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了他那句话,她与他一刀二断

A君离婚后是个单身汉,家中的二套的房子,大套的归前妻及女儿所有;小套的留作己用。A君其实是个风流汉子,早年当过兵,后来下海经商,在商海沉浮几年,不免也沾上烟酒和女色。小莲不知A君有多少女友,即使她到过他家,看着她认为正人君子的A君,一到夜晚,其显像的浮燥和孤单不时在A君的动作中表现出来,这让她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小莲和A君的认识是通过若干年前聊天室认识的,小莲也不知,A君当了多久她的陌生人,有一日,小莲的QQ闪出一个信息,原来是A君,他问她:有空吗?有空的话,跟他一起去喝酒,他说还有其它女伴。小莲莞尔一笑,“不去,你们去吧”她只是感觉他轻浮而已。

此事过去近一个月后,A君告诉小莲,他离婚了。小莲那时有点儿同情他,他对她说,“你出来吧,我想尝尝你的手艺”。

小莲是个单亲母亲,孩子在小莲妈家里带。小莲由于有空应允A君的恳请,其实那仅是A君约小莲出来的借口。小莲并没有下厨,由于A君没有把她领回家,而直接把她带到一家台湾小餐厅吃饭,吃完,他们回到A君家中喝茶。第一次两人约见,在小莲心中,A君是个吃饭快、说话语速快、做事思维敏捷正常的男人,A君告诉小莲下海遇挫官司烦身的事。

A君喜欢酒,红木桌子上停留一只高脚杯,杯里还有残余的红液,他的笔记本就放在皮沙发上。第一次面对一个陌生男人侃侃而谈,小莲刚开始坐立僵,后来她觉得A君只是个纸老虎,其实他的精神世界非常空虚,他需要酒来发泄;用烟打发;或者不时停留在电脑前,象个爱看热闹的人听着几个女子在视频里打闹,甚至也会陷在其中,和她们调情,直把小莲忽略不在。

第二次约见,他们有了更近的关系。A君约小莲看电影。他们于是看了一场男人都喜欢看的电影,那晚上,A君没有把小莲送回家,向他喜欢的地方奔去,一所常到的酒吧。他们喝着酒,听着音乐,摆动的身躯,不时地交头接耳,他们讲各自的事,这样,一杯二杯三杯下肚的酒,酒意在他们的欲望中迅速扩散。

两人都醉了。A君大胆地把小莲送到酒店,他们开了一间房。这样一来二往,A君以为理而应当他们之间该有的男欢女爱,有一次,在A君的家里,半夜欲乱情迷的他们,交缠身躯,A君数度亢奋“是不是比你男人厉害?”A君并不知小莲是单亲。小莲只觉得A君只把女人当泄欲的男人。

接着,酒后A君更猖獗了,他一边上下起伏,一边突现他的嘴脸问道:“上次你不是说要把孩子带到城里读书,如果她愿意成为我的干女儿,她的事我一手办、保你如意,就是有个条件,18岁了她要被我破处。”

小莲为他的话而羞耻,欲想把他掐死的可能。第二天,她早早离去,从此再不见A君。“做人要有底限,不要以无耻作乐令自身天下无敌。”2014-1-21 零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4/1/21 10:36:06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