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她对着我的面把裤子脱了

我们年轻的时候最欠的东西是粮食,一般情况下都是饿着肚子,所以那时候都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肚子填饱。

到收秋的时候生产队会为了趁天气赶活加班,加班一般都是在晚上,以给收了秋的大田里拉牛羊粪为主,有时也会加班掰玉米拔玉米秆,干掰玉米拔玉米秆这活的时候,一般都是两个人阁伙计,男的在前边拔玉米秆,把拔出的玉米杆堆成堆,然后有女的在后边掰玉米。干这样的活一般情况下是谁也不帮谁,男的只管在前边忙,女的拼命地在后边追,通常情况下这活都是两口子一班,男的拔玉米秆会快一点,然后会拐回来帮助后边同伴一下,要是遇到不是一家的,那就会把后边的妇女慌得不得了,因此找到合适的同伴最关键。

加班一般会加到11点左右,只要生产队加班干活,一般都会安排夜餐,夜餐以每人两个白面蒸馍为主。有时候也会有特殊,如果生产队队长心情好还会派几个妇女烙油馍,就因为这两个白面馍,生产队的男女劳动力都会出来加这个班。

我当时在生产队还不是十分劳动力,只有成年的劳动力才会每天挣十分,像我这样十六七岁的半桩子孩子每天只会挣八分或九分,因为我们与成年劳动力的工分数不同,因此所干的活也不同,成年劳动力每人一次拔五行玉米,我们一次只需要拔四行就可以了,不要小看这一行玉米,在大田里就轻松许多,在我们这些不足分[不满十分]的劳动力后边跟着掰玉米的人也不相同,只能是分数没有成年妇女分数多的年轻女孩。我在当兵之前在生产队里干活的时候,与我搭档比较多的是一个身体较弱的叫何文丽的女孩。

何文丽比我小一岁,家庭成分不好,爷爷是一个老五类分子。就因为成分不好学习不错的她没有上高中。我当兵之前身体是非常好的,在生产队里干活一般的成年劳动力我都不服他们,因此我在干活的空余时间一般都会帮助和我搭档的人,那时候好多女孩子都喜欢和我阁伙计,因为我对何文丽比较同情,另外何文丽长的也很中我的意,所以说好多时候我都会在需要找搭档的时候叫她,她也乐意和我做搭档。

在当前的情况下在大田里干过活的人不算少,但在晚上加班干过活的人不会太多,晚上加班有月光会好一些,要是遇到没有月光的晚上,那完全是靠摸索着干,有时候队长也会安排几个马灯照明,这几个马灯对那么大一块子地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因为拔玉米秆谁跟谁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有的拔得肯前,有的拔得肯后。拔得肯前的就跟玩地道战一样。但是大部分人都会随着大队前进,说实话那个时候晚上加班最肯遇到的是狼,因此谁也不想冒这个风险。

在一块时间长了,就有点不太拘礼了,不论是说话还是办事都会非常随便的,我和何文丽就属于这种情况,刚开始我们两个还比较规矩,随着在一块的时间久,我们说话就很随便,但我们这个随便并不是非常的随便,而是我不把她当外人,她也不把我当外人的随便,我们在一块也会说道谁和谁处对象了,谁又有人给他说对象了这样的话题。有一次,生产队加班掰玉米,这一天月光特别好,她直接到我家里来叫我,我知道她这是来找我和我阁伙计来了,因此一喝了汤,我们就随着其他人一块到田里去了,平时干活我最喜欢和成年劳动力挨边,这样在干活的时候会听到他们许多的故事,但这次我故意耍了一个心眼,我不管和谁挨边,我只管往前边赶,也不怕遇到狼了。生产队干活一般都是磨洋工,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工作效率特别低,这次我故意往前边赶,在后边的何文丽就拼命的往前边追,我在前边赶一阵子后,就拐回来帮助她,不知不觉我们两个就和大队甩开了距离,在玉米地里错二三十米就感觉错很远似的,在乱嘈嘈的廖天野地里说话别的人就听不见了,这次我故意往前边赶活,是我听说她近两天有人给她介绍对象了,她和人见面了,听说男方是邻村的一个比她大好几岁的一个男人,我问她这事她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都给我说了出来,因为对方的家庭是一个贫农,因此她也答应了这门婚事,当时对方就相中了她,还给她了三十块钱的订婚钱,并且还给她买了一个很好看的花手绢。当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跟针扎似的难受,我当时只感觉很可惜,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只知道心里不好受,接下来好长时间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拼命地干活。

我们和大队的距离越错越远,突然我有一种非常想尿尿的感觉,这时候也不说尊严了,对着何文丽就尿了起来,心里想着报复她似的,当时我这个举动不知道吓着她了没有,只想拿这一泡尿来对她出出恶气。哪知道没有过多长时间她竟然也做出了超出我想象的一个决定,她也没有背我,竟然也解裤子蹲了下来。尿尿的声音比我还响。

她这个举动不知是对我的报复,还是有意识的引诱,当时我竟然吓傻了,站着好长时间都没有反应,一直等到后边的其他人跟上来,我才又反应过来,这次搭档之后我和她两个人之间没有在说过一句话。

当年冬天我就应征入伍当兵去了,一直到自卫还击结束后,我回来探家,才又见到何文丽,我离开家只有两年多时间,这次见到何文丽的时候发现还不满二十岁的她竟然怀里抱着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她的脸上也没有出现幸福的模样,我看到的只是她满脸的疲惫和憔悴。


本文内容于 2014/1/21 20:42:05 被嵩山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 张盈殊
人的姻缘呵,实在都是天意,无可奈何的!得不到总感觉遗憾,人就是这样,其实是否能过到一处,另当别论了。不要伤心!把握好手中的,才是正理。
5楼 嵩山松
这都是陈年旧账,翻出来与大家分享。那时我们都很封建,谈恋爱是会被旁人耻笑的。因此喜欢一个人只能是在心中暗暗的,真正有胆量表达出来的没有几个人。

谢谢好友的支持。

兄长好!我感觉好有意思呵!你也很有胆量!不用问,兄长年轻时也是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了!赞一个!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