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魏鸣森:指挥西沙海战 夺新中国首次对外作战胜利


西沙海战示意图(资料图)

魏鸣森:我是怎么指挥西沙海战的

——1974年1月17-19日海战日志

1月19号是西沙海战胜利40周年纪念日,观察者网特刊我海军编队指挥员魏鸣森的回忆文章,并附独家西沙海战地图。魏鸣森原文如下:

当兵的人最盼打仗,如果当了一辈子兵,没赶上打一仗,那这个兵就算是白当了。1974年1月17日,我率领2艘猎潜艇、2艘扫雷艇和2艘高速护卫艇在南海打退了越南海军,击沉敌舰一艘,史称“西沙海战”。这一战规模不大,意义非凡:近代以来,西沙海战是中国海军第一次在对外作战中取胜。

我们出发了,阴差阳错绕过暗礁

1974年1月16日中午,海上编队指挥班子,简称“海指”。我任指挥员,271为指挥艇,我与73大队大队长王克强、政委王崇云、基地作战处长王锡纯登艇指挥;274为预备指挥艇,73大队副大队长罗梅盛登艇指挥。榆林基地则组建以胡胜辉副司令员为主的作战组,简称“岸指”。

16日下午14时,舰队转来总参指示:猎潜艇先到永兴岛待命,启航时间报广州军区,越快越好!并嘱咐遇敌注意说理斗争,坚持三不原则(不主动惹事,不先打第一枪,不能吃亏)。指挥组立即报广州军区预计17时启航,次日8时到。

由于271、274两艇新换了大量设备,未及试航,人机磨合也未进行,好在艇上老兵多,驾轻就熟,编队航行近5个小时,到午夜时分仍然没有发现暗礁区迹象,原来编队偏航了。阴错阳差之下,鬼礁就这么绕过去了,很快凌晨天亮,编队迅速修正航向,于17日上午10时到达永兴岛,比预想慢了1个多小时。

17日下午14时,广州军区命令:带武装民兵2排,立即启航,到甘泉、晋卿海区巡逻观察。永兴岛此时已备便1排,我立即下令民兵携1个月粮食,带武器辎重上274艇,最晚15时出发,务必天黑前赶到永乐。民兵物资上船期间,海指接到军委叶帅(叶剑英)指示:既然斗争开始了,要加强值班,提高警惕,做好工作。我宣布编队和永兴岛正式转入战时,准备作战。得此消息,战士们群情激昂,码头上口号声此起彼伏。

近15时,民兵、物资全部装运完毕,274艇小,物资从舱室一直堆到甲板上,用绳索捆牢,连炮位上都捆上了物资。

15时整,271两艇依次离开码头,加到最大航速,向永乐海域驶去。航渡期间,271高音喇叭里不停传出各部门的挑战书、决心书。

与敌舰打了个照面

17日17时50分,编队进入永乐海区,2艇编队这一路顺风顺浪居然跑出了17节的高速!此时太阳已经西斜,空中无云,视野极佳。

17时55分,瞭望发现西方8海里处有大型军舰1艘。编队立即关闭左右2车,减速观察,1分钟后,观测长再报,羚羊礁西南有我渔船2艘正向西南航行,大型军舰隔在岛礁与渔船间时走时停,阻隔渔船行动,琛航岛上有人对编队挥舞国旗!

大型军舰必是敌舰无疑,敌舰发出灯光信号:你是何舰?我艇收到敌信号后,毫不减速,同时回答: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舰艇,在此巡逻,立即离开我领海!271艇信号兵不通英文,只能对照手册逐词凑发,结果“领海”一词发出时,我艇已冲至敌舰2链[(Chain)是一个英制长度单位,定义为66呎(英尺)(20.1168米)]处!我命令减速,271从浪里钻出,舰桥上官兵开始分工记录敌舰设备。

敌舰舷号为4,系南越海军主力,原美海军“萨维奇”级护航驱逐舰,排水量1590吨。按正常次序,舰艇应待锚完全离开水面,再做动作,4号舰刚才的举动明显是慌了手脚。堂堂驱逐舰居然有如此表现,莫非这是敌人的疑兵计?

18时30分,敌舰远远地在珊瑚锚地开始下锚,并发来信号:我们是在越南共和国领海内巡逻,你船离开我领海。看来越军战斗意志不过如此,我微微一笑,令信号兵回复:自古以来西沙就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不可否认的,你立即离开。之后不再理会敌舰,转头去看渔船,忽然眼前一亮!舢板!

我渔船402、407每船船尾都拖带了10余条舢板,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大喜过望,命271艇以高音喇叭朝407喊话:“同我们一起到晋卿岛开会,停车!”无奈风大浪响高音喇叭完全失效。

侦察敌情和协运民兵,张秉林该记个头功

18时47分,编队停妥,274艇询问:民兵如何上岸?我手持对讲机,沉默片刻,向信号员下令“再给渔船发次信号”。信号员给渔船发出灯光信号:你到我附近抛锚。信号发出,如同被黑夜吞噬,一去不回。20分钟过去了,渔船方向突然亮起信号:明白!

20时30分,渔船小艇载着南渔公司革委会副主任张秉林来到271艇,他是402、407船队的负责人,部队转业干部,战斗经验丰富,我们是老相识了。一见面,我就问:“我给你发信号,你有信号灯,为什么不给我回啊?”张“嘿”地一声一拍大腿:“我一条船上一个信号员,一个会发一个会收,他俩不到一块,没法给你回啊……”听闻此言,舱室里一片大笑。

此时永乐群岛东三岛(珊瑚、甘泉、金银)由南越控制,西三岛(晋卿、琛航、广金)基本为我方掌控。琛航岛上设有南渔海产加工厂一座。

张秉林深知情报的重要性,在编队到达之前,他就已带领2条渔船开始前敌侦察,发现东三岛只有珊瑚、金银有工事、驻军,大约70-80人,看起来“都不是能打仗的兵”。而敌舰艇除了4号,还有一条大舰16号。毫不夸张地讲,只凭前敌侦察和协运民兵2条,就足够给他们记个头功了。

敌人想要登陆

22时42分,海指催促274加快转运民兵,并下令2艇各留1副炮值班,全员睡觉不得脱衣。

18日1时许,海指再次询问转运情况,274回答:3时前可卸完,2时38分,我第三次询问274艇,得报:全部登陆完毕!由于海陆军电台不通,编队派一名信号员随同民兵上岛,以灯光信号相互通联。

3时整,岸指通报:南越准备于拂晓前强登晋卿!海指立即给晋卿发信号,要求民兵加强巡逻准备战斗。3时12分,271雷达发现,原本与4号泊于一处的敌16号舰,开始向西航行,不久从雷达上消失。4号舰未行动,仍距我锚地65链。

16号西去,很可能是要先避开我雷达视线,再绕永乐群岛北侧或南侧航线,至晋卿东岸实施登陆。南北2航线长度均约35海里,以其航速15节计,拂晓前可以到达,此推断与岸指通报相吻合。若如此,敌4号一定会牵制我编队,待16号放艇完毕,再前后夹击,我处境将极端被动。

双方排兵布阵

根据敌人行动,海指决定执行“击肋拳收”战术,下令274艇慢速逼近,至4号舷下,4号干舷高于274艇,舷下是其射击盲区,而在此处我274艇则可以充分发挥火力。

或许是轻敌,或许是疏忽,敌4号舰一直毫无反应,直到274进至距其1链处,才突然打开全艇灯光,并以全部信号灯探照灯集中照射274,274甲板各处顿时亮如白昼。敌发信号要我艇离开,274不予理睬。

半小时过去了,4号见无法逼走274,只好收起灯光,打开绿色航行灯,转向朝珊瑚驶去,274艇则沿中间警戒线我方一侧巡逻。

18日6时,16号舰又出现在雷达屏幕上,自珊瑚以西航行至甘泉锚地漂泊,距271艇60链。16号回来后,4号舰返回中间线西线,与274艇对峙同航线折返巡逻。不久敌16号也来到中间线西侧,与4号一南一北就地漂泊,271立即迎上来,形成二对二局面,此时海指又接到敌情通报,称越大舰3艘正向西沙航渡。

敌众我寡,长久对峙必然于我方不利。这时我方舰只只剩2条渔船及17日夜赶来的“西渔705号”运输船,该船运来了第二个民兵排,正在402轮协助下向琛航、广金转运。海指遂令407轮立即到甘泉卧底,这样既可侦察敌后情况,又可迫敌分兵拦截渔船。

7时30分,敌人察觉到407轮意图,16号启航前来拦截。与此同时,榆林基地码头上,396、389号扫雷舰编队正缓缓离开码头,向永乐海域航去,它们的任务是为上岛民兵补充淡水。

8时30分,407轮行至羚羊礁东北,被16号拦住,274立即上前支援渔船,271留原地与4号继续对峙。接下来的5个小时里,407号利用浅水区与敌周旋,16号3次前来拦截无果,3次退回。近2000吨的大舰居然奈何不了1条渔船。

4号见此情况,只得撇下中间线,朝407驶来,渔船的船身和驾驶楼被撞得嘎嘎作响。一次冲靠无果,4号掉转船身再次靠向407左舷,结果右锚锚爪撞破407驾驶楼,牢牢挂住窗框,动弹不得。越舰不断喊话,并威胁开火。

渔民们纷纷跑回舱里,越舰正要得意,忽然407上汽笛大作,渔民们身背自动步枪,又从舱里跑了出来,把手榴弹、轻重机枪、高射机枪全部搬上甲板一字排开,进入战位,有渔民仰头大喊:“妈的,来呀!”越南人没有还嘴,也不再喊话,这些渔民他们往往有行伍经历,并且每船都配发武器。渔船紧贴4号舷下,越舰上枪炮基本无法射击,远处271、274正严阵以待,而越舰自己的僚舰竟然远远地停在了珊瑚岛。

相持半小时后,4号舰炮口归零,所谓炮口归零就是火炮身管由瞄准状态转为上扬45度,意为友好。随后又挂出OD旗,表示其操纵失灵,冲靠实属无意。407轮于是主动退车,放脱其锚,4号收好右锚,退回甘泉锚地。我271艇与407东回广金西北锚地,274在广金西北两三海里巡逻。407轮居然逼退了敌2艘驱逐舰,这回合“文斗”下来,我军士气大振。

又来了一个大家伙

14时30分,274报告,甘泉西、金银北发现大舰1艘,正往珊瑚行驶。该舰舷号为5,为南越“陈平重”号驱逐舰,与16号同级。

18时,海面风浪不断增大,连271、274都无法并排靠泊。18时16分,274报告,敌3舰自甘泉、珊瑚锚地排成三角队形向我驶来,我编队立即拉响战斗警报准备接敌。黄昏时分,即便对设备先进的越舰而言,也绝非选战时机。越军此举应为武装侦察,作此判断,我编队排出单纵队,全速朝敌左翼5号舰逼近。同时对敌发出严重警告信号。敌先导16号舰收完信号,没有回复。

10分钟后,我编队先头271艇与16号几乎平行。敌3舰突然齐打右舵,转向180度慢速沿原路返回。我编队也减速左转,走“之”字航线,尾随越16号渐进,双方最近时仅距100米,枪炮相对,越舰官兵如同一群桔色的猴子缩在战位上,任凭我军以灯光信号、高音喇叭向其喊话还是拍照,他们都一言不发也无动作。

将越舰赶过中线后,我编队返回晋卿锚地,研究下一步行动,此时编队得知18日中午,猎潜艇74大队281、282艇已抵达永兴待命。

获取南越重要情报

入夜后,2艇逢整点半点打开步话机联络,并约定除非紧急情况,否则不用灯光。晋卿岛上民兵已构筑好战壕、炮位、轻重机枪及单兵掩体若干,完全做好了御敌准备。

近20时,瞭望发现琛航方向有2个灯光信号,我编队立即警觉起来,雷达开机测距,目标距编队105链,莫非是敌舰偷袭?目标慢速接近,271看清其上有我识别信号,于是发灯光信号询问,对方回答:我是10大队。396编队来了!当时我海军电台系统,舰种各自有网,如果遇上不同舰种友舰,只能通过灯光旗语信号或步话机联系。

2舰停妥后,海指通知其指挥员来271开会,不料396编队只有389号有小艇1艘,但已出故障无法使用。当夜浪大,大舰与小艇靠泊危险太大。无奈,海指只能以步话机与其通话,通报情况,并要求严格灯火管制,保持雷达、步话机、电罗经打开,以备随时启航。

海指分析18日双方对峙已达极限,再无回旋余地,19日很可能一见面就开打。于是向上级报告情况,并建议281编队速来永乐作战。

23时编队收到军委及广州军区长报,授权于我全权负责西沙前线对敌斗争,并明确斗争原则:任何情况下均不开第一枪,如越舰攻击,我应坚决还击。271艇上电台功率偏小,仅250瓦,信号小,听取困难,需反复校对,一则短报都可能要收1个多小时。

就在我军频繁发报的同时,敌人也在紧张部署,21时左右,南海舰队截获1条重要电报,报头为“总统阮文绍复电海上旗舰陈平重”!

电文大致如下:第一,收复越南领土琛航岛;第二,总的方针是采取温和路线,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10号、16号负责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电文如此),4号、5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第三,行动时间19日6时25分!

这是中国,你们立即滚蛋!

19日5时50分,瞭望发现敌舰4艘分为左右2群,从广金西北和金银、羚羊礁南,以蟹钳形慢速向广金、琛航合拢而来。271艇立即拉响战斗警报,紧急起锚!雷达开机测定,右侧10号、16号距我43链,左侧4号、5号距我125链。

6时35分,我站在驾驶台上,下令进入一级战备,枪炮上膛,待命击发。

6时45分,我军4舰全速向较近的10号、16号冲去,力图顶回敌舰,掩护民兵上岛布防。

6时57分,我编队先头艇距敌16号已不足2链,双方炮口相对,气氛骤然紧张,我下令,各舰严格控制,不得走火。

对峙1分钟后,越舰开始退车,回到中间线西侧。几分钟后,我方航速较慢的396编队赶到,271编队立即转向东出晋卿航道,绕至广金、琛航南面,对付敌4号、5号。396编队则留在原地,顶住10号、16号,敌舰向396发出信号:这里是越南,你们立即离开。396回答:这是中国,你们立即滚蛋!

7时27分,271编队目视发现敌4号在北,5号在南,于琛航南5-6链处漂泊。我艇仍保持临战状态,高速插入敌2舰之间,距2舰各100米。各对一敌舰。这种态势看似易被敌夹击,实则不然,敌2舰距离过近,大中口径炮若硬压低炮口射击,由于炮弹出膛后角度太小,很容易打成“水漂”击中友舰。而我艇则可自由射击毫无顾虑。

我艇停车开始漂泊后,发现敌小艇及橡皮艇已停在琛航岛边,意识到敌人已经登陆,遂向4号发出警告,4号不收。

接下来十几分钟里,我民兵大显神威,先以刺刀逼退琛航登岛越军,又反击击退登广金越军。我海上编队与岛上无法通联,只能凭目视判断情况,海战场上这个问题还不明显,日后我夺岛作战时,海陆联系不上的问题逐渐凸显出来。

9时4分,敌舰突然鸣枪2发

7时57分,敌4号、5号启动发动机,开始对靠,企图挤走我艇,我编队先是按兵不动,待敌接近到距我50米时,我2艇先退车左转,继而右舵进车。停在5号舷外100米处,隔在海岛与5号之间,形成二对一局面,我方仍占主动,一退一进两个动作把猎潜艇的机动性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战场北端,敌16号舰切入396编队航线,与389发生碰撞,389左舷分罗经和部分舰桥受损,该编队保持克制与敌拉开距离,继续对峙。16号冲撞389后,我271编队再次动车,转至4号舰舷外漂泊,依旧保持二对一。我海指仍把4号当作越军旗舰,因此努力寻机,意图开战时,能先集中攻击4号。

在敌我8舰互相对峙时,在永兴待命的281艇,开机调试电台,忽然发现舰队正在紧急呼叫,催促281编队参战,该编队立即行动向永乐赶来。

9时4分,敌4号舰后甲板机枪突然鸣枪2发,射向不明,我编队立即向敌发出警告:你首先射击,我向你提出严重警告,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连发3遍,敌收到信号,未做回答。突然敌军官一名从舱里蹿出,冲到开枪战位,狠狠扇了机枪手几个耳光,同时敌舰炮口归零。随后敌5号舰编队开始动车向西南方向深水区退去。当时风浪大,深水区不利小艇作战,海指遂下令编队收回岛内。越舰意外走火,使进攻的主动权交在我军手里。

10时30分,越舰开火了!还击!

10时21分,越4号、5号舰展开进攻队形,同时16号编队也对396编队展开进攻队形,海指立即发出战斗警报,通令各舰占领阵位,准备战斗,随后又补充命令,火炮射击应多打单发、双发,节制连发。我方火炮技术落后,完全人操,加之艇小,平台不稳,远距连发命中率较难保证,反而浪费弹药,而且海上补给困难,弹药难以及时补充,所以快速短点射才是最好的打法。但这一命令并不容易执行,炮手一旦打急了,很容易下意识连发。

10时30分,岛内海面掠过一阵炸雷般的炮击声,396编队四周立时腾起高大的各色水柱,越舰开火了!我军各舰立即开炮还击,并全速接敌。以尽快压缩距离,发扬我方火力优势,396编队集中火力攻击敌编队后舰10号,271编队则主要攻击敌4号舰。敌人的打击重点是我编队后舰,在他们看来这是指挥舰该在的位置。

6604型猎潜艇及6610型扫雷舰驾驶台前设有装甲指挥室,但由于该处视野狭小,难以统观全局,因此我各舰指挥员均登上驾驶台指挥作战,南越指挥员则是在装甲指挥室中指挥。

开战时,271编队距敌2000余米,刚开始冲锋,274艇驾驶台就被敌40炮击中,政委冯松柏、副艇长周锡通中弹牺牲,多人负伤。所幸副大队长罗梅盛及艇长李祥福没有受伤。10时24分,274艇烟幕筒又被击中,但毫不减速,紧随271艇,冒着敌强大火力,拖着烟幕猛插敌阵,从2000米一直打到几十米。

我方的打击重点为敌舰耳(通信天线)、眼(雷达)、嘴(指挥所)3处,并以小口径炮扫射其舱面,越舰人操炮术不及我军,一旦炮瞄系统被毁,我军将争得极大优势。

接敌过程中,274艇共被127毫米炮命中5发,76及40炮十数发,除主副炮、主辅机、磁罗经外,该艇其他系统全被打坏。操艇设备全部失灵,一时间,舰艇如脱缰野马,失去控制,一度陷入5号编队交叉火网,罗梅盛及时措置,与李祥福口头接力传令,以车代舵,开始全速退车,274艇立即停止狂奔,艇尾推起层层白浪,砸在后甲板上,舰艇震颤着向后退去。其前主炮把握战机连续射击,击坏4号前76炮。

激战中,271驾驶台后部信号旗柜被1枚76炮弹命中,信号旗碎片乱飞,一名战士当场牺牲。抵近后,271编队速射火力得到充分发挥,敌5号舰司令官中弹重伤,5号舰无心再战,向外海退走。

此次战斗中,我方最得力武器就是271、274、389的85炮。然而遗憾的是,271主炮失修,多次故障,开战22分钟后,该炮复进机漏气,无法抽壳,只得停止射击,共耗弹50发。

敌人逃跑了

战场另一端,389的85炮同样发挥了巨大作用,开战不久,该舰就中弹起火,燃起大火,后甲板37炮炮位甲板被洞穿,拖着烈焰389号努力跟上编队,以85炮狠揍敌16号,16号被击伤,退回珊瑚。396舰遂调转炮口攻击敌10号。396前甲板为双37炮和1门25炮,虽然射击凶猛,挥弹如雨,但威力偏弱,无法重伤敌舰。389舰带着愈燃愈大的火团再次奋力前驱,以85炮戮力射击,击穿敌10号指挥室,毙敌舰长及以下观通指挥人员数人。敌10号舰被重创,失去控制。于10时35分撞上389舰体后部,此时的389号也已操纵不灵,2舰脱开后不久,389又与10号两舷擦撞,舰体后部被撞伤。

战场北方,敌人的进攻已基本瓦解,396接海指命令,全速南下,与271编队集中打击4号,5分钟急火近射后,4号舰吃不消了,一面向5号求救,一面向外海退走。5号返回战场并向我开炮,我3舰立即放下4号,围攻5号。

这时,我在271上发现389舰舰首上翘,尾部下沉。后甲板过浪,浓烟滚滚,问其情况,389回答:火扑不灭,操纵失灵,后舱大量进水,要求救援。我再问:能否自航去琛航登滩?答:可以。此时389号距琛航十余海里,396受命前往保驾。

11时整,5号舰再次被击退,与4号一起驶出我方射程,向东行去。4分钟后,越舰16号再返战场,打算营救10号,我271、274、396三舰再次合力迎击,刚一接火,16号掉头就跑,自珊瑚航道向西退走。

给敌舰最后一击

原本喧嚣的战场,一下子静了。岛内海面只剩下10号舰在原地挣扎,我方彻底掌握了战场优势,但也付出不小的代价。274重伤尚能坚持战斗,389重伤于11时50分在渔民协助下抢滩成功,271、396均轻伤。弹药消耗方面,274主炮弹药全部打光,271主炮故障,396弹药消耗大半。要击沉10号,只能用猎潜艇上的火箭深弹了。火箭深弹有碰炸引信,不得已时可用于水面攻击。271、274艇官兵开始紧张准备深弹攻击,仗打到这个地步,还不能算我方获胜。战斗的天平基本水平,谁能加上最后一块砝码,胜利必然会向谁倾斜。

11时32分,我军的砝码来了!281编队驶入晋卿航道,271两艇上一片欢腾!281编队是2艘新型国产猎潜艇,艇上的双57炮虽然口径不大,但却火力强劲,杀伤力大。10号铁定完蛋了。

12时12分,281两艇抵达10号右舷后方,距敌550米,顺航向开始第一次冲击,航速20节。战士们快速送弹压弹,4门57炮急速射1分28秒,敌舰射击彻底被压住,舰体及上层建筑不断中弹,燃起大火,但很快熄灭。281见状由敌首前折返,距敌300米,速度减至15节,逆航向发起第二次冲击,再集火射击1分钟,敌10号机舱中弹起火,完全丧失动力,舰体逐渐压不住浪头,水线下红色部分不时露出水面,此时281编队57炮弹已消耗几百发,开始装填火箭深弹,做好两手准备。同时掉转航向,在敌右舷后方,距敌200米,慢速顺航向发起第三次冲击,第一群炮弹打出,10号水线下弹药库被命中起火爆炸,开始右倾缓慢下沉,当日下午14时52分,10号完全沉入水下,沉没位置:东经111°35′48″,北纬16°25′06″。

这场耗时不长的海战成为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海军史上首个对外战争的完胜。

注:魏鸣森(1920年7月24日-2007年12月4日),河北省隆尧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高级将领,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海战前线最高指挥官。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榆林基地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海军广州基地副司令,海军后勤部顾问等职;为新中国的建立,人民海军的建设,以及保卫祖国领土的完整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