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十问省两会:广深高速是全球最赚钱高速路?

今年省两会,省人大代表、深圳市商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林慧与广州、佛山等10个城市的60余名代表联名再次提出“关于降低广深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的建议”,省人大代表、深圳市市长许勤也签名支持。这条全球最赚钱高速路,总投资约为114.2亿元,但截止2012年已经收回411亿元。

一问:媒体把广深高速称为全国最赚钱高速公路,但听说你认为这个提法还不够准确?林慧:其实不仅是全国,称广深高速为全球最赚钱高速公路都不为过。我这里有一份数据,广深高速的投资是114.2亿元,加上后来维护,建服务区的费用,一共大概是122亿元,但截至2012年底已经收回411亿元,如果包括1994年试通车到1997年正式通车这三年,再加上2013年这一年,应该已经收回了500多亿元,用日进斗金都不足以形容它了,广深高速一天能收一千万。

二问:你也是一名老代表了,听说你牵头提这个广深高速降价也提了好多年了?林慧:我们深圳团的代表提这个已经提了10年了,最开始是另一位代表牵头,但他去年没有连任,而我连任了,我就牵头接着提。

三问:但你今年取得了可以说突破性的进展,不仅发动了60多位代表联名,连深圳市长许勤也签名支持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林慧:两会期间,连续三个中午,人大代表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拿着我的建议,挨个挨个去介绍,请他们支持我的建议,有佛山的、珠海的,很多地市的代表都支持了,说明这个问题确实引起了广大代表的共鸣。

四问:许勤市长和王荣书记也分别签名和表态了,你是分组讨论的时候搞掂的吗?林慧:分组讨论工作时大家都很踊跃,我也不好意思占用大家时间,许勤市长也是在吃饭的时候签名的,王荣书记则是后来媒体采访时表态支持的。

五问:广深高速的建设费用,可以说只用了20年时间就5倍收回了,但你这次提的却是降价而不是免费,是什么原因?林慧:很多人觉得奇怪,你去年提免费,今年怎么就改降价了呢?我只能告诉大家这是实事求是的结果,广深高速是中国最早的与港资合建的高速路,广东省公路建设公司控股52%、港资控股48%,收费是当时的合同规定,我们不能否认广深高速这20年来对珠三角经济的帮助作用,而且既然有合同,我们就要有契约精神,我提降价主要是它已经不符合,至少是不符合高速路的最高等级的收费标准了。

六问:难道国家关于高速路的收费年限就没有一个规定吗?林慧:通过我的了解,国家对高速路的收费年限规定一般是25年、或者30年。我觉得这本身就属于法律法规的不合理之处,当时考虑得可能不够周全,譬如对于广深高速,也许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就可以收回成本,但对于大西南、大西北的一些地区,要融资建一条高速路可能30年都不能收回成本,我觉得要区别对待,既要考虑收费年限,也要考虑实际回收的成本比率。

七问:所以,你这次没有很激进地提免费,而是改为降价了,降价的依据有哪些呢?林慧:我自己通过不同时段驾车走广深高速,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些不足的地方,相信也是很多走过广深高速的人的感受。一、路面情况不好,部分路段坑坑洼洼;二、部分时段,譬如说周五下班后,路面堵得不得了,根本不符合高速路的通行速度;三、平均50公里内有一个服务站的要求也没有达到。试问,这样的情况下,你怎么还能够按高速路的最高收费标准每公里6角钱来收费呢?

八问:你提出至少降价25%,从70元调整到50元以下的依据又是什么呢?林慧:一个就是我说的广深高速的收费标准已经不符合高速公路最优的收费标准了,另一个也是参考了广深沿江高速的标准。最重要的一个是,既然是合资建的高速路,港资那部分我们要有契约精神,那国企这部分呢?国企每年分的还是大头吧,其中一部分能不能让出来?作为国企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九问: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建议被媒体报道后,媒体都在追着问省交通厅的态度?他们估计压力很大。林慧:一个建议提10年没有进展,我作为一个人大代表我也很疲惫,我曾经怀疑过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利益关系,譬如省交通厅下属的机构有参股广深高速,导致他们不愿意降价。后来省交通厅很积极的与我进行沟通,我也去他们那里约谈,后来知道有股份的广东省公路建设公司确实不是省交通厅下属的,而是属于国资委的。

十问:看来在降价问题上你已经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林慧:既然属于国资委,要真正解决广深高速降价问题就要看政府的态度了,国企的身份要求它还是要赚钱,但钱它已经赚了,数额还不小;那社会责任这部分呢,我希望政府能重视这个问题。

以下是网友评论

媒体十问省两会:广深高速是全球最赚钱高速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