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暗访南京部分高端会所顶风经营 现“阴阳菜单”


央广网南京1月2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央反腐败反奢靡浪费的重拳砸向景区、公园等公共区域内的高档消费场所。中国之声也派出多路记者奔赴热门景区明察暗访。昨天,我们对“杭州西湖会所仍存违规经营”的现象进行了报道。今天,我们将目光聚焦江苏的南京。

上个月27号,南京市开始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要求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内一律不准违规建设私人会所;历史建筑、公园内的餐饮单位一律不准设立高档消费。公共资源变身私人会所,要“拉网式”排查,列出清单,逐一过堂。记者在南京走访调查时发现,转变正在进行。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中山陵风景区明陵路1号,曾经被媒体曝光过的“国品燕鲍翅馆”已经更名为“国品酒店”,门口挂上了一条醒目的红底黄字条幅:“倡节俭、反浪费、吃多少、点多少,坚决拥护‘国八条’”,门口停放的也都是普通牌号的小轿车。记者表示要预定当晚的包间,服务员表示包间并不紧张,而在以前则基本不可能定到。服务员表示,酒店被曝光后,积极转型,推出价格亲民的菜品,并重新更换了菜单。

记者:你们这应该比以前便宜多了?

国品酒店服务员:是便宜多了,以前的时候五、六百,上千的一个人,现在没有最低消费了。

记者:现在生意还好啊?

国品酒店服务员:比以前差多了。

中山陵风景区另一处高档会所“富润钟山”,也转型为亲民的“钟山茶社”,并在醒目位置贴出了“大众消费、提供简餐”的宣传语。

记者:政府的来吃的还有啊?

工作人员:没有,现在一般主要就是大众。我们下面会有那种茶水,也有那种十几块钱还有几块钱,反正你进来都可以坐这喝杯茶都可以,免费提供白开水。

会所揭开面纱,即便目标人群成了广大群众,愿意在里面消费的人群却还是少数。“钟山茶社”的窗外正是钟山体育公园,公园里数百市民利用周末放风筝、骑单车。茶社内,落地窗旁,只有一桌客人。

工作人员:坐了有3-6个客人,喝一壶68的茶。在那里消费。

“钟山茶社”工作人员透露,为了度过所谓的“难关”,他们在推出大众消费的同时,也在千方百计降低成本。

工作人员:本身这个地段,每年的价格摆在这里,要给他多少钱。然后我们人员的工资嘛。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是休一半上一半的班了,人员也是一个问题。平时各方面电呀、水呀还有一些他方面再节约一点吧。

南京市下力气整治“会所中的歪风”,尤其是一些寄生于历史建筑,公园、绿地的私人会所更是监管的重中之重。重拳之下,效果逐渐显现。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一些藏身于景区中的会所,在用独创的方式应对着检查,昂贵菜品依然供应。

江南四大名园之一——瞻园是南京现存历史最久的一座园林,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在瞻园幽静的西花园里,一家名叫“花园一号”的饭店依然运营着。

门卫:多少个人?多少个人我才能带你看包间。

记者:六七个人。

门卫:六七个人?可以啊。

记者翻看了菜单,发现菜单上,菜品价格并不高,凉菜20到30,最贵的一两百元。但饭店副经理说,有的菜,菜单上没有:

副总经理:我们正因为不豪华,所以检查都没问题。

记者:有没有再好一点的?

副总经理:有的特别高档的菜我们都不敢放上面,像鳄鱼尾、辽参我们都不敢放,但是你们要是提出要求的,我们就可安排。

记者询问饭店是否有“更能拿得出手的菜”,这位副经理立刻报出了几个高档菜名——而为什么这些菜有,但是却不能在菜单上见到?这名负责人的解释是:为了检查能通过。

副总经理:我跟你讲,我们这个文化部来查都过关了。因为我们没有高档菜,但是你们确定了,跟我们说你们想吃什么,我们都能帮你安排。我们连娃娃鱼都有。

记者:娃娃鱼不算什么啊。

副总经理:娃娃鱼二级保护动物呢,一只好几千呢。

记者:是野生的吗?

副总经理:是,但是我们经营是有许可证的。

在记者临出门时,一直随同的一名酒店工作人员多次小声叮嘱记者,来吃饭一定要低调——因为这里属于私人会所性质。

工作人员:你们这些客人,具体我不能多说,但按道理来讲,我们这里属于私人会所,像你们这样,我们还是持怀疑态度的。过来吃,没有问题,只要你们不开公家车牌。

记者以要邀请领导为由,多次询问饭店的私密性,这名副总经理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不会被拍,也不会被检查——因为这一处景点是归文物局管,安全。

副总经理:我们这不属于园林局管,我们属于国家文物局管,5A保护单位,最高文物级别,跟故宫一个级别。

记者:在南京的话,水街那边呢?

副总经理:水街基本上关门,水街已经被查了三次,人家都不敢去吃,是因为那儿老是给查。

记者随即探访了武定门城墙脚下、紧邻白鹭洲公园的水街。这儿是南京市内秦淮河滨水休闲街区,也有多家高档的餐饮会所。记者在水街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水街的路标牌上,原本写着“白鹭洲会所”、“钱塘会所”,但是现在路标上的“会所”字样全被扣去变成白色。但是依然能通过残存的字样,和底下对应的英文注释“club house”辨认出这儿原来写着的是“会所”。正在营业的一家名叫“钱塘会所”的饭店里,工作人员说,他们这儿私密性很好,门口写着游人止步的牌子,除了临近秦淮河上乘船经过的游客,不会有别人进来。

工作人员:没有人,不会有人拍的。除了游客可能拿手机拍风景之类。除了我们几个服务员在包间,其他不会有人进来拍的。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要用餐,要尽早预定,晚了就不一定有房间了。

工作人员:有时候包间有可能被别人先预定。现在家庭聚会比较多嘛,包间有可能不够用。

工作人员的解释是,忙碌是因为“家庭聚会”很多,而在记者拍摄到的一张1月18号的备菜单上,分明列着“官燕、血燕、辽参、八至十头南非干鲍、鱼唇”等昂贵菜品。

南京市的通知很明确,狠刹会所歪风,该取缔的取缔,该停业整顿的停业整顿。对于整顿过程当中,以“阴阳菜单”等方式应付检查,依然顶风经营的会所,该如何处理?又将如何确保不会有漏网之鱼?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

(原标题:南京部分高端会所顶风经营 “阴阳菜单”应付检查)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潘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