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世纪50年代,德国学者金布塔斯提出了印欧语族(现代欧洲人的祖先)起源于南俄大草原的观点。1990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教授纳兰扬提出了不同观点,他认为印欧语族起源于古代中国西域以及周边的广大地区。这个观点受到了越来越多学者的支持。

无论是史料记载,还是考古发掘,都显示印欧语族中的吐火罗人与克罗马农人均曾在今新疆地区繁衍生息数千年。

库车9世纪佛教壁画:左边是青眼赤须、眉骨粗硕的吐火罗供养人,与右边有着优雅地中海式容貌的女性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大夏即吐火罗

在商代甲骨文和《易经》爻辞中都留存着与西方强梁民族“鬼方”长年作战的记录,不少学者推测鬼方与吐火罗人有关。

德国学者马括德、嘉兴沈乙庵氏根据《新唐书·西域传》提出“大夏即吐火罗”一说,广为近世史学界接受。吐火罗(Tochari)一词,To即汉文的 “大”,“罗”为语尾,“火”相当于“夏”。 “大夏”“吐火罗”“敦薨”“去胡来”“睹货逻”等等,是不同时代的汉文史册对同一对象的不同译音而已。古籍有“大夏兹白牛”(《逸周书·王会解》)、“ 西胡白玉山在大夏东”(《山海经·海外东经》)、“齐桓公西伐大夏,涉流沙”(《史记·封禅书》)等记载。“大夏”之国,看似神秘缥缈,事实上却关涉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王朝——夏。现代著名史学家徐中舒解释所谓大夏、小夏,指的都是夏民族。疑古学派宗师顾颉刚的高足刘起则说:“以其整个地区都是夏人之居,因而凡夏人居住的地方都可称大夏,夏亡后称为夏虚。”如此说来,大夏(吐火罗)就是大禹建立的夏王朝。

当年,夏桀被商汤打败后,夏人余部与姻族有虞氏(大月氏)一同向西北撤退至西域地区。

西域遗骸为印欧语族人

1980年,新疆考古所与中央电视台《丝绸之路》摄制组合作,组织考察队,在罗布泊北端、孔雀河下游铁板河三角洲发现了两处古楼兰人墓葬,并出土了一具保存完好的女性干尸,她便是著名的“楼兰美女”。

由于罗布泊低凹、干燥、高热的地理环境,很多遗址的发掘都伴随着古人干尸出土。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大部分都具有鲜明的白种人特征。譬如距今3880 年的“楼兰美女”,头发棕黄,深目高鼻,望之与现代欧洲人几无二致。而1979年孔雀河下游古墓沟原始社会氏族墓葬群发掘所得的一批遗骸,经著名人类学家韩康信等鉴别,均属古欧洲人种,其中一具干尸曾送南京大学地理系作碳14测定,距今6400年;另一个头骨则与欧洲旧石器晚期克罗马农人(距今5万~1万年)十分相似。此外,罗布泊、哈密曾出土大批距今1万~7000年的细石器,其中的桂叶形石簇为克罗马农人的典型石器。

古楼兰国是《史记》《汉书》所记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公元前2 世纪,张骞出使西域,开辟联系欧亚的丝绸之路。楼兰“数为匈奴耳目”,遮杀汉使。公元前77年汉使傅介子刺杀楼兰王,更立国主,改国名鄯善。公元5世纪末,“鄯善为丁零所破,人民散尽”,楼兰古国沦为空城,逐渐被“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吞噬。直到上世纪初才由横越亚洲腹地探险的瑞典人斯文赫定发现。楼兰曾使用过吐火罗语。吐火罗语是一种已消亡的原始印欧语,大量文献于20世纪初在新疆库车、焉耆、吐鲁番、敦煌藏经洞等地发现。曾几何时,新疆大部分地区,以至甘肃敦煌,都可纳入吐火罗文化带。库车(古龟兹)的佛教洞窟壁画上准确反映出吐火罗人的印欧种族体质。德国学者克林凯特说:“在库车附近的克孜尔洞窟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吐火罗人是君侯供养人……是高大的白皮肤人物,有一部分是蓝眼睛红头发。”具有明显印欧人特征的“楼兰美女”生活于古印欧语系吐火罗文化圈中心,毫无疑问,这位“美女”的身份只可能是吐火罗人。

西迁以至远离中国

吐火罗人在西域从游牧文化发展为城邦文明,无论商、周、秦、汉多么强大,始终难以撼动其根本。直到匈奴崛起,称雄漠北,攻破月氏,大月氏与大夏才再次相率远徙,西逾葱岭,渡妫水(中亚阿姆河),从此离开中国,永远消失于汉人视野。随着数百年后西域诸国衰亡,吐火罗——大夏文明的影响亦泯灭无踪,徒然留下蒙古、新疆草原上的巨石墓葬、阴山、天山的双马神(吐火罗人崇拜的神,也就是史籍里的“龙”原型之一)岩画等历史遗迹,让我们抚今追昔,不胜唏嘘。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