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苏德战争前 为什么苏联红军仍一直迷信骑兵?(转)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已经退出欧洲战场的骑兵在国内战争中再度复兴起来,不仅恢复了作为真正作战单位的骑兵军,而且出现了以前欧洲军事史上从未有过的骑兵集团军,红军和白军的庞大骑兵部队曾多次进行激烈的遭遇战。与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俄国骑兵相比,红军骑兵有很大不同。

红军骑兵尤其是骑兵集团军不仅有骑兵部队,往往还编有步兵师、步兵旅、装甲分队,装备有装甲列车、步枪和机枪。

白军骑兵擅长骑兵冲刺(即大规模骑兵攻击)和马刀攻击,这是从沙俄军队继承下来的战法。20世纪初,沙俄军队的传统骑兵战术达到较高水平,这是正好大量出现了自动射击武器,使得该战法基本失去作用,

许多红军骑兵没有受过传统的骑兵训练,不会使用冷兵器(学会这一技巧需要练几年,而哥萨克人从小就开始这种训练),再骑兵冲刺时不会使用手槍、短身管枪、骑枪等射击武器。机轮车这种架有机枪带弹簧地盘的两匹马拉的敞篷车在骑兵中发挥了特殊作用。它是国内战争中的一大发明,很快被红军从“马赫诺匪军”那里借鉴而来。

伊萨克-巴贝尔对这种独特的作战工具做了生动的描述“一辆牧师乘坐的普通四轮马车,因一场突如其来的国内纠纷而突然受宠,成了可怕的快速作战工具,创造了新战略和新战术,改变了昔日的战争面孔。机轮车孕育了不少英雄和天才。马赫诺匪军就是这样一类人,他们把机轮车当成了自己神秘而诡计多端的战略的核心。马赫诺匪军装备的300辆机轮车变化神速,风驰电掣,使步兵、炮兵甚至骑兵都黯然失色。机轮车部队具有闻所未闻的机动性。打败这支军队很难,抓住他们更不可思议。在这一点上,布琼尼表现的不比马赫诺差。”

红军曾经创造了使用射击兵器对付主要使用冷兵器的骑兵群的精彩战例。当白军巴尔勃维奇的混成军以“马镫靠马镫”的密集队形对突入克里木清剿弗兰格尔军队的红军发起决死攻击时,红军使用150辆机轮车的机枪进行了抵近射击,使白军损失惨重。

在1919-1920年的南方面军和西方面军的战役中,骑兵集团军在突破敌人防御时的猛烈突击和他对敌人后方的突击以及为粉碎敌人战役预备队的行动,极大成功的发挥了优势,进攻速度可达每昼夜7-18公里。

此时,红军骑兵指挥员中也涌现出一大批叱咤风云的人物。除了布琼尼,还有第2骑兵集团军司令米罗诺夫、第1骑兵军军长普里马科夫、混成骑兵军军长杜缅科、第3骑兵军军长盖伊和混成骑兵集团军司令托明等。在20年代,这些人当时的知名程度并不亚于伟大卫国战争后期红军坦克集团军司令卡图科夫、罗特米斯特罗夫、波格丹诺夫等人。

注:国内战争中红军先后组建了2个骑兵集团军和7个骑兵军。1个骑兵集团军下辖3-4个骑兵师,以及装甲兵分队、炮兵等。按照红军1918年底编制,1个骑兵师应有8887人、马匹9106、火炮12,不过战争中从未满员。

苏俄的战略骑兵在遭遇波兰军队以后,其作用便急转直下。波兰军队几乎没有骑兵,但有非常强大的步兵。他们是由具有第一次世界大战丰富作战经验的法国教官训练出来的。红军骑兵对躲在用铁丝网防护的战壕里的波兰步兵发动猛烈攻击,往往遭到重大损失,在战术和战役上收效甚微。同时,红军骑兵也经不起波兰飞机的攻击。

不仅仅在苏波战争,1920年的克里木作战也给战略骑兵的命运敲响了警钟。在那次战斗中,红军日洛巴骑兵军短短几小时就被弗兰格尔航空兵的少数几架飞机打垮了。

曾在骑兵第1军的巴贝尔对那次波兰战况做过清楚的描述:“在战争第二阶段,喊叫声已经对敌人不起作用,骑兵对掘壕据守的敌人已无法发起攻击”。

同样,苏联一些军事分析家在国内战争结束后就曾注意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阶段西线已经开始大量使用航空兵和坦克。当然,当时的作战飞机性能有限,而坦克也仅处在萌芽阶段,且通行能力差部件易损,无法起到后来坦克的作用。

但那些出身“低微”(许多国内战争红军高级指挥员在沙俄时代最多只是低级军官)、素质不高的国内战争指挥员却不太关注这些发展变化和预测。他们既没有受过普通教育,也没有受过专业军事教育,无法理解自己经验以外的东西。他们总是把对世界大战经验的总结,以及据此对未来战争的思考看作军界一些文人的自作聪明,并加以嘲笑和排斥。他们中的许多人只受过一点小学教育,当然对克劳塞维茨、毛奇、施利芬、米赫涅维其、鲁登道夫、福煦等的名字一概不知,自然这些著名人物的思想也不可能引起他们任何的心灵共鸣。

当然不久,红军领导人也意识到专业军事训练的重要性,建立了各种专业军事机构,教员主要来自沙俄时代的军官以及军事院校的教授。经过近10年努力,在30年代中期,院校为红军培养了一批有现代战争意识的军官们,可惜好景不长,这些成果随即在大清洗中被吞噬。

经过20年代末30年代初以及后来的1937-1938年的大清洗,在各级机构中本来就占很大比例的“骑兵将领”(骑兵第1集团军出身的人,而不是斯大林时期被竭力压制的第2骑兵集团军的人)几乎占据了各个战略战役级别的所有的指挥岗位。

红军骑兵在西线的苏波战争中以及1920年秋在克里木同弗兰格尔的斗争中所遇到的这些问题,当时就引起了许多军事专家对未来战争中能否使用战略骑兵的问题产生了怀疑。

但是这些专家实际上很快就被清除,直到伟大卫国战争前,苏联成了依然保留有大量骑兵师的唯一国家。战争期间,还组建了骑兵军和机械化骑兵集团。他们多次深入敌后英勇作战,但也遭到巨大损失。

苏德战争前 为什么苏联红军仍一直迷信骑兵?(转)

国内战争结束后不久,骑兵领导人就开始大肆活动,为恢复骑兵和战略骑兵大兵团四处奔走。例如,他们执意证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骑兵对推动大规模战役的进程本来是可以发挥作用的。1922年骑兵代表大会前夕的《军事通报》杂志写道,“骑兵的失败和无所作为,其原因并非因为现代火力使它在战场上失去了作战能力,而是因为对本兵种缺乏信心,因为最高统帅部对骑兵使用不当,因为没有天才的指挥员才致使对骑兵指挥不当”。

为了保住骑兵的显著地位,不仅一些“纯粹的骑兵人士”而且许多合成军队指挥员如沙波什尼科夫都大声疾呼:“我们坚决主张骑兵在未来也应独立作战,也就是说无需步兵的协助也能完成面临的任务”。同时,他还写道,保留骑兵大兵团是必要的,“我们认为恰恰是骑兵大兵团有其存在的充分合理性,因为只有大量骑兵才有足够的实力和强大的火力,甚至在敌后开辟前进的道路”。

沙波什尼科夫这位博才多学的军事家,在为战略骑兵辩护的發言中也未能避免说些意识形态的话:“欢迎对无产阶级骑兵提出有实际意义的建议,目的只有一个即指明取得胜利的正确道路!至于骑兵在红军队伍中的意义,已经被他的历史性口号十分深刻而恰当确定了,这就是:‘无产者,上马吧!’”。

在战略骑兵的热情拥护者中,自然还有布琼尼(这位在多次战役和战斗中表现最优秀的著名红军骑兵第1骑兵集团军司令员)。他认为,即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略骑兵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认为沙皇俄国有40个一流的骑兵师,约30万骑兵(不过这是这位骑兵天才的夸大数字,没有任何数据可以支持)。我们的谢苗大叔认为,如果把这些骑兵派到敌人的深远后方,就会把敌后所有的人统统吓倒。他写道:“第1骑兵集团军从来没有超过1.4万人。比较一下吧,1.4万人和30万人。如果我们有30万骑兵的话,我们就能用马蹄在前线附近的敌方防御地带内直接踏出一条走廊。”

或许在20年代这样看待骑兵的作用有一定道理。但是在两场世界大战之间的时期内,军事技术的飞速发展,看来早该把骑兵在苏联未来重大军事冲突中的作用予以否定。对骑兵的作用首先表示怀疑的是图哈切夫斯基及同他一起共同倡导“摩托化战争”思想的人。但战略骑兵拥护者丝毫不妥协,利用每个有利的机会来坚持战略骑兵的主张和与此有关的问题,首先是给军队提供编制战马。

在这方面最据代表性的是布琼尼在联共(布)第十七次代表大会(1934年1-2月)上的發言,大叔说道:“春播期间应该播种粮食,但此时也是产马驹和马匹交配期。而我们通常一开始播种,就把产马驹的事忘记了,也不再重视马匹交配的事了。遗憾的是,这种情况已经连续三年了。”

直到30年代末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对战略骑兵作用的辩护依旧没有停止。1938年伏罗希洛夫还写道:“世界各国军队的骑兵都在经受危机,确切地说是经受了危机。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没有骑兵了。是不是骑兵没有任何作用呢?。。。。。。我们赞成另一种观点,红军骑兵依然是一支战无不胜的和毁灭性的武装力量。它能够而且必须将在各个战线上完成战斗任务。”从1934年到1939年,红军骑兵的编制数量增加了52%。

更有甚者,随着原第1骑兵集团军的老战士铁木辛哥就任苏联国防人民委员,在苏芬战争结束后,西部军区又开始组建骑兵军。由于对西班牙内战中坦克在战斗和战役中的作用的错误估计,认为坦克主要作用直接支援步兵是战术性的,结果把30年代中期前组建起来的机械化军(1936年起改为坦克军)解散了。直到1941年,红军才在建制中又恢复了机械化军,但这已经是一个迟到的决定,机械化军正忙于补充和不断完备的时候就遇上了战争,这就注定了它在战争初期的悲惨命运。

在争论将近20年后,1941年1月13日,斯大林在军事委员会会议上不得不表示,现在该是时候“摒弃国内战争经验”,用新经验来武装自己的时候了,不过此时距离大战时间已经所剩不多,领袖的天才指示都来不及扭转被动的局面。军事体制对形式变化的反应太迟钝(斯大林及其亲信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种迟钝的程度)。斯大林最严厉的指示也改变不了苏联因片面理解国内战争经验而形成的战略文化。

在这次会议上,斯大林提出了自己对未来战争的理解:“现代战争将是摩托化战争,地上的摩托、空中的摩托、水上和水下的摩托”。实际上他采纳了早已被他处决的图哈切夫斯基的构想,继而他又说道:“谁的摩托多,功率大,谁就取胜”。由此,约瑟夫大叔以自己的风格对未来战争提出了一个简明而粗浅的致胜公式。

当时,苏联全国上下以极端方式提高所谓摩托化装备的产量,在战争爆发前夕,数量已经超过潜在敌人德国和其仆从国(包括德国在占领捷克、波兰、法国等国缴获的装备),尤其是在飞机、坦克和潜艇。

然而,战争开始阶段的事态表明,战争胜负完全不是由装备数量多少决定。法国被德国打败并不是因为装备数量不如德军,也不是因为法军飞行员和坦克兵在战场上表现不如德军勇敢,主要是对于使用坦克和飞机的新作战样式准备不足,没有相应的人才和指挥机制。

注:1939年红军总兵力200万人,骑兵约有22万人;战争前夕总兵力540万人,骑兵编制有13个骑兵师以及4个骑兵军指挥机关,约有11万人。

有关资料表明,伟大卫国战争中,1941年底苏军拥有多达82个骑兵师,当然这些多是轻骑兵师(有3个骑兵团,1个炮兵团和1个坦克团,人数约3000人);到了1943年底,数量锐减为26个,最终到战后50年代中期,骑兵才从苏军编制中正式消失。

主要参考资料

1.《苏联武装力量50年》

2.《军事战略》

3.《战争史和军事学术史》

4.《军事技术进步与苏联武装力量》

5.《外国名将传》

6.《苏联军事百科全书》9卷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