮、无坐力炮和重机枪也一齐开火掩护步兵接敌。

因冲击出发地距越军前沿较远且草深难行,1排未能在炮火准备结束前接近到合适的冲击距离。8时许,1排运动到距越军前沿百余米的外约姆河北岸高地的陡崖时,遭到越军轻重机枪的猛烈射击,当即伤亡7人。副指导员冯平学带领救护组上前抢救时中弹阵亡,1排又有2名战士负伤,进攻受阻。这时团长指示2营:突击部队的动作要快、要猛,迅速接敌。4连接到营长指示后,由副连长张友宽指挥重机枪掩护,督促1排迅速前进。同时王连长命令第二梯队的3排从250高地东北侧运动接敌。

1排在连火力队掩护下,不顾一切地滚压茅草开进。为避开越军的火力封锁地段,1排通过了一段3米多高的山坡陡崖。全排官兵把枪背好,整好装具,有的纵身跳下,有的抱头向山下合身滚去。山坡下边就是谷柳通向沙巴的公路,1排官兵们连滚带爬地穿过公路,又徒涉了水深及腰的十余米宽的外约姆河,在9时左右逼近了219高地西北无名高地突出部。3排从东北侧向前运动,遭到东侧的大寨东北侧高地越军重机枪射击,前进受阻。预备队2排在1排后跟进,在250高地以南无名高地遭到西南侧的越军机枪射击,排长等5人受伤,前进受阻。

为加快进攻速度,4连请求团、营炮兵压制大寨一线之敌,支援1排前进。营长很快指挥82迫击炮向越军前沿急速连射28发炮弹。1排利用炮火掩护发起冲击,以3班在西南侧进行牵制,1、2班向火力较薄弱的219高地西北无名高地东北侧后攻击前进。1班分组向前跃进,遇到正面的1挺越军重机枪拦阻。班长命令轻机枪掩护战斗小组发起进攻,先后将越军2名机枪手击毙。2班长在冲击时负伤,他忍痛将全班6人分成3个战斗小组,互相掩护,连续用手榴弹炸毁越军轻、重机枪各1挺。3班在前进途中遇到越军一个掩蔽部阻击,爆破手上前爆破未成功。李士成排长即带领1名战士从上向下冲击,以手榴弹消灭了掩蔽部内的越军。战至9时50分,1排突破了越军的前沿阵地。

团100迫击炮连很快向219高地前沿和东北侧进行压制射击。1排以1班在左,3班在右,2班居中,成后三角队形展开,向西北无名高地顶部冲击。经过20分钟进攻,已接近距顶部200余米处。防守的越军急了,出动十余人向下进行反冲击。1排立即抢占有利地形,待越军进至百米以内时突然开火,当即毙敌数人,其余越军逃向219高地。1排乘势进攻,将西北无名高地攻占。11时许,连长率2排进至西北无名高地。

11时30分,师指挥所命令迅速攻占219高地。根据团里的指示,营长命令4连增加兵力,组织火力,加快速度攻占219高地。王连长命令3排迅速进至西北无名高地,从219高地东北侧攻击。此时,3排仍被越军火力压制在250高地以南无名高地突出部东北侧而难以前进。王连长调整部署,将6班配属给1排,继续从正面主攻;4班长代理2排排长,指挥4、5班从219高地西南侧进入战斗。12时30分,1、2排发起攻击。经过连续战斗,于13时25分将219高地攻占。然而王连长误判了自己的站立点,将369高地误认为是219高地,继续指挥1、2排向369高地发起攻击。团、营多次询问4连是否攻占了219高地,都回答说没有。郭春生师长得报后,命令2营调整部署,利用右翼113团攻占439高地的有利时机,以5连从219高地西南侧进入战斗,从侧后攻击219高地(369高地)。

接到命令后,营长观察到439高地并未被113团攻占,遂报告给团里。团指严令即使439高未被友邻攻占,5连也应进入战斗。5连接令后向前运动,进至219高地西南侧时,遭到439高地越军射击,当场伤亡12人。团指接到报告后,这才命令5连停止前进。14时20分,营长命令4连用白布显示位置,始发现4连已经攻占了219高地,正向369高地攻击。团前方指挥组和营指立即转移到219高地,实施靠前指挥。

在师炮兵群前观的目标指示下,师122榴弹炮营向369高地北侧200米处进行了压制射击。15时许,团指命令2营组织火力,掩护4连向369高地实施攻击。此时4连3排仍未跟上来,王连长指挥1、2排不顾连续战斗的疲劳饥饿,再次向369高地发起冲锋。从219高地到369高地距离约1000米,沿途都是一人多高的茅草,行进困难。王连长请求上级炮火支援。师122榴弹炮营很快向369高地反斜面及后方250米处进行了12分钟的压制射击。利用炮火掩护,1、2排向前推进了400余米。此时战场上刮着5、6级的南风,为阻止中国军队推进,369高地上的越军大尉营长丁国仕命令发射燃烧弹,把山上的茅草引燃,很快形成一片火海,带着滚滚浓烟向北侧飞扑过来。

面对猛烈的火势,王连长命令1排从西南侧迂回过去。1排刚刚跳下一道陡坡,便遭到369高地和439高地的越军火力射击,伤亡7人,前进受阻。排长指挥战士们向高地的东北侧迂回前进。因大火一烧,草木成灰,1排的行动就有暴露的危险。3班19岁的新战士李启毅然迎着火海冲去,边冲边射击,吸引了越军的大部分火力。班长张仕和跟着冲上去,发现李启左腿和臀部已被射中6弹倒在地上。张仕和扑过去要进行抢救,但被李启推开了,他大声对班长说:“不要管我!班长,快带领同志们绕过火墙,拿下主峰要紧!”张仕和不由分说背上李启就走,李启挣扎着又跌落在地上,大声喊道:“这里危险,你们赶快离开,我来掩护!”说完就拖着一条断腿顽强地向前爬去,边爬边射击。张仕和还要上去抢救,但被越军的弹雨阻隔,后边冲上来的战士也有多人伤亡。张仕和等人一边向越军还击,一边眼睁睁看着李启边爬边打,消失在了大火里。在李启的掩护下,1排剩下的官兵从越军的火力间隙中冲过,绕到了369高地的背后。

王连长指挥2排从正面冲击,一面组织火力掩护,一面派人抢救伤员。一阵越军的弹雨泻来,王连长不幸负伤倒下。营长命令副连长张友宽代理连长,继续指挥1、2排攻击。18时左右,代理连长指挥2排冲出火阵,突入了369高地的前沿堑壕;1排也从高地侧后发起攻击。4、6班从右侧,5班从左侧向上交替跃进。4班长和6班副等人密切配合,击毙了越军大尉营长丁国仕。火箭筒手兰方虎在距敌A型掩蔽部6米处立姿射击,将越军掩蔽部摧毁。激战至当晚19时,4连终于攻占了369高地。

打扫战场时,战友们在一个烧焦了的山坡上找到了李启的遗体。他的面容已经无法辩认,唯一能够证实身份的是胁下烧剩的两小块红色内衣残片。那支已被烧焦的56式半自动步枪,还握在他手里。在枪口所指的方向,躺着2具也被烧焦的越军尸体。从李启负伤到他牺牲的地方,足有120米。他是在身受重伤、全身着火的情况下,以钢铁一般的毅力向前爬行了120米!

整个战斗中,摧毁越军火力点36个,歼灭1个营指挥所和1个加强连。共击毙越军大尉营长丁国仕以下71人,缴获60炮3门、高射机枪2挺、重机枪6挺、轻机枪5挺、冲锋枪4支、火箭筒16具及各种弹药、物资一批。2营阵亡21人,负伤29人。战后,4连被中央军委授予“猛虎连”荣誉称号,李启烈士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追记一等功。

经过23日一天激烈战斗,37师、38师已进至439、宏西爱、281、205高地一线,挺进越军纵深7公里,攻占了容荷、真尉以北越军防守的大部要点,打开了柑塘北面的门户。345师被打得狼狈不堪,师长麻永兰向第二军区前指发出紧急呼救:“今天敌人极为厉害,各个阵地都被打垮了,调整部署极为困难,局势正在进一步恶化。” 打到此时,345师已丧失斗志,各级领导争先逃跑,部队趋于溃散状态。

为抓住战机歼灭345师,13军命令37、38师以钳形攻势连续突击,继续对向柑塘方向败溃之敌实施追歼。24日6时许,在红河东岸进攻的14军40师118团3营控制了朗洋铁路桥,截断了柑塘越军通过铁路退往红河东岸的道路,为13军歼灭越军345师于柑糖地区创造了有利条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