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每个孩子在小得时候总有一个参军的梦,在他们的眼里手执钢枪的解放军战士是最酷的,参军报国永远都是最励志的理想。在我小的时候,家就住在军营的边上,每天都能听到那嘹亮的军歌声,那时的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像那些解放军战士一样手持钢枪,威武地站着岗。但随着年龄的渐渐上升,我知道我的父母是不会让我去参军的,所以参军的梦想就成了藏在我心中最深的秘密。但军营的确在我的成长中对我的影响巨大,这里给战友们分享几个我小时候与军营的小事,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军营的歌声促我起床

小时候家就住在医院的家属区里,在旁边正好就是我们县城的军营,刚开始搬来的时候一点都不习惯,因为每天无论刮风下雨军营的歌声总会在五点半就响起,想让睡懒觉的我痛苦不堪。但有件事改变了我对军歌的看法,反而渐渐喜欢上了它,到后来一天不听心里反而不踏实。那是在一个冬天,那年我上初二,由于早上天太黑我被一辆摩托车给撞到了,虽然没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还是把腿给摔断了,左手手腕组织撕裂。“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被要求在家修养3个月,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他们不可能有多少时间送我去上学,于是我就在家自己看书。当时真的很急啊,上了初二,有很多新课程还要学,我在想:我在家自学到底能不能赶上同学们呢?我每天都会给自己制定看书的计划,为了保证效率,我将军营的歌声作为我的起床铃声,只要听到军歌我就起来看书,绝不偷懒。渐渐地我觉得开始喜欢上军歌了,他比任何闹钟都要准时,比任何铃声都要有效,比任何话都能振奋人心。每次早晨我听到军歌的时候,心里又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觉得自己一定能赶上别人的进度。到了后来,我每次起来,不仅听歌,还跟着唱了起来,其中我最喜欢的军歌是《军港之夜》,直到现在我还能完整地唱出整首歌“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当我再次回到学校的时候,通过考试我的成绩始终能排在班里的中游,并没有落后,同学们都很惊讶,连老师都问我怎么做到的,当然我是不会跟他们说实话的,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秘密。每次我觉得失望或者对自己失去信心的时候,我总会放一首军歌来激励自己像解放军战士那样勇敢地冲破一切困难险阻;每次我碰到重要的考试的时候,我也会放一首军歌来缓解下自己的压力,我告诉自己:考试算得了什么,仅仅是一场小小的战斗就让我害怕了吗?每次想到这里,我心中的压力就小了许多。后来,我家搬到了别处,再也听不到军营的歌声了,但我却把军歌设为自己的铃声,每天早晨唤我起床,开始新的一天。这个习惯伴我到现在,无论别人都不理解我还是嘲笑我土气,我始终都没变过,这些军歌告诉我:重在坚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港之夜》是我最喜欢的军歌,也伴我渡过了童年。

一星期的军营之旅

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学校为了奖励成绩优秀的学生给了每个班3个名额,可以在暑假进入军营进行军训体验。虽然军营就在家边上,但他依然在我心中是神圣而神秘的,我有幸也在这个名单里。告别了父母,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了军营中开始了为期一星期的军营之旅。在军营中的第一天,就是站军姿,而且一站就是半天,顶着烈日,幼小的我们开始了残酷的军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的,第一天就有很多同学因为无法坚持而退出,也有很多同学因为中暑而晕倒,这让我开始感到军营是个严肃的地方,我到这不是来度假的,而是来锻炼的。我还很清楚的记得,第一天的中午我们的午餐很简单,只有一个炒鸡蛋、一盘土豆丝、一盘烤鸭、一个番茄蛋汤,这些都是平时我不喜欢吃的东西,但那天我吃的特别香,吃了很多,相比那些吃不下饭的同学我想我已经适应了军营生活。到了晚上,我们来到了住宿的地方,那是战士特别腾出的营房,里面是有电风扇的,相比外面的闷热,营房里要凉快了许多,但依旧不能让我们那颗激动而火热的心冷静下来,结果教官来了三次才让我们安静下来睡觉。第二天早晨,我熟悉的军歌声响起,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我在营房里,这才觉得自己有了点士兵的味道。跟着那些战士们一起跑操、一起喊着口号、一起唱着军歌,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带我们的是一个已经服役了3年的老兵,他今年就要复原了,他跟我们说:“军队是改变人的地方,在进入军队之前我是个学校的刺头,经常打架。但进入军队以后,让我有了纪律性,让我知道了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如果不是军队我估计现在我已经蹲大牢了。我今年就要退役了,我回去要么种田要么出去打工,和我一起的有的连孩子都有了,但我不后悔。”那时他的话我还不能理解,但现在回想起那时的军营生活,心中总是带着一种不舍,军队是个残酷的大熔炉,也是个吸引人的地方。在后面的几天,我们接触到了真枪,那是营里的指导员带来的,我们每个人都只能摸一下,但就是那一下就足以让我们兴奋地不能自已。后来知道那天我们手里拿的是56式步枪,虽然是老式的步枪,却圆了我的步枪梦,那冰冷的钢制枪托、流畅的线条我现在依然记得很清楚。最后一天,我们还看了炮兵操炮的过程,看着那些战士们喊着号子将大炮推到指定的地方,然后将大炮展开,熟练地打开炮门,将一枚训练用的模拟木头炮弹塞进去,关上炮门,最后发射炮弹,整个过程紧张紧凑而不忙乱,显示出战士们良好的训练,虽然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打出一枚真的炮弹,但他们依然严格地要求自己,随时准备将炮弹倾泻到敌人的头上。在操演的最后还反生了点小意外,那枚木头弹卡在炮膛里出不来了,所有操炮的战士想尽办法也没能将木头炮弹取出,最后不得不将木头胆损毁才取出来。在我们看来是件小事,但他们依然受到营长的严厉指责,并惩罚他们推着大炮饶操场跑三圈,晚上还要回去集体检讨。那位营长说:“虽然只是木头弹,但它依然是国家财产,是集体的,现在损坏了就必须接受处罚。这只是木头弹,要是换成真的炮弹呢?取不出来是要出大事的,轻则设备受损,重则造成人员伤亡,就因为事先没有看清炮弹的口径就往炮膛里塞了。”军队就是这么不讲情面,就是这么严厉,但这就是真正的军营。最后一天,我们是含着泪,一边踏着步子,一边喊着口号告别了军营。那些教官们严厉地纠正我们的军姿、背着中暑晕倒的同学去军医室、喊着整齐的号子迈着整齐的步伐跑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映像,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军营,他对于我来说依然威严但已不再神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把老枪却圆了我儿时的手持钢枪的梦想,永远喜欢老5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大口径的榴弹炮,他们是共和国最强大的卫士。

将最嘹亮的军歌献给即将前去抗洪的战士

98年特大洪水给中华大地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在这国家危难的时刻,我们英勇的人民子弟兵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滚滚而来的洪水,为了挽救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许多战士都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我的家乡处于长江下游,在海边还有一座苏联人援建的泄洪闸,所以洪水并未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什么损失。为了响应抗洪的号召,我们县也将派出战士赶往抗洪的第一线,这可是件大事,谁都知道抗洪一线的危险,一旦决堤没有人能幸免,但我们的战士还是义无反顾地前往最危险的抗洪一线。为了给予子弟兵们一点帮助,我们县各个单位企业开始捐献抗洪物资或钱款,作为学生的我们,学校组织我们成立了一个军乐队,为我们的战士鼓舞士气。在出发的那天,很多人都很早起来聚集在军营的外边为战士们送行,虽然大家都不认识对方,但还是为了一个目标聚集在一起。作为军乐团的我们穿着整齐统一的礼乐服,在指挥的带领下缓缓走向军营边上,当时我们只是想为战士们送行,谁也没有想到在我们演奏《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跟着唱起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演唱的序列,尽管大家都没有经过排练,但在那个时刻,在相同的心声下,发出了越来越嘹亮的歌声。到了后来,那些解放军战士也站在车上和我们一起唱起来了,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孤军奋战,他们保卫的人民永远会在身后用各种方式支援他们。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我们的老百姓并不是麻木的,还知道谁在用自己的生命保卫我们,尽管我们不是兵,尽管我们不能到抗洪第一线,尽管平时大家都认为“好男不当兵”,但在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是连在一起的。那些战士们最后在嘹亮的军歌声中乘车远去,他们中有人没能回来,我想他们走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或许以前他们是迫于命令,但大家的歌声让他们觉得即使牺牲也值了,因为他们保护并为之牺牲的人民群众一直都记得他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士们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他们需要的仅仅是被人民认可和尊重,为此他们可以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随着我渐渐长大,儿时的参军梦被永远地留在了心中,我考取了一所医学院成为了一名医生。但在我心里,永远有一块地方是留给军营的,那里的歌声依然缠绕在我心中,中日的摩擦越来越多,南海问题也渐渐到了要摊牌的时候,台湾依然未肯回归,如果一天国家发生了战争,作为一名医生虽然不能上战场痛击敌人,但我一定响应国家号召来到前线,用自己的医术挽救更多战士的生命,为他们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本文内容于 2014/1/21 3:35:32 被明日上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